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想一二

2021-07-20 11:13:18 | 作者:风雨 | 点击: | 手机版
常想一二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5516.html 常想一二

  女孩依偎在男孩怀里,嘟着嘴穷追不舍的问:“为什么选取我呀”。这已经不明白是第几次女孩在追问这个问题啦,事实上,在相处的两年中,男孩子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啊,我长得不高,又不漂亮,脾气还不小,你为什么会选取我呢”。这个问题一向都是她心中的疑惑,也是她很多女性朋友很不解的地方。男孩中等偏高,眼眉清晰,个性是性格温和,虽然说优点不是很突出,但是很多优点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就说明这个人不一般啦,温润如茶,越相处越觉得个中味道醇厚。

  眼看这天是逃但是女孩的熊抱纠缠啦,男孩一脸温柔的抚摸着女孩的秀发,嘴里喃喃道:“因为缘分啊,大概在你想结婚的时候,老天扑通一下就给了你一个女孩,也许她并不是你心目中完美的天使,但是也只是她,能和你携手一生”。

  说完,女孩将那还透着几分婴儿肥脸更加用力的贴紧了他的胸膛,有点生气,显然这个并不是她心中的答案,当然,这个可能是所有女孩都不会期盼的答案。但是他只是他啊,不会说着小情话,骨子里透着实诚的人。但是,以后就只能是她一个人的了,因为再过两个月,婚礼就要进行,一个只属于他和她的婚礼。

  (二)

  这天是她三十岁生日啦,男人明白她喜欢热闹,于是早早的约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一齐过生。他没有管这个叫做惊喜,因为早些日子已经和她说过了。女人显然已经理解了男人木木的爱意,平淡着幸福。

  饭罢,高喊着抓住青春尾巴的女人奇发异想,玩起了大学时候才玩的真心话大冒险。出乎意料的男人并没有反对,仔细一想才发现这是他第一次玩这个。

  期间,女人抓住机会,向男人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夏天洗澡的时候非得让我先进去,冬天却非让我后进去呢”。刚开始女人并没有发现这个异于常人的习惯,但是经过一些事情后,她发现固执近乎呆板的男人总会这样做,他也从来不会解释为什么这样做。

  这个问题把男人问倒了,在他心目中,如果一件事情说出口,就不容易坚持下来了,这是他在20岁就懂得的道理。但是他看女人执拗的眼神,以及临旁好友们不怀好意的表情,不由得叹了口气,好似做出了很大的决定:“因为洗澡之后温度会变高,所以夏天比较凉爽,冬天比较缓和,虽然可能只有一度的差别”。说罢,男人难为情的笑了笑,此刻却逗乐了女人和朋友们。他不经意间撇了眼女人,发现神色如常。无奈的笑了笑,可能她也不是很理解吧。

  (三)

  不明白这是第几次吵架啦,孩子上初中之后夫妻的争执越来越多,大概这也是每个家庭都会经历的吧:“你能不能管管孩子,学习不好你不说,在学校调皮通知家长你也不说,你还想不想让他上个好高中”。:“你烦不烦,让我清静一会不行啊,孩子还没睡觉啊”。接下来女人没有并没有停嘴的意思,口里叨叨个不停,没办法,男人摔门而去。但是并没有走远,只是在门口抽起了很久不曾接触过的香烟。

  他其实一向没和女人讲:“因为他小时候爸妈管得严,天天学习失去了很多只属于孩子的时光,他不想儿子以后也走他的老路,期望以后他能有自己的想法和生活观念。当然他也理解女人的想法,人活世上,个性是一个男孩,以后总得有养活自己潜力,而作为学生的儿子,学习成绩高低暂时就作为衡量的标准。哎,但是他也没办法啊,一个家庭两种思想不停的冲击,男人没由来的有了丧气的感觉。

  第二天,女人很早就上班啦,周末加班虽然不常见,但是总有那么几天。家里的那个小大爷,不到太阳晒屁股都不会动弹一下。男人起床准备随便吃点面包填填肚子,却发现桌子上放了一杯余温仍在的麦片粥,他抬起杯子喝了一口,有点凉,又有些热。

  (四)

  白白的天花板,来来往往的病人和护士,老人叹了口气:“我到底在干吗啊”。实际上他已经不记得很多人啦,唤不上名字,只是觉得眼前的人分为眼熟和不眼熟。但是有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一向来看他,和他讲着生活琐事,但是说了什么没一会儿也忘记了。这天这个时候老人又来了,帮他擦洗着身子,叨叨着这个死老头一点都不让人省心,这么大年纪了还让人给他洗澡,害不害臊。他觉得这天就要快喊出他的名字了,但是想了很久就差一点点就说出口啦,但是最后还是忘记了。哎,人呐,清清白白的来干干净净的走,原先这话是对的,想着想着他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凌晨5点啦,他没由来就清醒过来,突然的翻身,让身边的她也惊醒了:“李琳,我想吃东西,有点饿”。她惊呆了,在这半年里,随着病情的恶化,他认识的人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只是喊着自己儿时的名字,有时候什么也不做,只是对着天花板发呆,没办法,老年痴呆的人都这样。这几天,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所以她想在最后的几天里好好陪陪这个一齐走过半世风雨的人。:“好,我这就去”。一边去病床柜子那边拿出瓜果,一边抽时间给家里的子辈打电话。当苹果快被削好时,老人快没有气力了,两眼无神,只是吊着一口气。女人明白这是他最后的时间了,泪眼婆娑的问着男人:“下辈子,我还做你老婆好不好”。

  老人有气无力的摇摇头,但是再也没有机会对这个携手一生的女人说出那句话,这辈子做情人你受累了,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你父亲,好好庇佑你一生。

Tags: 常想一二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