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记事

2021-07-20 11:13:25 | 作者:风雨 | 点击: | 手机版
深夜食堂记事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5539.html 深夜食堂记事

  若是有幸,在落日时分从交界都市的最高点俯瞰整座城,大概会惊诧于这只埋藏着十九世纪蒸汽核心却披着现代化外皮巨兽的温顺。高架上簇拥着的小轿车在斜阳下被镀上赤铜的质感,远处港湾区的发电站冒出的白烟正缓缓地乘着风,一点、一点地消失在天空的浮云中。

  话虽如此,但是实际上我从未到达过那么高的地方。只但是是看到街上行色匆匆赶着回家的人群,脑子不自觉地就飘去了很远的地方。

  哎呀,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古街上开饭馆的老板娘,虽然未婚但可惜也不是那些洋画片里妆容精致的美人儿,不仅仅对打扮自己一窍不通,而且年纪也早就离“少女”这种念在嘴里就感觉糯软香甜的词相去了十万八千里,但是是街上寻常可见店面的普通老板娘而已——

  话虽如此,但要是客人在深夜里觉得胃袋空空难以忍受,还请务必光临。

  营业时间从深夜十二点到次日七点,来来往往的客人因此称那里为深夜食堂。菜单上只有豚骨拉面、啤酒和清酒这种朴素到有些单调的东西,但是也能够随意点菜。只要不是异想天开要吃龙肉的客人,我都会尽可能地接待,这就是我的经营方针。

  不明白客人您是否有所听闻过关于这交界都市的一些都市传说,比如说独居的男人突然消失家中只剩下一根手指啊、深夜里看到形似牛羊鸡犬的怪物在街道上游荡啊这种。

  个性要提醒您的是这些都市传说大多都是真的。交界都市这块地方自从与不明白是哪的世界撞在一齐之后,就常常有些长得不怎样友好的怪物会从不明白哪里跑出来,吃人对它们来说只但是是一种本能。

  东方古街这块因为有雯庭棋馆的当家布下法阵所以还算稍微安全一点,海湾侧城和中央城区这种纳税重点区域也靠着军队的保护也不容易出事,但是东边的旧城区如果没什么要紧事可就千万不要去那边瞎逛了。并不只是因为怪物横行,这种城市里的灰色区域里头怪物说不定还算是脾气比较温和的了。

  但是这座城市本身就像个吞食魂灵的怪物,每一天都有数之不尽的人从各处涌进这怪物的嘴里,每一天都有更多的人被吞入怪物的腹中。城里头这些忙得晕头转向的人总归是要被吃干抹净的,那么在这些凌晨都还没吃上一口热饭的可怜家伙们被榨干之前,至少让他们能在新的一天带着满满当当的胃袋应对地狱也是积德了对不对。

  哎呀,您问这家店会不会有客人来?

  小店虽然位置偏僻、门面寒酸,老板娘不仅仅没姿色而且还长着一张贱嘴。

  ——但是来这儿的客人,还不算少呢。

  第一碗:剑道少女不会受伤

  由于营业时间的原因,会来店里的常客往往身份都有些复杂。除掉那些加班加到十一二点,来我那里草草解决一下晚饭的悲惨上班族,其他的客人们大多是一些不适合在白天出没的身份。

  所以当我又一次看到那头如樱前线般炫目的长长马尾时,不自觉地挑起了眉毛。

  “好久不见。”

  “老板娘晚上好。”

  珈儿随意地抽出了一条椅子落座在柜台靠右的边角处,打量起挂在墙壁上的菜单。

  “都这么久了还和以前的菜单没什么区别嘛。”

  “小店手艺不精这么多年下来就这么一个拿手菜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那就上你们这最拿手的菜吧!”珈儿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副幕府老爷般的怪模样,成功地逗笑了我。

  “好嘞,这位神器使大老爷您请稍待片刻。”

  豚骨拉面不是什么难调理的货色,更何况店里主打卖的就是这玩意,基本上把煮好的面下进碗里再放上各种配菜就能端上桌,顶多是根据客人的口味有些调整。

  所以当我将两碗豚骨拉面都加上配菜后我才突然意识到。

  对啊,珈儿此刻只会一个人来了。

  就像西比尔以前那样。

  第一次看到西比尔带着其他人来,是一年半之前的事情。

  那会是二月份,初春湿冷的夜风就算和凛冬时的寒气比起来也不逞多让,白日里喜欢蜷在店门前的黑猫在打了几个喷嚏之后也逃得不见踪影。[由Www.SengZan.Com整理]

  我记得当时木质的推拉门像是自动门一样安静地滑开,门檐上用来招呼的风铃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之后就看到西比尔像个悄无声息的幽灵一样“飘”进了店里,身后跟着的是身材比此刻还要单薄不少的女高中生。

  【两个位置,两碗拉面。】

  【好唷。】

  天气冷的时候炉灶总是常时烧着而不是用电炉保温,很快两碗拉面就上了桌。

  【十分感谢。】

  西比尔低声地颔首道谢,随后自顾自地开始吸溜起面前的拉面,剩下一边满脸都是不知所措的珈儿。

  【你家的小孩?】八卦之心一会没忍住,撑着柜台凑过去和西比尔咬耳朵,【长得挺标致呀就是好像营养没跟上,你说你自己一个人作息紊乱搞得脸跟惨得跟条白萝卜一样就算了自己小孩好歹要调养好一点是不是她那碗里我加了不少大骨肉这钱我给你算七折啊不对八折怎样样……】

  西比尔不紧不慢地将嘴里的拉面咽下去,之后一脸冷漠地抬起头直勾勾地望着我。

  顿时我感觉一阵凉风裹着我脖子刮过去了,大晚上的一个面色惨……我是说雪白的人直勾勾地瞅着你就真的有种下一秒就是午夜凶铃直播现场的感觉。

  【别瞎想了,我班上的学生,逃晚自习跑去剑道馆,从钟老板那回来的时候顺路就带来了。】

  末了,又对着边上尴尬不已的珈儿说道:【你怎样不吃。】

  【西比尔老师那个我没带钱……】

  【我请,下次翘晚自习之前好歹好歹把晚饭钱带上。】

  我眼见着珈儿的表情从羞涩扭捏到尴尬然后眼睛里出现闪闪发光的特效……但是这个是我眼花了也说不定,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印象深刻。

  珈儿用筷子将碗里的面搅起卷成一个大大的螺旋形面团。之后一瞬间,这个面团就被以一种完全违反物理已经生物常识的方式进了珈儿的嘴里——这个过程简直就是电光石火,我甚至没反应过来这玩意是怎样塞进珈儿小巧的嘴里的。

  她的腮帮如仓鼠般夸张地鼓起,但这也没持续太久,同样也是一转眼的功夫,上一秒还鼓囊囊的腮帮就瘪了下去。这还没完,珈儿端起面前有她四分之三张脸大的面碗,小脑袋一仰就听到一阵咕嘟咕嘟的响声。最后珈儿将碗重重地放下,仿佛十分过瘾似地长吁一口气,瘫在了椅子上。

  剩下我和西比尔面面相觑。

  【这个在你们文化人那叫什么来着……饥不择食?】

  【别这么埋汰自己,老板娘,】西比尔取下眼镜,用眼镜布反复擦拭镜面,声音还是和平常差不多地平静,【你的面做得还是很好吃的。】

  但是,还是给她再来一碗吧。

  末了,西比尔这样补充道。

  “买一赠一,送给阔别已久的老客人。”

  稍微考量了一下,我一个店家老板在营业时间端着碗面在那吃总归不太适宜,还是把两碗面都摆在了珈儿面前。

  这回是珈儿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哦豁?以精打细算斤斤计较加勺葱都要算钱著称的老板娘这天是中了什么邪居然还有买一送一这种事?”

  “你就当我这天是失了智吧。”我用手刀狠狠给了珈儿脑门一下,她居然还吐出舌头冲我扮了个鬼脸。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珈儿不是个会客气的人,抓起一双方便筷就开始大口对付起碗里的面来。珈儿的吃相向来比较讨我们这些厨子喜欢,相比看到自己烹饪出的食物被不知哪来的孤高美食家细细地咬上一小口之后开始评优论劣,连着碗底都被客人一扫而空更让我感到欣喜。

  不消多时,第一碗豚骨拉面就如字面好处所说地见了底,之后是第二碗——

  珈儿端起第二碗面,却迟迟没有下口,只是呆呆地盯着碗里,就这样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定格在那里。

  我明白她在想什么,但最终还是没忍住打破了这份宁静。

  “一向盯着面条看的话,它会钻进你的鼻孔里的喔。”

  无意识地,开出了同样的玩笑。

  【抱歉。】西比尔忙不迭地将暴露在空气中有些粘结在一齐的面压进汤里,反复搅拌一阵却还是没有把面送进口中。

  【在想一些过去的事情。】

  【你这么正儿八经地回复搞得我反而有点尴尬,】我把上一位客人留下的碟碗收进洗碗池,【这天你的学生怎样没和你一齐来?】

  【有时候就觉得随她去吧,等饿了的时候她自己会来的,】西比尔最后干脆放下了筷子,【而且有个问题想单独问一下老板娘。】

  【什么?】

  【老板娘你是怎样看待‘神器使’的?】

  【还真是问了个不得了的问题……】

  神器使算是这个交界都市里跟黑门灾害齐名的土特产,不明白是不是因为神明的慈悲,在这个交界都市里在某些方面如果个性强的人,很可能在某天觉醒成为神器使。神器使给人的感觉就像菜市场里卖菜大爷大妈们信仰的神仙,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但是对我来说的话……

  【就应是万一到了店里就必须要狠狠宰一轮的肥肉吧……】在中央庭登记注册的神器使会有诸多优厚的好处,从福利到收入都十分可观,但这钱自然也不是空气里变出来的,每个月长长的税单就是证明。

  【虽说此刻的平安日子都是拜他们所赐,但顶多也就是不厌恶的程度了……】正说着,听到柜台那头传来了轻轻地笑声,转过头去却还是那张风平浪静的脸,【你刚刚笑了吧!绝对笑了吧!】

  【没有的事,】西比尔的嘴角翘起一个似笑非笑的绝妙弧度,【但是没想到老板娘你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发表奸商宣言,还是向雯婷棋馆那边写封举报信吧。】

  【再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就真的把面条塞进你的鼻孔里哦!】

  “抱歉抱歉,想了一些过去的事情,这次就饶了我吧。”珈儿双手合十作出认错的样貌,随后专心地开始消灭第二碗拉面。

  店门口有几个不算脸生的面孔在门边张望,大概是看到了珈儿放在柜台边靠着的长刀认出了她神器使的身份,迟迟不敢进店里。

  “在人生这场游戏里,赢得太多和输得太多都会受到惩罚。”

  在某本以前随手翻阅的书上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

  成为神器使会获得强大的力量,这种毫无掩饰的力量使得那些就算是大部分神器使都受到中央庭圈养的状况下依然会被普通人畏惧。神器使们打倒的怪物越多,普通人们反而越害怕他们。事实上神器使伤人的事情也并非没有发生过,但都被中央庭压下去了。

  回想起那时西比尔的问题,大概是早已经预料到珈儿最终会因为她过人的剑术而被“神”选中成为神器使,才会问的吧。

  “我那时的回答是否让西比尔满意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我永远也不会明白。

  因为西比尔已经死了。

  西比尔的死讯来的很突然,以至于双眼红肿充血的珈儿告诉我这一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

  在交界都市里,哪天没有死人才算是大消息。那个面色惨白、走路飘忽说话冷冰冰没生气的西比尔虽然看起来什么时候死掉都正常但是,却始终不像是一个会死掉的人。

  但比起西比尔的死,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她居然是一名未在中央庭登记过的神器使。

  哪怕是听了珈儿的口述,我依然很难想象在那场高校学园的黑门灾害里西比尔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

  孤身一人与挤满整个学园的怪物对抗,为学生们撤离学校争取时间。以至于在消灭了超多怪物之后力竭自己也变成了怪物,被中央庭姗姗来迟的神器使们消灭。

  但这还不是她所经历过的最悲惨的战役。

  在当拯救世界的英雄和做一个普通人之间,西比尔努力地选取成为一个普通人,试图在高校学园当一个平凡的历史老师,普通地送走每一批学生。

  但是她最终还是失败了。

  这次黑门事件也许是西比尔第一次以神器使的身份示人,也是最后一次以神器使的身份示人。

  早知如此的话,是不是接纳这份力量比较好呢?虽然因此会站在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其他人的金字塔顶。

  但是至少,每一天晚上熬夜时能够点一些比拉面更有营养的东西不是吗。

  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一点。

  以往的这个时候,总归是有几个昼夜颠倒的食客会到店里要上几碟小菜和酒,这天却因为有神器使到场到此刻都只能听到珈儿吸溜拉面的声音。

  你就是因为明白会是这个结果,才将她领到店里来的吧?

  但我也只是一介饭馆的普通老板娘而已,你对我的期望太高了啊,西比尔小姐。

  我叹了口气回到厨间,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点了一根香烟。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在珈儿吃完之前是不会有其他的客人了,干脆趁着这会偷个闲——

  “嗅嗅,那里有肉的香气……啊!珈儿在那里!”

  木制的推拉门被以一种只能用残暴来形容的方式拉开,重重地撞在门框上震得门檐上的风铃琳琅乱颤。

  一名少女背着尺寸离谱的大炮出此刻店门口,那情形要有多诡异有多诡异。

  “唔?呜嗯嗯嗯。”

  “把东西吃掉再说话啦!巡查到一半突然就不见人了,找了好久没想到居然是在偷偷吃好东西!”

  “嗝……只是拉面而已啊。”

  “哇!你居然一个人吃了两碗还一点都没给我留!”

  背着大炮的少女径自走到珈儿旁边的椅子坐下,看到珈儿面前已经空掉的两个大碗,瞬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突然有点饿所以一不留意就……”

  “我不管!珈儿不请吃饭的话我就要告诉安托涅瓦珈儿在巡查的时候偷懒!”

  “好吧好吧对不起啦下次会叫上你一齐的,老板娘给这边也上两碗豚骨拉面吧。”珈儿抚摸着金发少女的头发,像是在给怄气的猫咪顺毛。

  “好唷,请两位稍等一下。对了这位新来的客人能不能把你的大炮放到外…….”

  话还没说完,门又一次被打开。

  “抓到两个正在偷吃的小贼,如果不想被拘捕的话快点贿赂本警官的狗狗们吧。”

  啊,这位客人你身后那几个球能不能…...

  “抱歉哪珈儿妹妹,我这个月的工资都交给族人们去开发温泉旅馆了,今晚可否接济一顿,回头定当涌泉相报。”

  这位客人,你的那个看起来就很沉的盾牌……

  “嗬,真是寒酸的店面,既然本小姐屈尊光临了,就拿出店里最好的点心来招待吧。”

  这位小姐在室内请不要打伞。

  “大小姐,这间店铺里的食材大多数是蔬菜和肉类,没有检测到能够给在下补充的能源。”

  这位机器人先生(?)24小时营业的加油站在隔壁的城里要多少有的多少。

  “哇怎样这么多人,欸你们都在啊。”

  ……

  “待会会按先后顺序来上菜的!请各位稍等几分钟!”

  眨眼功夫,小小的食肆里挤得满满的都是人和各种奇奇怪怪的物件,人声鼎沸中我不得不提高了嗓音。

  毫无疑问,这群人都是神器使。

  吵吵嚷嚷,和普通人无异的神器使们三五成群地凑成一桌,一时间竟没有足够的位置。

  而在人群中心的珈儿一脸苦笑地向我摊了摊手。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我不由得想起西比尔在与珈儿相遇之前每晚孤单的身影。

  是你多虑了啊,西比尔小姐。

  就算站在山顶上,也还是会有人陪你看日出的。

  我卷起袖子走向厨间,接下来轮到我来应对战场了。

  后记:

  阅读到那里的各位读者,十分感谢您的耐心,我是死烟。

  本篇文《深夜食堂记事》看起来虽然是一部以漫画《深夜食堂》为蓝本所写的故事,但实际上致敬的是岂可肖所著的同人作品《深夜雀食堂》。

  恰巧在《永远的7日之都》中也有一个只在零点时分营业的小小食肆,便萌生了撰写一部永七版的“深夜食堂”,来讲述在这个七日轮回下人与人间的故事。

  在未来,也会试着根据在这座交界都市的所见所闻,尽可能地去描述更多主角们的故事。

  清汤寡水,墨水稀薄,还期望各位读者如有什么推荐,能不吝赐教。

  • 上一篇: 远方的你_诗词
  • 下一篇:寒门与贵子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