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太复杂

2021-07-16 09:53:37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我们太复杂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5284.html 我们太复杂

  01

  华灯初上,大地已经裉尽了白天的暑气,鲁思雅走出公司的大门。近段时间天天加班,最后结束了一天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她感到说不出的愉悦。她看着路灯下三三两两手挽手散步的小情侣,不禁摇头叹息了一下,吴赳就是个榆木疙瘩,那么早下班从来也没想过要来接她。虽然他俩已经结婚,但还没有孩子,如果也像这些小情侣一样在夜灯下走走那该多么浪漫啊!

  鲁思雅这天没有乘车,家离公司也只有四站路的距离,她十分享受这样夜风轻送,步行还能减肥,她也就不疾不徐地向前走着。

  “嗨,鲁大美女!”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中音高声叫道。鲁思雅循声望去,只见大学同学陆振邦站在附一家KTV门口向她招手,一位穿超短裙的漂亮女孩亲密地倚在他的身上,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每人的身旁照样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

  看到鲁思雅向自己张望,陆振邦赶紧拂落女孩的手大踏步地向鲁思雅走了过来。鲁思雅明白陆振邦又在陪客户吃饭,便冲陆振邦会心地笑了笑。

  “你怎样落单了?你男朋友呢?大美女一个人走路不怕被人抢跑了?”陆振邦剑眉一挑,一双大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鲁思雅,嘴角挂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

  在高中的时候,他俩曾有过一段朦胧青涩的恋情,当时高二,双方的家长还被请到学校。陆振邦的父母怕影响儿子学习,就带着他回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并在国外上的大学,等他回到本市再找到鲁思雅的时候,鲁思雅却已经在和吴赳交往了。他展开激烈的攻势对鲁思雅进行追求,期望能重拾他们的恋情。他也曾很诚恳地去鲁思雅的家中,他说他必须能给思雅幸福,请求老人让他俩在一齐。但是思雅的父母却觉得,他的家境太好了,甜言蜜语的男人是靠不住的,怕女儿嫁过去受委屈,倒不如找个平常实在人家。他们认为老实的吴赳才适合鲁思雅,思雅跟着老实人才不会被欺负。

  为了供自己读书父母吃了太多的苦,鲁思雅不愿意违背父母的意愿,也想守在父母身旁近孝,内心又在反复猜测这么几年里,以陆振邦的家境及外表,不知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其实鲁思雅心里还是没有放下陆振邦的,但是对于感情,鲁思雅一向是一个矛盾综合体,她喜欢这种桀骜不群的男儿但是又如父母的顾虑一般害怕这样的男儿太招女人喜欢自己驾驭不了,最后会被伤得很彻底。于是她不敢离陆振邦太近却又不想离的太远,于是,她选取与他哥们相称。

  回本市后,陆振邦去了一家公司做销售主管,鲁思雅明白业务难做,有时为了陪客户少不得花丛中走走,这也彻底断了鲁思雅心底那一点点的念想,而今这社会有几个男人能拒绝得了灯红酒绿?于是,鲁思雅便遵从了父母的意愿和吴赳结婚了。吴赳的家境不错,人忠厚老实,不似陆振邦那般会讨女人欢心,长相也不如陆振邦出众,用父母亲的话说,这样的男人一辈子都不会出轨,是个绝对靠得住的主!

  鲁思雅早就习惯了陆振邦的油嘴滑舌,她莞尔一笑说:“你不用担心我,照顾好你身边的美眉吧!留意人家生气不理你了。”

  陆振邦回头看了看等在KTV门口的女人,有点促狭地笑道:“只要你愿意,我愿意为了你放弃一片森林!”

  “你忙吧,我不打扰了,改天我和吴赳请你吃饭。”鲁思雅柔声说完便转身匆匆地走了,她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了陆振邦的工作,就算没有缘分做个普通朋友也是好的。

  陆振邦呆呆地看着鲁思雅远去,好久他才转身极不情愿地向等在那儿的几个客户走去。

  02

  回到家里,吴赳正架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打游戏,头发有些凌乱地散落在额头,上身是一件灰色的T恤衫,下身是一条灰色的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灰不溜秋的有一种小老头的感觉,鲁思雅不禁又想到衣着得体风流倜傥的陆振邦,将来不明白哪个女子做了他的妻子,嫁给这种整天在风月场所进出的帅哥只怕会生活得无比累吧?过日子到底还是吴赳这样的男人稳当,虽然他不懂得浪漫,没有情趣,和他生活在一齐倒也波澜不惊,实实在在的。

  见到鲁思雅回来,吴赳抬了抬头说:“你回来了?”便又低头玩手机。桌子上吃过的快餐面纸碗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鲁思雅刚刚对吴赳的那一丝好感瞬间被一种不满的情绪替代。不管鲁思雅加班到多晚,吴赳从来不会问一下鲁思雅冷不冷饿不饿,更不会主动做一下简单的家务。家里永远会有一堆脏衣服,凌乱的房间和一个饿着肚子的大男孩等着她。因为吴赳的不体贴鲁思雅发过牢骚闹过脾气,可每一次她的父母总是劝说:“女儿啊,你读的书多些,你要站在他的立场去为他想一想啊,他是家里的老小,头上又是两个姐姐,自小就是被别人关心惯了的,哪里懂得去关心别人?但是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会出轨,每一分钱都攒下来过日子这就是最大的优点啊!你就换位思考多体谅体谅他吧!”父母的话让鲁思雅有些哭笑不得,因为她性格开朗些,人也精明能干些,每次闹别扭父母总以为是她欺负了吴赳,反倒百般数落她的不是来。

  鲁思雅撸起袖子迅速清理干净桌子上的垃圾,又把脏衣服拾起走进卫生间,她不明白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公司里的白骨精回到家里瞬间成了老妈子,嫁个丈夫但是是给自己找了个需要照顾的大男孩!以前有一次加班到深夜回家,应对呼呼大睡的吴赳和一堆脏衣服的时候鲁思雅产生过离婚的念头,当她把自己的想法和母亲说起的时候,母亲叹了一口气说:“儿啊,我明白你心里还没有把那个陆振邦放下,但是那样花俏的男人根本就靠不住!谁的婚姻不是将就呢?吴赳虽然外在比不上陆振邦,但是他不会出轨,你嫁给他我和你爸放心啊!再说你如果离婚了我和你爸的脸往哪里搁啊?”鲁思雅是个孝顺的孩子,想想那时家贫为了供她上大学父母吃了不少的苦头,如果父母们一向引以为傲的她离婚了,父母确实是脸上无光。于是,她不敢再有离婚的念头,任劳任怨地打理着家里的一切。期盼着岁月能让吴赳有所改变。

  03

  吴赳的表弟国庆结婚,吴赳的父母早早就给他俩下了通知,婚礼这天小两口必须要参加。

  这天下午,鲁思雅早早就换上了一套平时不大舍得穿的衣裙,她拿出为吴赳准备的一套藏青色西服要吴赳换上,但是任凭她磨破了嘴皮吴赳怎样也不肯穿她备下的衣服,依旧是那身灰不溜秋的行头我行我素地尾随着鲁思雅前去参加婚礼,看着自己衣着光鲜而吴赳的不修边幅,鲁思雅心中略略有些不悦,却也只好假装幸福地挽着吴赳的手臂出此刻婚礼的现场。

  婚礼十分热闹,前来贺礼的人很多,最让鲁思雅意外的是陆振邦居然也来参加婚礼了,他就坐在与鲁思雅相邻的一桌。

  参加婚礼的许多都是吴赳家的亲戚,平日沉默寡言的吴赳似乎一下子找到了存在感与众人又说又笑,他甚至都不记得要向亲戚们介绍自己年轻的妻子。鲁思雅认识的人不多,平生又不善与人搭讪,百无聊赖地坐在吴赳身旁像个外人一般看着吴赳与他人谈笑风生。

  一个染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妖娆女孩走了过来,一只手臂搭在吴赳的肩膀上嗲声嗲气地说:“表哥,你结婚也有半年了,不介绍下表嫂吗?”吴赳转身有点尴尬地看着鲁思雅说:“来,梅梅,喊表嫂!”那个叫梅梅的女孩撅起嘴巴极不情愿地说声表嫂好,却给了鲁思雅一个轻蔑的眼神。

  鲁思雅冲她点了点头,只是微笑却不知如何招呼。她感觉十分地不自在,期盼晚宴快点结束。但是那个梅梅却似乎杠上她了,她高声说道:“表嫂,你嫁给我表哥,不会是贪图我表哥家的钱财吧?不要以为嫁给表哥就是乌鸦飞上枝头成了凤凰,骨子里的泥土味明显着呢!自己穿的那么光鲜,丈夫却这么寒碜,你觉得这样就能提升自己把表哥压下去吗?”她的声音很大又有些气愤,引得附近的几桌都转头向这边张望。

  应对众人火辣辣的眼光以及梅梅的挑衅,吴赳似乎与自己无关一般,刚刚还有说有笑,这会儿却又沉默不语了,既不说自己有衣服懒得换也不为鲁思雅做些掩护只是一味地低头吃菜,就好像他好几天不曾吃饭,这会儿饿的不行似的。

  在众人的目光中鲁思雅再也坐不住了,她从来没有此时这般孤独无助,坐在身旁的吴赳似乎与她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一般不停地与别人说话吃菜根本就没想过在这陌生的环境中鲁思雅需要他的照顾。

  鲁思雅站了起来,抓过自己的坤包默默地走了出去。

  04

  街上的人很多,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忙忙碌碌,没有人注意到神情落寞的鲁思雅。她突然很想笑,心中对吴赳的抱怨又增加了几分,父母亲总是说吴赳是个老实人,自己的书读得多些,凡事要站在吴赳的立场上思考,多体谅他,理解他。她不明白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书读得多也成了一种错,成了一种需要委曲求全的理由。[由Www.SengZan.Com整理]

  身后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鲁思雅心头一热,必须是吴赳看到自己离开了宴席跟着出来了,这个被父母含在嘴里养大的男人最后开窍了,他最后明白去在乎别人的感受了。

  鲁思雅迅速转身,她真想扑进吴赳的怀里大哭一场,哭过以后她发誓不再怒其不争,安安心心与他一齐过平淡如水的日子。

  来人却是陆振邦,鲁思雅的嘴巴惊成了“O”字型,却又不免失望地问:“你怎样来了?”

  陆振邦走上前一步,与鲁思雅并排着向前走去说:“我出来陪你走走!”鲁思雅不再说话,低着头向前走。

  两人都沉默着向前慢慢走,都不知再该说些什么。突然,陆振邦的手机突然响了。鲁思雅侧耳细听原先是陆振邦的妈妈打来,催儿子赶紧找对象结婚的。借着这一个电话,鲁思雅也催促着陆振邦早日成家。陆振邦过了好一阵子才认真对鲁思雅道:“思雅,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一个花心的男人,我也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我娶到了喜欢的人,我就换一个工作,和她过平淡的日子!”

  05

  回到家里,鲁思雅与吴赳狠狠地吵了一架。吴赳就是这样,每次一旦鲁思雅与他吵架,他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似乎十分害怕鲁思雅与他离婚,每当这个时候鲁思雅的心便又柔软起来。吴赳从小就是在别人的关心中长大的,要想他关心自己确实不能操之太急,毕竟夫妻之间都是有个磨合期的。不是有句话说,再恩爱的夫妻,一生中都有一百次离婚的念头和五十次想掐死对方的冲动吗?毕竟吴赳是真心爱自己的,婚姻不同于恋爱,一旦离婚,只怕自己一生都会后悔。

  日子就这么淡淡地走着,转眼间半年过去了,这期间鲁思雅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和陆振邦见过一次。好几个同学遗憾他俩金童玉女竟然没有走在一齐,鲁思雅低头不语,心知陆振邦并没有将她放下,虽然一向没有听到他的花边新闻,她却再一次告诫自己说,如今这一夜情泛滥的年头,难道陆振邦还能真的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吗?我已经结婚了,陆振邦和我没有关系了。

  她和吴赳一齐回家探望自己的父母。鲁思雅的父母对这个女婿十分满意,他们的观点就是对方家境不错,人笨点丑点都没事就是要可靠,女儿不受他欺负就好,如果女儿嫁了一个表里不一好逸嗜赌还会家暴的女婿那叫他们如何放心?感情是两个人的事,而婚姻却是一大家子的事,鲁思雅虽然对自己的婚姻有些失望,听了父母劝慰的话后经过一番思考便打算和吴赳要个孩子。

  06

  七月,鲁思雅的父亲在下晚班的路上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车撞到了,肇事者在夜色的掩护下逃之夭夭,当母亲打电话给鲁思雅她们找到父亲的时候,老人已经说不出话来。在众人的帮忙下,鲁思雅把父亲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她,父亲小腿骨折,需要立刻手术,并要预交三万元住院费。三万元不多,鲁思雅和吴赳二人都上班,平时鲁思雅的钱用来维持家用,吴赳的钱就攒了下来准备买房,已经有十万多了,拿出三万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鲁思雅给吴赳打了个电话叫他快快来医院,她想和他商量商量钱的事。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吴赳始终没有露面,鲁思雅明白他懒惰的脾性,只得打车回到家中,天还没有大亮,吴赳正在床上呼呼大睡,外面早起的清洁工人打扫马路的声音哗啦哗啦地穿了进来。鲁思雅走进卧室拿出银行卡并摇醒吴赳,把父亲的遭遇诉说了一遍,末了她双手搂住吴赳的脖子眼泪巴巴地央求着说:“老公,我此刻去取钱去,我先取三万。”吴赳一把抢过鲁思雅手中的银行卡,怒气冲冲地说:“你爸爸出事就应是你哥哥出钱,凭什么让你这嫁出去的女儿出钱?”吴赳的话倒是叫鲁思雅吃了一惊,吴赳虽然平时懒惰不懂得关心人,但在用钱上倒也对她百依百就,她买什么衣服化妆品他从来也不会多说一句。她本来以为吴赳必须会毫不犹豫的给她的,没想到这次他竟会这样说。

  鲁思雅一时十分生气,吴赳不是不明白,娘家的哥哥为了帮忙她完成学业早早就辍学上班了,如今一向在建筑工地打工,嫂嫂身体不好,跟在工地照顾两个孩子没有上班,他们根本就拿不出三万元钱的。父亲此刻急需手术,这个钱却又缓不得,她心中一急,便伸手抓住吴赳的衣服道:“这钱我也有份,快点给我!”吴赳站了起来,把鲁思雅狠狠地向后一推说:“又不是三百元,你说给就给啊?”他紧紧攥着银行卡快速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鲁思雅一下子懵了,等她赶紧追出去看时,吴赳却钻进一部计程车不见了。

  07

  鲁思雅觉得自己十分委屈,忍不住坐在马路边放声大哭,她此刻到哪里去借三万块钱呢?谁一下子能有三万元借给自己呢?医院八点就要交钱了,鲁思雅感到好无助。她真的好恨自己,恨自己平时不明白留个心眼攒点私房钱,恨自己不该把钱都给了老实人吴赳,恨吴赳关键时刻的麻木不仁·····

  哭了一会,鲁思雅想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厚着脸皮问问亲友们吧!她拿起手机弱弱地给闺蜜穆丽清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的父亲住院,问她能不能借给她三万元钱。穆丽清说她和老公刚刚付了房子的首付,一时没那么多,但是她又劝鲁思雅别太担心,她说她来想办法。放下电话,鲁思雅又觉得期望十分渺茫,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谁还会把钱借给她呢?她摇摇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起身向医院走去。

  刚走到医院门口,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电话是陆振邦打来的,陆振邦在电话中说住院费他已经帮她交了,他此刻在鲁思雅父亲的病房,请她快快来医院准备手术事宜。

  接到陆振邦的电话,鲁思雅的眼泪不觉又流了下来,人真的好奇怪,关键时候,我们觉得可靠的人却常常靠不住,我们觉得最不可靠的人却给了我们一个肩膀。鲁思雅三步并做两步来到病房,陆振邦正在向查房的医生询问病情和注意事项,那神情仿佛他才是这一家的主要亲属。

  看到鲁思雅进来,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泪水,而到此刻吴赳还没有踏进病房半步,老人似乎有些明白了。因为自己一厢情愿地觉得老实人的可靠,一向反对女儿和陆振邦交往,对女儿的委屈假装看不见,把女儿捆绑在吴赳这个家境好的老实人身上,却忽视了吴赳的家教品行。

  老人拉过鲁思雅的手说:“孩子,你受委屈了,以后你做什么选取爸爸都随你!”

  泪再一次从鲁思雅的脸上滑落下来。不是长得帅的都花心,不是不出轨的男人就靠得住,夫妻之间还是要相互理解帮衬,一方的忍让委曲求全只会纵容另一方的自私刻薄。人们总是想选取一个对的人,过一种安静幸福的生活,谁都渴望幸福,谁都渴望遇到对的人,但是谁才是对的人呢?

  作者简介:白露秋霜,原名万秋分,湖北蕲春人,一个低头淡淡的女子,爱生活,爱文字。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