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写作之路

2021-07-16 09:53:42 | 作者:且听风吟 | 点击: | 手机版
我的写作之路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5310.html 我的写作之路

  对我来说,2013年是个“灾年”。这一年,母亲死了,在一个极度闷热的夏天。

  如果说在这之前我的生活“温暖如春”,那么在这之后,我瞬间就坠入了冰窟。

  其实,儿时关于母亲的记忆并不是很清晰,但很依靠。我清楚地记得,因为母亲一次短暂的离开,我哭得死去活来。

  七八岁年纪,就应是调皮捣蛋、任性却又无知的年龄吧。“我这天去姥爷家,你跟我去吗?”母亲问我。我不记得那一天她穿了一件什么样的衣服,总之记忆里那时的她很漂亮,比别的孩子妈妈漂亮。“不去!”我正和一群小朋友玩的起劲,干脆的回答。我不明白母亲什么时候走的,就应很匆忙,毕竟从家里走到姥爷家要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不明白过了多久,或许并没有多长时间,总之我玩性已过,想起了母亲。

  没有理由的,就是很想。后悔自己想多玩一会,后悔自己没有跟母亲去姥爷家。莫名的大哭,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灌进了嘴里,苦苦的。我找到了父亲,哭着闹着要去找母亲。于是,有了一副画面,永久记在了我的心里。

  父亲抱着我,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前。他手指着前方说,妈妈已经走很远了。我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果然看不见母亲的影子。但是小路的两边,绿油油的麦苗中间夹杂着嫩黄的油菜花,就像是一副流淌的油画,芳香四溢。那一整天,我就站在小路口,我明白母亲从那里走的,肯定还会从那里回来。而我,就在那里等她。于是,傍晚的时候,那副油画中间多了一个漂亮的女人,那就是我的母亲。

  母亲去世以后,生活变得索然无味。原本喜欢写写画画的我,也很少提笔了。总觉得情绪悲伤,笔尖也难以写出愉快的文字。无数次在深夜里被噩梦惊醒,泪水止不住的流淌,我不明白自己何时能够好起来。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要坚强,因为我是母亲的骄傲。但是,坚强但是是别人口中的安慰,对于自己而言又何尝容易。

  这么一耽搁,便是几年之后。

  2016年10月17日,我再一次有了写作的冲动。因为那一天,母亲心疼的儿媳妇给她生了一个大胖孙子,我不得不告诉她这个好消息。下笔还是很艰难,因为我不明白远在天堂的她,能不能听见我写给她的话。

  “母亲,您还好吧?”想了很久之后,提笔就写下了这么一句话。其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或许“就是想您了”。我有时会想,如果母亲还活着,当她望见那漂亮可爱的孙子时会是怎样一种表情?又会是怎样一种情绪?会疼我多一点,还是疼他多一点?这是一种很可笑,可笑到想哭的想法。因为母亲死了,所以也没有答案。

  海子以前说过,“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与稚嫩的自己告别,告别是通向成长的苦行之路”。于是在洋洋洒洒向母亲诉说几千字之后,我似乎一瞬间简单了、长大了、懂事了。

  死去的就让它死去吧,活着的还将继续。母亲,安好!

  唯有经历苦难,才能成就辉煌。《火一样的青春》便是在这之后写的一篇文章,是关于自己的,也是关于励志的。由于自身从事公安工作,怀着忐忑的情绪就把文章投到《人民公安报》,当时也没报多大期望。没想到的是这篇自我鼓励的小文章见报了,转成了实实在在的铅字。在那里还要感谢《人民公安报》,感谢的修改老师的包容和鼓励。如果没有《人民公安报》这个平台,我还将颓废下去,或许这辈子都没有勇气再拿起笔了。

  文章的发表鼓舞了我,从此,我写作的劲头便越发高涨了。《小毛驴》、《暖心牛肉汤》、《把学习当回事儿》、《一路收获一路成长》、《老沈的“深夜食堂”》、《世界很大幸好有你》等文章陆续被《人民公安报》刊发。《小毛驴》里我把自行车喻为“小毛驴”,透过生活、工作中点滴小事的描述凸显出在公务用车紧张的状况下“小毛驴”发挥的重要作用,体现民警苦中作乐,用心向上的工作态度;《暖心牛肉汤》以党的十九大期间公安机关安保工作为背景,透过描述一碗小小的牛肉汤展现了分局认真贯彻落实十九大期间爱警暖警措施,温暖了一颗心,平安了一座城;《世界很大幸好有你》呼吁公安民警虽有“岁月静好,因为有人负重前行”感叹,但更为群众“世界很大,幸好有你”的赞美而欣慰。我努力发现工作、生活中的美妙,然后用笔记录下来。我成了警营里的“小作家”,而写作也转成我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但是,把写作用在我身上有些夸大,毕竟我那些“豆腐块”文章更像是写作文。但是写作让我重生,给予了我新的力量,让我变得坚强自信、乐观向上,写作更让我懂得忘记痛苦、发现完美。

  如今写作成了我的梦想,我时刻告诫自己:每一天叫醒我的不是紧迫的时间,而是梦想的力量。我的写作之路,回头有一路的故事,低头有坚定的脚步,抬头有清晰的远方。我将找到最好的自己,书写最美的未来。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