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与贵子

2021-07-20 11:13:26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寒门与贵子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35548.html 寒门与贵子

  这不是寒门出贵子的时代,这是寒门出贵子的时代

  第一个贵是尊贵,第二个是昂贵.这个时代最可悲的在于寒门出了“贵子”。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新闻,一个体型微胖的女人在拉扯一个体型消瘦的环卫工的头发,而这个环卫工人正是这个女人的母亲。她向老人索取钱财未果便大打出手,更让人气愤的是这个女人早已不是未成年,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而且已经像母亲索要了很多次的钱财。而这一次,更是要找她讨要好几万的钱财。老人不给,便上演了这让人心寒的一幕。

  一向以来不思进取,堕落,没有担当等等都是人们给富二代贴的标签,但是近来这些标签却悄然转移当另外一群人身上——寒门“贵子”。

  寒门“贵子”是怎样来的?

  “贵子”们的父母大多经历过艰苦的生活,品尝过无数次生活的艰辛与无奈。期望自己的孩子不再受这样的苦,于是尽自己所能给孩子最好的物质条件,这个现象在独生子女这一代人身上尤其明显,在十分六加一模式下,孩子就是整个家庭的全部,容不得孩子收到一点点的委屈。所以造成了孩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习惯,不懂得分享与承担职责。我曾不止一次的看到有的孩子对爷爷奶奶大喊大叫,指手画脚,而爷爷奶奶们则低声下气的答应着孩子们的各种各样无理的要求。到底谁才是孙子?!而当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总是觉得自己要被关注,完全以自己为中心,完全失去了同理心。进入了青春期便开始了无止境的攀比,家人一再满足他们的要求,一再为他们那脆弱的自尊带给家庭的资源。直到寒门出了个“贵子”。

  寒门“贵子”将会成为怎样样的人?

  “贵子”们没有经历过生活的苦难,甚至连生活的麻烦都没经历过。他们没有洗过衣服,他们不知如何做饭,他们不懂交际,他们只明白我学习好就行,其他事父母家人都能够解决。于是邮政为“贵子”们开通了邮寄脏衣服回家洗的业务。这不仅仅仅是教育的缺失,更是一种可怕的恶性循环。因为他们那可笑的自尊心,不愿意去尝试任何可能证明自己出生平凡的事情,明星的孩子去做兼职是感受劳苦,而让“贵子”们去做兼职则是看不起他们,于是他们便在朋友圈炫耀由父母的血汗支撑着的诗和远方。当哪天父母家庭再也不愿意支撑的时候,“贵子”们便开始压榨家人们,便如开头那个女人一样。他们的理论还无懈可击——你们给了我生命却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那是我的错?致此一个地地道道的寒门“贵子”便由他的家人和他自己创造出来了。如果真有一句话评价“贵子”们那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贵子”们的未来在何方?

  这个问题就好像在好像在问养殖场的动物结局如何。在“贵子”们心中世界是要去适应他们的,他们的存在便是这个世界存在的好处。而当他们被社会折磨得痛苦不堪时,发现自己要去适应它。但是没人给他正确的意见,家人因为见识的束缚,思维的落后,给不了他们任何的规划。他自己因为不善于人际交往,没人愿意帮忙自己不喜欢的人。他们试过忍耐,试过尝试。但是每次都是浅尝辄止,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他们的承受力极弱。慢慢的,他们只有失败,只有不如意,慢慢的发现,除了啃老自己什么也不会。网上有篇帖子《寒门再难出贵子》里面讲了许多同样努力的穷人的孩子和富人的孩子,最后发现穷人的孩子即使经过努力仍旧是穷人。努力的人孩子努力过尚且如此,这些“贵子”们的未来又能怎样?往后但是是日复一日的抱怨政府,埋怨时运不济。为下一代穷下去打下“基础”。

  “寒门”贵子怪谁?

  社会?学校?家庭?父母?自己?

  看到这个问题不经想到了自己。我是独生子女,并是家族里唯一的男孩儿,从小家人都个性的照顾我,在我10岁的时候爷爷奶奶搬过来与我一齐居住。由此便从个性照顾变成了溺爱,过上了“贵族”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甚至连偷偷打游戏被父母发现,爷爷奶奶都会帮我说话。好东西都是我的,好吃的都会给我,渐渐的失去了感恩之心,对待亲情极度冷淡。之后因为一些原因爷爷奶奶搬走了,便结束了这样的状态,自己的事要自己干。虽然在最开始极度抗拒,十分难受,但是之后习惯之后发现其实这些本来就是我就应承担的职责。这天我们讨论的是“贵子”的问题,由我亲身经历能够看出寒门“贵子”的问题实际上就是教育的问题。父母受过苦于想是让孩子物质条件好点,但是却缺失了精神上的培养。父母使出浑身解数花大力气来了个学区房,但是自己却不读书,自己却不学习。这样的孩子能够成为一个有文化有修养的人可能性有多大?我想起了苏洵教孩子们读书的故事,苏洵用的方式并不是此刻父母用的强制性的要求,硬性规定。当两个孩子正在玩闹嬉戏的时候,他就在旁边拿着一本书,假装在偷偷看,而且不时笑出声来,孩子们因为好奇,就跑过去问他在看什么,他反而把书藏起来,不让他们看。这样一来,孩子的好奇心更重了,等到

  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两人就偷偷把父亲的书拿出来去看,反而成了生活中的一种乐趣。这个方法就是利用孩子的好奇心促使他们自己动手,自已愿意去看,而不是像此刻的家长强迫他们去学这个,又学那个的。在我们没有学会适应社会的时候走上了社会,在我们没有学会过日子的时候结了婚,在我们没有学会教育的时候有孩子。于是便把我们认为最好的给了他,便把他养成了“贵子”。

  寒门“贵子”看似是一个社会问题。更多是是教育的缺失,文化的缺失。曾国藩曾说:“子侄除读书外,教之扫屋、抹桌凳、收粪、锄草,是极好之事,切不能够为有损架子而不为也。”而看看如今有多少孩子以上事情都没做过。最简单的事都不曾做好,又谈何诗和远方?

  如今寒门贵子越来越少,而寒门“贵子”却越来越多,心疼又无奈。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