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书包

2021-07-20 11:13:10 | 作者:大鱼 | 点击: | 手机版
话说书包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5477.html 话说书包

  我常常睡得晚,但六点半就早起了,叫醒睡梦中的女儿起床,女儿一个人住,经常说梦话,偶尔说上一长串,像是在念三字经,只是说的不清楚,而我,也听的不大明白。

  女儿小学一年级,她起床自己穿衣,穿袜,穿鞋,然后我会给她弄些简单的早餐来吃,她总是吃一口就饱了,而我,老是忘了芸的嘱托给她喝水,也只有此时,芸才会向我抱怨,于是我又拿了水给女儿喝,女儿只是冲我傻笑,而芸之后会给她梳头,每次我站在院子里都能听到女儿因梳头被梳子揪到头发的嚎叫声,也老能听到芸叫唤:“梳个头你嚎什么嚎?”

  起身的时候,女儿的书包由我给她拿到一楼,书包很沉,像装着几块大石头,偶尔女儿也去提,只是她提的时候只能将书包拖在地上,书包的沉是让她无法完全提起的。

  在出发的时候,我很纠结,这么沉的书包是我来给她拿还是她自己背,我拿的话,显得她不能吃苦,不能受教;倘若她背上,我又不忍看到书包压弯她的背,她到底还是发育正成长着,倘若压得重了,总是对身体不好。但是,女儿很懂事,她会让我将书包拿起她再借力背上,然后慢慢的弯腰向前走。去学校的路上,有时候她一向走在前边,有时又是让我拉着她暖暖的小手,她也极愿意让我拉着,并时常抬头看我是否也愿意,而我,总是紧紧攥着她的手,不忍放开。

  我的家离学校很近,大约二、三百米的样貌,倘要开车,恐怕要行上三十分钟,实在是堵得紧,我通常是步行送她到校门口,当送她到校门口的时候,她便独自一人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弯着腰径自去了,偶尔也会回头冲我笑笑,我也冲着她笑,直至看不到她背着的书包。

  以前的时候,因为忙碌,每次离家久了回去时,女儿便问我:“爸爸!你为什么回来了?”这样的话能湿伤我的内心,逐渐的,我尽量抽出时间来陪她,让她尽量拥有以前缺失的父爱,而逐渐因为上了学,我送她去学校,我也会尽量抽空早早来接她,一则我实在愿意和孩子待在一齐,再者也是为芸分担,她这么些年带两个孩子,的确是十分不易的。

  快到放学时,我便早早去了在校门口等,但是一会,就能看到黑压压接孩子的人群,这时,你就能够看到橙色的环卫大爷穿梭在人群里,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家长们手中的矿泉水瓶,有时候盯着他们把它喝完,然后伸出布满老茧的手要,要来了就装到随身带的蛇皮袋里,把袋子装的鼓鼓的;有时候也会蹲到手持矿泉水瓶的家长身边,每隔三五秒便瞪那瓶子一眼,每次看到他们,我总会尽快地喝完水然后将瓶子给他,或是主动再买一瓶,将肚子喝的鼓鼓后腾出瓶子给他,若要给钱,决计是不妥的。

  打了放学的铃,女儿站着路队喊着口号出来了,她远远的看到我,高兴地就向我跑来,我示意这是不对的,还是要走到固定地点,而且要看着两侧的车,这样是最安全的。要时刻提防像风一样的男人开的像风一样的汽车驶过,她是明白我的意思的,之后逐渐就更为规范了,或许我也是多心,她决计也不会跑的有多快,至少,沉甸甸的书包会拖慢她的小脚步,这时我会迎上去,解了她的书包放在手里,然后攥着她的小手往回走。回去的路上,她就会挺直了腰板在我手里蹦蹦跳跳的,此时的我,是快乐着的。

  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常会抽出时间去牵那双小手,任由她的叽喳与跳跃,偶尔下雨时,我会见到有家长骑着电动车来接孩子下学,电动车载着两个孩子,孩子们则会紧紧的将书包抱在怀里并依偎在一齐,用四只小手顶着塑料软布来遮挡雨水,往往看到这一幕,我就会浸润双眼,至少,我们过得要比他们好的多,而女儿,会提醒我将她的书包保管好,不要淋了雨水,对于她,书包再沉,也是最要紧的。

  我会将书包抱在胸前,任由她欢舞雀跃!

  作者简介

  马江山,本名马江,1983年生人,陕西省靖边县公安局民警。2017年开始写作,以真实经历为基础创作了中篇小说集《黄土的脊梁三部曲》:《喜明》《喜红》《喜莲》,短篇小说《投票》《地铁上》《Mr.R》等,若干散文、杂文以及长篇纪实小说《藏青藏蓝》等。

Tags: 话说书包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