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岛民一样出海_好文

2021-07-14 09:25:30 | 作者:且听风吟 | 点击: | 手机版
像岛民一样出海_好文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5194.html 像岛民一样出海

  机缘巧合的遇见,拼凑成就了与汉潜这段相爱想杀、剪不断理还乱的奇妙缘分。

  我和姐妹随性的改变了原先去看鲸鲨的计划,走着走着恰巧飘过汉潜,被汉潜客人忽悠了预定了汉潜的fundive,又巧合的运气很好的碰上了汉潜出大船去巴里卡萨,是的一切都是缘分使然。而我与汉潜的故事,就从这次吐的七荤八素的出海之旅开始。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跟那么多的教练一齐出海,下面这张图片里有一半是dm和教练,这种强大阵容在汉潜是很常见的。

  我半年没有下过水,在蛇岛做了第一次checkdive。晕船是意料当中的事情,没想到的是自己原先能够这么能吐。第一潜在水下,根本无暇去观赏那些可爱的小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控制自己不要吐、控制自己不要飘上去上面,精神高度紧张,只想快一点结束回到海面。上船后第一件事就是趴在船头,畅快淋漓的吐了一通。

  恍惚间似乎是土匪走过来跟我说:摘掉配重再吐,不然不留意掉下去就沉了。

  这是一个细微但重要的细节,在两个礼拜以后,我才真切的体会到这些细节的重要。

  我是一个不怎样在意细节的人,在做技巧和学理论的时候,很多细节错了也不觉得多严重,依旧我行我素。比如面镜不能戴在头上、上船之前要先摘配重、必须要抓住绳子再拖脚蹼等等。在跟兔子dsd的时候,这些小细节差点成为致命的错误。我在离船较远的地方游过来,为了省力我把bcd脱下来趴在上面游(其实主要因为仰面怕晒),接近船边小工很自然的接过来我手中的bcd,我也很自然的去拖脚蹼准备游过去抓绳子。然后一船人很自然的看着我慢慢的沉下去了。此时面镜戴在头顶,水已经漫过头顶隐约听见兔子冲我喊:赶快把配重摘了。还在纳闷为何踩水踩不动的我才意识到身上的四公斤配重。慌乱之中赶快解开配重带,忽然感觉人拉了我一把,上到水面望见viter黑着脸像抓小鸡一样抓住我,脚蹼面镜配重全部沉到海底了。回来后不久就看到泰国有人考ow溺亡的消息,原因也是来自四公斤配重导致的恐慌。后怕之余总结了那次跟课的几个错误:

  1、如果面镜当时戴在脸上,对于有游泳基本功的我来说就不会慌乱,即便戴在脖子上也至少不会丢。

  2、先脱配重、先脱配重、先脱配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3、脚蹼要抓住绳子再脱,便于有浪时把人吹远后游动。

  4、救援第一要素:先观察,能不下水则不下(这条是帮跳下来捞我的viter总结的,估计他看到又该有掐死我的冲动)。

  这件事情对于我是一个惨痛的教训,我深刻的明白,作为一个潜水专业人士,你要保证的不仅仅是自己安全,更是言传身教地影响别人,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习惯也许都将是决定一个人生死的关键。

  巴里卡萨的三潜我只做了两潜,全程吐了六次,直到回来上了岸还在吐。传说中的沙丁鱼风暴和海龟完全没有印象。对于同行的潜伴也没什么印象了。唯一让我在昏沉中印象深刻的是下面这张照片。

  大概你们已经发现跟上面其中一张的区别了,对!少了那个穿绿色斗篷的小朋友,他就是汉潜的老板之一土匪。

  事情是这样的,大家能够脑补画面:此时的土匪正一脸得瑟的给我们拍照,然后在拍的过程风吹起了那件唯美的绿色罩衫,就这样全船的人被迫的欣赏了土匪的满园春色(此处省略5个字)。这五个字成为了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其实如果感兴趣的宝宝们也能够私信我,让我来给你们私下描述下也不是不能够有的。

  正是这令我做梦都会吓醒的一幕,最后竟一向被大家打趣我一个月之久:我之所以留在薄荷,是因为看了不该看的,所以老板不让走了。

  2017在国内这是一个写工作总结的大日子,此处就应做些有仪式感的事情,迎接新年的到来。而在薄荷,我们仪式感,将是我平生第一次:跨年潜。组织者是汉潜的顾客,参与者,两个dmt。看上去极其不靠谱的一项活动,阵容一点也不强大。

  viter作为此次活动最有经验的活动领袖,带着两个妹子与深夜11:30分背着四十斤的装备穿过茫茫人海走向阿罗娜沙滩。第一次背着气瓶走这么远,感觉像当年重装去爬山一样虐,但是除了走路虐,从海岸游泳出去更虐。折腾了好久差点就赶不上跨年了最后游到下潜的深度。

  跨年年潜除了望见巨大无比的海兔以外,貌似水里没啥新鲜的。跟viter搭档永久不默契,直到我离开薄荷,依旧是相互嫌弃的道别,满手机屏都是他拍的奇丑无比的我的照片。

  fundive之后呢?

  fundive的日子过得很快,在这以后的日子,就是圣诞节的前夕,我们过上了白天潜潜潜、晚上吃吃吃的生活,薄荷上的很多华人开的店开始轮流举办圣诞party,我们也开始去轮流蹭饭。君君说,别人去蹭饭都是老板带着少部分教练去蹭,我们家是,三个老板,带着全体教练和dm,学生也带着,这不够,连fundive的客人都一齐带着,浩浩荡荡去了一大帮比人家东道主的人数还多。是的,我们就是如此的,人丁兴旺。

  转眼到了要离开的日子。在来之前我已经计划好了去涛岛学dm。空姐dmJulianna详细的帮我分析了涛岛与薄荷的利弊,让我本来就已经动摇的心又更加的纠结。最终土匪答应把厨房收拾干净让我做饭后,我最后扛不住了。有吃有住还不用折腾,不用思考签证、租房,与其说浪费一张回程机票是任性,不如说这是个安逸的选取。

  我想土匪大概至今仍在后悔把我留下,因为那之后,我吃光了他所有榨菜、老干妈的存货,然后开始了抢他可乐、抽他的烟、喝他的姜茶、用他的脚蹼和电脑表费臭不要脸的日子。

  开始学习dm相关课程时,我还不到40潜,只有十几次fundive经验,要从efr和rescue学起。幸运的有两位同学的陪伴:vivien和老姚。土匪亲自出山教我们。在此之前我曾目睹了他的两个学生:老杨和老赵两位广东来的活宝,是怎样像拖死狗一样把他从momo海滩拖上岸,末了还不忘例行工作的证明身份:你好,我是赵大爷,我是第一应急反应员,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大概汉潜就从那时候开始,转成了无节操无底线的带给任何服务的神奇机构。

  那时候的死尸专业户是viter,他装死尸装的很专业,绝对是练考试的神助攻,宁肯呛死不吭一声的人物,那张魅惑无数纯情少女的脸,被我在在救援呼吸的时候,按近海水里差点淹死。还好我的两个同学都是大神级的,rescue7没费多大力就完成了。

  17年年底和18年初是rescue扎堆的日子,自己学完rescue以后,便连续跟了4场rescue,场场有意外,场场有惊喜。作为跟课dm,每做一次死尸,都能晒黑八度,呛水20次,丢头巾,丢配重,还曾在跟阿祥和老岩的课程中,莫名其妙的捡到一只电脑表,就此结束了蹭土匪电脑表的生涯。

  跟所有dm一样,我从ow、aow、efr、recuse、fundive、dsd全部要跟一遍。这就意味着,店里所有教练的课我都跟过了。在上篇里有一位我没有提及的教练:小江教练,一个除了我以外,最喜欢怼土匪老板的人,也是那个ow课程教了七天最后帮忙学员克服所有心理障碍顺利毕业的任性教练。他说的没错:若是为了挣钱,没有哪个教练会这样不惜成本、一对一的耐心开导。虽然我的两次跟课都因为学员的恐惧没有成功下潜,但最终仍为了学员ow顺利毕业而高兴。

  dm期间经历失散、经历生死、经历无数丢人的时刻、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感动,第一次在十米打象拔直接窜到水面、为了去拉飘上去的学员上上下下耳朵受伤、自信的把自己的配重拆下来给顾客结果自己控制不了中性、巴里卡萨顶不住流落到最后结果差点没气。第一次做潜点简介分不清左右、第一次带fundive吓得顾客不敢再来,第一次讲dsd啰里八嗦的让人听不懂,第一次带dsd跟顾客一齐玩儿high了不舍得上水。所有的困难、所有的失误,都是我的各位师傅们一一指正、帮忙克服,该严肃批评的时候也绝不含糊。在我离开薄荷时土匪说我已经能够独立完成dm所有工作了,那些以前我一向认为很简单的工作,自己全部做了一遍才发现,真的很简单,只是60分,跟100分,是天壤之别。[由Www.SengZan.Com整理]

  那些薄荷岛的完美

  快要离开的日子过得简单一些,有时间去逛逛薄荷那些不为人知的小众景点,有适合撩妹的,适合发呆的,适合一群人疯的。岛上也来来往往很多学生、客人,大家也时不时的一齐去蜜蜂农场拍照、去小码头看星空。dm的同学老杨和julianna也回到了岛上,一齐继续dm的课程。我也有时间在晚饭过后去游游泳,散散步,开始度假一般的生活。每一小事哪怕去市场买个菜都是件就很兴奋的事情,心态变的像孩子一样样,纯粹、透明、无忧无虑。

  离别总是让人伤感,每一天这个岛上无数的人来人往,有人只来过一次,而也有很多人选取会再回来。作为一个不愿意毕业的潜水长,我会选取再回来,回到我热爱的碧海蓝天,回来完成,我未完成的学业和夙愿。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