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云雨

2021-07-16 09:53:46 | 作者:大鱼 | 点击: | 手机版
巫山云雨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5336.html 巫山云雨

  (壹)

  少年一路涉水爬山披荆斩棘,最后在日落之前寻到了传说中的巫山。

  冰棺中的女子杏眼柳眉,仙人之资。少年忍不住凑近去看,却发现冰棺中女子的眼皮动了动。

  “有事?”女子猛地坐起,刹那间,整个冰室流光溢彩。

  “我……本殿叫李九陵,你叫什么?”少年说话结结巴巴的,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的高傲。

  “云雨?”女子眉头轻蹙,往事蜂蛹而来。半响,她偏头看着少年笑了笑。

  “好像是这么个名字。”

  (贰)

  世有传说,巫山之巅有神女,旦朝云暮行雨,最喜烟花风月。

  彼时李九陵一本正经的拿这传说来寻云雨求证,云雨一脚将他踹出屋门,复又执起桌上的《高唐赋》津津有味的看起来。李九陵一瘸一拐的从屋外走回来,瘫在桌上小声抱怨着:

  “别人的守护神都是温柔可爱婀娜多姿,怎样云雨你这么粗暴。”

  云雨闻言连个眼神都没给他,抬起右手摸了摸他的头,笑眯眯地问道:

  “所以你是不满意么?”

  “没……没有。”李九陵坐直身子,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寝殿。

  待他走远,云雨放下手中的书,食指一笔一划的在桌上写了三个大字–守护神。

  自一万年前那场神战后,神族逐渐凋零,如今还留在人间的,都已杂交了不知多少代。

  (叁)

  其实李九陵费尽千辛万苦寻到云雨是有正事的。王朝三年大旱,百姓连年颗粒无收。如今的国库粮仓,穷的连只老鼠都不想光顾。

  李九陵就在云雨耳边来来回回的絮叨着那两句话,絮叨的她直想打瞌睡。

  “我再说一遍,我不会布云行雨。”谣言害人,谁规定巫山神女就必须要会行雨之术,她是主战的女神好不?

  “本殿不管,反正你就是会行雨。”李九陵气鼓鼓地往云雨床上一躺,小孩般耍起了赖皮。

  云雨抬头瞅了瞅天,乌云灰蒙蒙连成了一片。

  (肆)

  六月二十四是河神娶妻的大日子,李九陵早早的便拉了云雨去渭水看热闹。

  渭水河边站满了送嫁的百姓,大红的鞭炮一挂又一挂的被点着。大家脸上都是洋洋的喜色,可云雨分明听到那花轿里的小姑娘正哭得撕心裂肺。

  “云雨,你说,河神娶完妻后真的会下雨么?”李九陵一动不动的盯着云雨问道。

  “河神下不下雨我是不明白,但是那小姑娘,多半是会真的没命。”

  小姑娘一身红嫁衣,赤华若火,灼灼映红了半边的天。

  “本殿要去救她。”李九陵丢下这句话便冲到了花轿前,踢翻看守的媒婆,拉着小姑娘就开始跑。[由Www.SengZan.Com整理]

  围观的百姓都没想到会有人大胆抢亲,等反应过来时李九陵已经拉着小姑娘跑出去了好远,云雨抬手小小的为二人施了个隐身术,斜眼瞥了渭水中央那东西一眼,悄无声息的向王都走去。

  (伍)

  小姑娘是个孤儿,芳龄十六,名唤阿凝。

  据她所说,渭水之中是真的有河神的,而且还是龙神。李九陵正是少年意气,拉着阿凝秉烛长谈了一整夜。云雨立于屋外,枯坐了一整夜。天方亮时,云雨带着一身湿气来到了渭水河边。

  “神女,真的是你。”

  河中央旋出个大漩涡,青蛟留意翼翼地露出半个身子,在见到云雨后喜极而泣。

  “看在你主人的面上,我今日暂且饶你一命,将水脉上的封印解开,从此之后,再不得打这人间水脉的主意。”

  有水则有龙,这青蛟修炼上万年,自是明白天下水脉的灵处。

  转身时,那人的眉眼在云雨脑中一闪而过。

  (陆)

  本就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李九陵近日缠阿凝越发缠的紧。很快就有密探将太子府的状况密报给了皇上。皇上大怒,与皇后一合计决定先拿云雨开刀。

  一道圣旨,一副枷锁,云雨就这么被关入了大牢。意外的,李九陵并没有来救她。云雨就静坐在牢中,冷眼看着那里的人越来越多。

  “皇上,老臣冤枉啊。”

  “皇上……”

  这些人每日的必备流程就是高喊冤枉,云雨抽了抽嘴角,索性用手捂了耳朵。

  这日半夜的时候,云雨忽然从梦中惊醒。黑暗中,她察觉到有一双阴沉的眼睛在盯着她看。

  “不知阁下是何人,来此又有何事?”

  “呵呵……”漆黑如墨的夜色里,那人只是冷笑两声就没了声息。

  第二日清晨,有人架着李九陵将他丢到了云雨身边。

  “云雨,我被骗了,她是国师的人。”李九陵浑身是血,眸中没有任何光彩云雨看了眼他手中紧握的锦帕,施法开始为他疗伤。

  帕子是阿凝的,而阿凝,大抵就是那个骗子吧。

  (柒)

  伤好后的李九陵能说的像个话唠,不知疲倦的说着他和阿凝的那些海誓山盟。云雨揉了揉眉心,终究还是插话打断了他。

  “那你又是为什么会在牢里呢?”

  李九陵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云雨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头。

  “你既然相信那些海誓山盟,为什么不相信她?”

  既然不相信她,又何必再提什么海誓山盟?

  李九陵被关进大牢的第七日三更,阿凝一袭黑袍出此刻他们面前。

  “云姐姐”

  “九哥……”

  她打晕了看守的侍卫,带着云雨和李九陵逃出了天牢。远远的,云雨看到天牢房梁上立着个人,月色里,他的眼睛闪着幽幽的光。

  (捌)

  其实从一开始云雨就明白整件事不是李九陵说的那么简单,国师与皇后联手篡朝?若事情真有这么简单,李九陵就是再走一百年也寻不到巫山。

  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国师的阴谋。

  她在沉睡之前便在巫山设了上古的阵法,李九陵一届凡人,如何解得开?还有那渭水中的青蛟,满身的煞气藏也藏不住。

  若她没有猜错,国师是上古的魔族,此番,只是为她身上的神脉而来。

  云雨解开身上的禁制,周遭金光尽现。携了李九陵与阿凝,腾云飞到王都外。

  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云雨,半响没说出话来。

  “一万年了……”云雨闭眼。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玖)

  云雨未入巫山前,是天上最风光的神仙。神主之妹,女神之名,每一样都来的得天独厚。

  她的父神未陨灭前曾为她定过一门亲事,对象是战神一族的嫡子战冥。可将将两万岁的云雨连这战冥的面都没有见过,哪里肯嫁与他,索性下凡躲过大婚,待婚期结束才回了天庭。

  为了在众神面前园了战神一族的面子,最后与战冥成亲的,是云雨的神姐云裳。这是一切的开始,佛家说孽缘,大抵就是如此。

  在那之后的两千前里,魔族屡屡来犯。神族忍无可忍,最终决定由云雨与战冥二神领兵讨伐魔族。

  云雨自幼体弱,这才随父神习武。魔族地处大荒,苦寒之地。云雨的病根儿在驻守魔族的第四日就彻底被引发出来。

  两军交战,主帅起至关重要的作用。为稳军心,云雨耗损神息日日强行压制,终是在一日夜中筋疲力竭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唇边留着浓郁的花香,那味道云雨很熟悉,鬼界幽莲,万年开花,由水神共工把守。

  (拾)

  放眼那时整个神族,能打过共工的神仙寥寥可数。云雨冲入战冥的营帐中,恰好将包扎伤口的战冥逮了个正好。

  彼时战冥赤裸着上身,左肩一朵染血的冷梅开的正艳。

  “是你。”云雨敛眉,却是想起了幼时的一件“小事”。

  神族封神前都要历一死劫,约一万年前,云雨在昆仑地底雪山救过一个少年,那少年的肩上,恰好生了一朵寒梅。

  云雨从战冥手中抢过药瓶,用白帛蘸了药粉压在他伤口上。

  “云雨,这与礼……”

  “你是我姐夫。”云雨嘴上说的义正言辞,心里却不免起了些异样的心思。

  之后的事情便顺利成章的有些可怕,等云裳明白这事时,二人的流言早已传遍了整个神族。云裳为了维护神族颜面,决定在众神面前处死战冥。

  冶形池边,云雨眼睁睁地看着战冥的血肉一点点被消融。往日的耳鬓厮磨犹在眼前,她入魔发了疯,一把长剑砍翻众人直奔云裳而去。

  混沌之中,云雨仿佛听到了她母神的声音。

  “雨儿,她是你姐姐啊!”

  姐姐?云雨赤红的眸子动了动,用力将剑一甩,仰头大笑,却是去了满身的戾气。

  “从今之后,我与神族,再无瓜葛。”

  (拾壹)

  “其实那些关于我的传说讲的也没错,是我引诱了自己的姐夫,我引诱了他,与他日日寻欢作乐。”云雨苦笑,神情凄怆。

  “云姐姐……”阿凝想要上前,却在看到云雨身周的金光后止了步。

  “他说过,我是九天的神女,是他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冶形池前,他分明是自己存了死意。”

  “其实我一向明白,一向……都明白。”

  战冥是以死来保她平安,他将淫乱神族的罪名都揽在自己肩上,一心一意想维持她神女的高贵身份。

  可他不信她,不信她能抛下一切,与他一齐对抗整个神族。

  (拾贰)

  很多年后,李九陵抱着自己的小女儿,一字不落的将这个故事讲给了她听。

  他永远都忘不了云雨与国师的那场大战,她一柄长剑舞得俊逸潇洒。

  他想这万年来她大抵一向都在等这个解脱的机会。她将计就计的随他出了巫山,将计就计的救了阿凝,将计就计的陨灭于整个大地。

  李九陵将女儿托在肩上,耳边似有响起云雨的声音。

  “凡是消融在冶形池中的神,元神都会撒于大地。若我也以元神相祭,可否与他再度相逢?”

Tags: 巫山云雨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