学校留给美好的记忆

2021-07-04 19:08:08 | 作者:大鱼 | 点击: | 手机版
学校留给美好的记忆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4952.html 学校留给美好的记忆

  1961年秋,我13岁时从20中附小毕业,就和在校的5、6年级同学一齐升入了20中学初中部。回想起来我们6年4班还有吴恩和、张津元、张新、胡欣、黄崇仁、张璧清、李长有及胡婉勤、张敏青、张小芳、李秀莲、余春生、程嘉瑛等同学。

  20中学坐落于天津著名风景区五大道的最东端,这一带的建筑和人物积淀了深厚的人文历史故事。建于1926年的20中校园舍,当时是英租界当局创办的英国文法学院校址。1949年1月天津解放后成为市民政局。1955年8月20中学迁入此地,1958年将毗邻的五区中心小学(新华区中心小学)并入20中学为20中学小学部。那时20中学就是市级重点中学,其校长魏偕元,是当时被称为天津四大名校长之一(其他三位是市一中的韦力、十五中的杨志行、河北大学附中的陈兆雄)。

  20中学小学部是由两排对峙的砖木结构的楼房组成,那里曾是美国第31届总统胡佛的旧居。1899年胡佛来天津就住在那里,1906年离津回国后进入美国政界,并于1929——1933年就任美国总统。2008年我去美国斯坦福大学时,曾参观了以胡佛先生命名的博物馆和图书馆。此刻令我们惋惜的是,在20中学扩建时将胡佛旧居彻底拆除了。可喜的是现校区内仍持续着北洋时期总理潘复的私家府邸。

  20中学大门对面曾是天津警备区司令部,时任司令员是方之中将军。我大学的论文是《浅议国防文学论战》,查资料中得知方将军曾是左翼作家联盟成员,后投笔从戎成为我军高级将领,其中想必有许多传奇故事。

  20中学西北面郑州道上有一处高墙大院曾是清末大太监小德张亲自设计建造的花园府邸,其中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美不胜收。1952年被政府征用成为疗养院,其时我常和小伙伴们混入其中游玩。其中有一种花个性夺目,之后得知是清宫中特有的太阳花。可惜日后此院也不幸被拆除了。这天我们只能看到小德张亲自设计建造的另一处宅院——庆王府(坐落在重庆道上)。

  在20中上学的孩子们大都居住在五大道周围。清晨,在校园周围花上一角二分就能够吃到不同风味的早餐。吉美林餐厅的包子和馄饨是最有名的,据说煮馄饨的锅几十年不换,煮出来的汤又白又浓,吃起来有滋有味。附小大门对过有一家浆子铺,每一天都挤满了人,买一碗浆子一根果子二个烧饼香喷喷吃完就上学去了。推摊小贩卖的小吃更多了,我有时吃套煎饼果子,有时来一套俄式鞋底面包夹沙拉,真是美不胜收。

  在澳门路和郑州道交口处有一个独院是张阿平家。夏天淫雨时节,院内有几株枝繁叶茂的枣树,树上有数十只小黄雀上下翻飞,我们正兴奋地用弹弓打鸟,忽听身后的大人一声吼,我们吓得顿时作鸟兽散。

  在新华路张璧清家里二楼客厅摆着一张长条餐桌,是我们放学后乒乓球比赛的场地。那一年,26届世界兵兵球比赛刚刚结束,受其影响我们经常在此鏖战,张璧清的爷爷也经常给我们加油助兴。

  广东路上的美国大院一栋别墅是黄允家。二楼半是书房兼黄允的卧室,其父黄钰生是天津文化界的名望达人,曾任天津图书馆馆长,后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

  马场道上经过一个很长的耳朵眼胡同就来到了张楠的家。他家在整栋别墅的二楼,记得当时和狄国孚等人去他家玩耍,曾到楼顶去掏鸟窝。其父张高峰时任市劳动局局长,常和我们亲切聊天,攀谈家常。之后八十年代我有幸协同市里几位老领导组建中国书画报社,张高峰就任副总编(市政协副主席肖元任主编)。我聆听了张老对书画报这类专业性很强的报纸如何去办的思路,阐述得清清楚楚,大家获益匪浅。至今该报已成为天津报界的一类报刊。

  洛阳道和新华路交口的一个独院小楼是屈大望家。那一年,俄语考试前一天,我和狄国孚、屈大望在他家地下室通宵恶补,其实半夜就都睡着了,大望的父母还给我们盖上衣服。清晨,大望的母亲还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面包、牛奶、加上一大碗煮熟的鸡蛋,细心地连皮都剥好了。文革中,天津警备区司令朱彪曾在那里居住,辗转至今此楼已成为私家餐馆。当时我家和大望家对门,在洛阳道16—18号大院居住。大院里还有同学张乐平、李秀莲等。胡婉勤、任重等住在洛阳道另一头。睦南道上住着于铁丘、张小芳、吴恩和、黄崇仁、李长友等。马场道上有梁镇、张渤、宋胜利、彭益乐等。重庆道上有张安吾、殷文正......

  进入20中学时,大队辅导员李士琮找我谈话,告诉我,校园推荐我进入大队委员会工作,嘱咐我努力工作,争当表率。记得当时的大队主席是赵小璐,委员还有张敦慈,娄向丽等。我分管宣传,那时我就请张安吾画板画,出墙报。张安吾从小就有美术天赋,他画的人物能够和杨柳青年画相媲美。

  陈之彰和励鸣芳是我们初一,二年级的班主任。陈之彰教我们语文,记得一次我作文中写到:“初春乍暖还寒,北方的植物还没有披上绿装时,杨树率先长了许多像‘毛毛虫’一样的东西挂在树枝上。我赞扬这杨树花不畏春寒,最早开花告诉我们春天的到来......”陈老师点评中写到:此文不错,但期望你再看看茅盾写的散文《白杨礼赞》,文章立意高远语言生动,给人以启迪。你赞美“毛毛虫”这种花不如写迎春花、腊梅花等更加鲜活生动,使人看后愉悦。落款竟然写的是“你的大哥哥”。老师真切的教诲给我印象极其深刻,至今难忘。

  当时的体育老师是戴心曾,教我们打篮球,组织篮球比赛。但是我个性喜欢足球,还记得20中附小的足球队在天津市小学系统也是诸强之一。在由景文老师的带领下全队曾参加了民园体育场少年足球训练班,当时的教练是王锐。队员还有郭俊宝、吴恩和、余维金、张璧清、车列雷、任重等,我还记得有一位同学是严德俊的外甥。那时天津市足球队是国家白队下放队,实力强大,队员有严德俊、陈山虎、邓雪昌、苏永舜、曾雪麟、袁道伦等名将。在民园体育场我们曾与他们同场训练,天津队比赛时我们做为球童坐在场地边捡球。我们见证了天津队夺取全国锦标赛和全运会双料冠军的历史时刻。

  训练场上王锐教练严格训练,场下他个性爱护我们,常带我们去水上公园划船、去二池游泳。虽然那时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但我们却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度过了十分快乐的时光。1964年,我进入河北大学附中高中段学习,曾作为该校足球队队长带队在新华路体育场参加天津市中学高中组比赛,我队荣获亚军。当时的总裁判长就是王锐,球场总监是由景文,我们三人名字签在了一张比赛结果的名单上。之后,20中学戴老师明白我们这个状况,竟然允许我们拿篮球场当足球场使用,进行小规模足球比赛。前不久,老同学小聚还谈到这段往事,有同学说我踢球诡异精巧,场场进球实属不易。令我感慨万分,唏嘘间潸然泪下。

  我在20中学只上了初一和初二。1963年秋,由于家庭发生变故,父亲带着我们哥三个搬到了河西区尖山曙光里居住,我也就被转学到离家较近的13中学上学。一年后,我又考回离20中学最近的另一所市级重点中学——河北大学附中。

  当年7年4班我还记得部分同学有狄国孚、王天来、王在庚、殷文正、屈大望、张楠、赵予生、李希平、陈宝鉴、尹荣昌、宋胜利等等。经过半个多世纪日月的洗礼,至这天(2018年)我们已是近70岁的老人了。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不同的历史磨砺,走向自身人生的顶峰。有的人甚至是光辉的顶峰,成为社会的精英。但是,这天的相聚已是风平浪静的时节。让我们一齐回首那懵懂的少年时代,同学间无拘无束地相处,快乐幸福地成长,以及秀丽的校园和辛勤耕耘的园丁们,都会永久给我们留下完美的回忆和怀念。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