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清明的散文

2019-10-10 20:13:53 | 作者:散文网 | 点击: | 手机版
关于清明的散文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4678.html 关于清明的散文(精选10篇)

  关于清明的散文(一):

  永远是清明

  清明总是落雨,如丝般的雨儿就从天上往下落,落得匀匀的、细细的,像蚕丝儿那般的透亮。风总刮不断它,让它一头挂在云端上,一头便系在春草的叶尖上,天地间就一片缠绵悱恻,情思漫漫。

  天地似乎有情,偏偏近了清明,就细雨霏霏,柔丝不断,让世间万物都充满了柔软的思情。在这样缠绵的细雨中,人就异常地思念,思念已故的亲人。

  亲人是在天堂里,天堂与人间就隔着那么一层薄云,可就是看不见,怎样也看不见!人便用心思念,一颗心就满满的都是母亲。母亲还是那个样貌,说着又笑着,宛若活在世间,就坐在院门口的小凳上,远远地看着你来了,颤巍巍地站着起来,那双冰凉凉的手儿抓住你回家的时候,那颗心却热乎乎的,暖得你就想落泪。

  如今,这双手你是再也摸不到了,母亲的温暖也感觉不到了。母亲在天堂那边,你在天堂的外面,这是世间最遥远的距离,是难以跨越的。母亲仍坐在门口的小凳上,远远地望着你,向你招手微笑。你的心里仅有流满的泪,与这清明的雨融到了一齐,便纷纷扬扬的,满世间地飘落。

  它湿润了天,湿润了地,柔润着万物之心。万物都伤感流泪,发着莹莹的泪光。这泪似雨,这雨儿就是泪。泪眼望着天堂里的母亲,尽管是看不到的,却能感觉到她的眼眶中已是泪水盈盈。不然为什么总是到了清明就会细雨蒙蒙,分明纷飞的细雨,是那天堂里洒下的泪水呐!

  人世间情为何物,天地间雨为何物!在这清明的日子里,全都化作了一团团的热泪,又一丝丝地随着游思送往天堂,于是天堂与人间就有了说不完的私语。

  这私语是说给天堂的,是心在说的,或许这些话一辈子都没有对她说过,可这阵子非说不可,因为那是藏在心灵深处,不好轻易说出的心语。她去了,再也不能回来,这话就必须要说给她,那是你用一生的情感熔炼出的几句话:母亲,我爱你!永远想念你!

  这种对故人的眷恋和爱让这清明处处有伤情,一群儿女在奠念父母,送上一杯酒,一支烟,一碗母亲在世时爱吃的面,青烟袅袅中,儿女们心泪洒地,心语不断,在祝福天堂的父母快欢乐乐,不要总是挂牵儿女,忘了自我。

  墓地里,是一位妈妈,在思念着女儿,做一碗她最爱吃的米粥,一勺儿妈妈吃,一勺儿喂给天堂的女儿,泪水就顺着面颊在流,口中还叮嘱不断,悲痛让她的手儿不住地颤抖。还有悼念丈夫的,年轻的她悲痛地跪着,捧着一束洁白的菊花,一片又一片地撕下那些花瓣儿,亲吻一个,洒往天堂一个,片片花瓣儿送去的是妻子的爱,那些花瓣上储满了爱的泪水。

  人类的情感是共同的,天地的情感是人类的。在这清明时节,人们会想到那些已故的友人,想到为着人类的幸福而贡献宝贵生命的人,想到为共和国的建设而劳碌一生的人民领袖,想到战争年代以及人类与自然灾害抗争中失去生命的人们。那股热泪就涌动不息,思念便漫天轻扬,似这纷飞的雨丝。

  怨不得,这天地都为之而动情,情作雨霖。原先人世间的爱竟是那么的多,那么的纯洁又那么的高尚。我是多么地期望这种对生命的珍重和思念永驻人间,让人间真情长在,爱心永久。就像这天上人间的雨和泪,说是缠绵不已,却情真意切。因为真情永远清澈明亮,永远是清明。

  关于清明的散文(二):

  雨飘下来的时候,远方开始有一点绿,之后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绿充满眼睑,天空飞起悠悠荡荡的纸鸢……

  清明,近了。我就这样坐着,等五月的雨季,我梦中的新娘,遥想着梅子黄时的雨是否会误了她的归期。

  三月的脚步温婉而轻盈,在小巷里穿过一帘烟雨,随着风在光阴里缓缓而行,带着姹紫嫣红,带着生命的沉重与蹉跎,凝望着久别的原野,把满腔的柔情散的漫天都是。

  几经流年,花开为伴。梦在远方,而你,依然在我心上。熏风一剪醉春池,细雨如丝柳若织。三月江南牵远梦,忆君恰似去年时。

  一座山,隔不了两两相思,一天涯,断不了两两无言,我用三生把你思念,独饮那一碗梦婆汤,把自我葬于山水间,静听那涓涓流水,那清风伴着落花飞舞!且听风吟,吟不完我一生思念,细水长流,流不完我一世情深。

  三月,纵情高歌醉饮离殇渐渐而远,泪花结朱砂。

  清风低过窗棂,绕过梦的边缘,在你的枕边,长夜漫漫,心河清浅,你赤足涉水,来到我的心河,为我的感情撑伞。月光下的琴弦,韵律悠然,红尘慢慢,几许云烟。一根断指的宿愿,随夜色孤单。星空下诗词相伴,琴瑟缠绵,你的脚步轻轻,轻轻的走进月色阑珊,头枕一缕飘烟------

  春暖尤冷东风起,一夜杏花雨,小轩窗!

  站在岁月的路口,放逐记忆,拾一缕花开花谢,便总有淡淡的痛,兀自穿过经年的栅栏,洇染浅笑迷离。或许,已经走过了泪眼问花花不语的年龄,挂在口中、萦绕指尖的,不再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记忆中,西窗的风剪断了温馨的月色。如今,一帘梦景寄相思,时光的云烟萦绕着我如絮的心事,迷惘了以往的芳华与过往,往事已成影,如纷纷的落叶,化尘成梦。

  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能够两两相忘,日与月能够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一调离伤。一低眉,一回首,未必是一帘幽梦千年醉。回眸,却不知已非昔日容颜。红尘醉,为谁憔悴,容颜苍老为谁流泪?繁华落幕,物是人非,繁华三千,也可是过眼云烟。滚滚红尘,人生几度沉浮。

  只是那么假装不经意的一瞥,我就明白,这一生注定要在红尘中,俗世里与你演绎一场悲欢离合故事。

  雨幕中,隐去了你的模样,我在飘雨的三月湿了眼眸。季风来了又去,我始终放不下那一段深情。今夜,我手握打开记忆的钥匙,却不知如何才能再一次走进你的梦里?!

  三月,烟雨朦胧,情愫荡漾在回忆里,慢慢燃烧;捻一抹温柔,那谁,是否还在?风轻扬,雨轻落,暧昧是糖,甜到忧伤。[由Www.SengZan.Com整理]

  清明,这个让我思恋成灾的日子,杏花村的酒,醉不醒我记忆的忧伤;迷茫的雨,阻挡了我梦中的新娘!

  关于清明的散文(三):

  清明柳

  提起柳树,心里就有一种钦佩。它自古以来,就深受文人墨客的吹捧和喜爱,他们与柳树,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赞美它有诗的风韵,舞的倩影,刚的禀赋,甚至有时真得分不清,是诗中有柳,还是柳中有诗。

  长长的岁月里,柳树也与清明,结下了不解之缘,讲述着生与死、聚与离、人与自然的故事。无论是禁火插柳、踏青赏柳、还是送别折柳,阅尽沧桑的清明之柳的气质,可谓有几分伤情、又有几分欣喜。

  相传在最早的春秋战国,介子推随晋文公重耳流亡异地十九载。在重耳饥饿难耐,没有食物的时候,介子推就割下自我腿上的肉,为重耳充饥。

  之后,重耳当上了晋文公,想报答介子推和他的母亲。没想到介子推却和母亲避世于绵山,重耳就派人去山里搜寻,怎样找不到介子推母子,就想放火烧山,想逼出他们。谁知介子推母子合抱着一棵大柳树,宁愿被烧死,也不肯出山。

  重耳明白后,十分悲痛,便将介子推母子埋在柳树下,赐于柳树名为“清明柳”,并下令在介子推焚死之日禁火,只吃冷食,以寄托哀思。

  寒食由此与“柳树”联系起来,同时“清明”与“柳树”也结下了不解之缘。之后,唐玄宗诏令天下,“寒食上墓”,因寒食与清明相接,之后就逐渐传成清明扫墓了。

  “清明一霎又今朝,听得沿街卖柳条。相约比邻诸姊妹,一枝斜插绿云翘。”

  其实,对于清明节,人们看重的更多的,是祭奠亲人和怀念的情愫。细雨朦胧中,一对一对神色沉重的男女老少,去为自我的亲人上坟,。

  路边,坟堆上,柳枝和迎春,在摇曳生姿,恰似迎接的队伍,向来人频频招手。随着每一条柳枝,每一朵迎春的颤动,都会在人们的心里,平添几许伤感。

  每每烟雾缭绕,便有泪如泉涌。随着一股股轻烟的升腾,卷起的纸钱,一切都在向人们,诉说着离别的痛苦,生活的残酷,也让我们感叹岁月的无情,命运的离奇。

  正当离乱世,莫说艳阳天。

  地冷易寒食,烽多难禁烟。

  战场花是雪,驿路柳为鞭。

  荒垅关山隔,凭谁寄纸钱?

  回忆我的母亲,本是一个生长于蓝田的受宠女孩,十九岁跟了当裁缝的父亲走南闯北,颠簸流离。为了我们六个孩子,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好不容易将我们长大,眼看着苦尽干来,却早早离开了我们。

  母亲的离去,是在一个秋天。记得那个秋天的菊花,开得异常好,金黄而绚丽。母亲是在一个中医医院陷入重昏迷后,被哥哥姐姐用车带回了家。当大姐从东北风尘仆仆地赶回家,母亲已处在弥留之际,母亲睁开眼睛看了我们最终一眼,又对大姐张了张嘴,就溘然辞世。

  母亲的离开,让我们肝肠寸断。异常是大姐,更是泣不成声。是啊,母亲的一生太可怜了,太辛苦了,一向在为我们付出付出,自我却没有享过一天福,母亲的突然离开,让我们任何时候想起,都止不住泪如泉涌。

  还有我的父亲,说起来他应当是个能人,更是个苦命人。九岁丧父,跟着祖母一路讨饭到了陕西。十几岁就出来打拼,养活自我。因为穷,从来没进过学堂,却喜欢钻研技术。吃了多少苦,遭受了多少白眼,最终学会了裁剪熨烫,最终成了单位的骨干和核心人物。

  父亲在工作上不仅仅兢兢业业,对同事朋友更是关怀备至。他做的活,在小镇上技术超群,带出的徒弟,也个个为精英人才。

  由于家庭负担重,父亲的脾气有些急躁,我们有些怕父亲,所以也都很听话。可是父亲很爱笑,他爽朗的笑声,又能常常感染我们,让我们懂得了笑对人生。

  记忆最深的是,小时候和四姐喜欢去河边,折一些柳条回家,闹着让父亲给我们做哨子。父亲虽然有些不愿意,可也不愿扫我们的兴,就那样拿起柳条,使劲转动几下,柳皮和柳杆就分离了。父亲轻轻地抽出了柳杆,只剩下一个空心圆筒筒,父亲再把上半截用刀子刮薄,一个能吹响的柳哨就做成了,父亲自我先试试,然后笑着叫我和姐姐,吹一个试试。我们一吹,那声音果然清脆悦耳。

  父亲的离去,是在一个三月。当时窗外正下着雪,天气异常寒冷。父亲正和哥哥姐姐说着话,突然头一低,就离开了我们,让我们心如刀绞,悲痛万分。

  此刻,父母已经离我们好些年了,留给我们的,仅有无尽的思念和痛楚。尤其是到了清明,这种思念和痛楚,会更加浓烈,扯人心肺。

  “有心栽花花不红,无心插柳柳成荫”。母亲和父亲的一生,就像这柳树一样,对环境的适应本事很强。他们插在那里,就在那里生根发芽,顽强生长,一路为我们挡风遮雨,用硕大的柳叶,给我们避风乘凉。

  每年的清明将至,雨水也会接踵而来,让我们的心境,总是明朗不起来。这便有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是老天爷,也在为逝去的人们祭奠哀悼。

  而那些柳树,也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生长着,打扮着自我。她也是为了与清明,来一次最美丽的邂逅。清明的蒙蒙细雨,敲打着湿润的泥土,婉转的鸟鸣声,久久回荡在空气中。

  柳树姑娘,身披绿色的衣裳,飘逸的长裙,美丽的青发,在微风中荡漾,水波一样地散开。典雅的桥栏旁,清清的小河边,她与清明同打着一把油纸伞,彼此两两相望。

  “故园肠断处,日夜柳条新。”柳树与清明一齐,为我们营造了一种悲伤的氛围。当万物更新,生命萌发,一切欣欣向荣的时候,可挚爱的亲人,却已经走远。

  柳树一年一年,重又披上了一层新绿,但曾和我们一齐生活的人,爱我们的人,亲爱的爹娘,却早已不再。一切已经物是人非,我们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怀念和回忆。

  又是一年清明时,就让我们折下一段柳枝,插在坟头上,留下对亲人的思念,以及对逝者最深切的缅怀和感恩。

  悠悠春风中,我仿佛闻到了桃花的芬芳,杏梨的馨香。看到了母亲坚强的身影,父亲慈祥的目光,他们从我的梦幻中,一路款款走来,步伐坚定,笑容沐浴着雨后的阳光。

  我好像又听见,童年的柳哨声响起,悠远而清霖,她宛如秋天的明月,清明的细雨,在我们耳边回响。微风,轻轻地划过了柳梢头,叶随风动,水波泛起了涟漪。

  一梦繁华尽,一曲花间醉,碾尽墨香只为画离愁。就让那些弥留在岁月里的心结和悲伤,飞上云端,随风儿一齐,慢慢地飘散吧……

  关于清明的散文(四):

  清明雨

  中华五千年农耕礼貌,浸透在脚下每一寸土地里,镌刻在节气的风云雨雪阴晴华表上。二十四节气,清明最难忘。

  清明荡秋千,清明观桃李,清明赏油菜花,最令人感动的还是那清明时节雨纷纷。仿佛千年早有约定,清明节,十有八九春雨会适时降临。这不,清明前一天,还是一片艳阳天,气温骤升,一下子进入夏天一般炎热;清明日,老天竟愠色骤起,不见了昨日那一脸温馨、满面春风,凌厉寒意从天而降。

  清明雨,似离人泪,泪洒江天。这雨,专为奠祭勤劳一生的老先人而来。这雨,从中国历史纪元夏商周起步,穿越数千年历史隧道,经历说不尽的历史变迁,就一向下到今日,下得历史长河也水涨浪掀,牛马不见。

  一向干旱的土地、平常无形的种子,经清明雨水滋润,颇像男女结合就会生出孩子一般生命神奇。妙趣横生的土壤里,潜伏着勃勃生机。这生机,便跃跃欲试,不时探出不寻常的脑袋,带来生命的另一缕强光。

  傍晚,丝丝春雨中,撑一把雨伞,信情散步,强烈的路灯光下,忽有发现:小街两旁,一向干渴难耐的桂花树,欣逢上苍这般承露恩泽,竟一下子丰满起来,恨不得将那绰绰恩赐的玉液琼浆,痛饮至一醉方休。似乎瞬间时光,那桂树梢头,竟如三维动漫一般,神奇万状,徐徐冒出青葱般新芽儿。仰望那嫩闪闪的四季桂花新芽,心境早已坠落于桂花的淡淡清香氛围中。新芽儿在风里,在雨里,在翘望中尽情散发着芬芳。想那月宫中桂花,莫非也如此这般神采奕奕?

  业已身怀喜孕的毛杏、桃子、樱桃之属,率先承恩邀宠。就那么在雨水中沐浴渴饮,欲将一生的情爱交给清明雨,任清明雨热情拥抱,任清明雨轻轻抚摸,与清明雨一齐承欢于爱河里。

  野草一衰一荣,又是一季新声音,迎来又一个清明节;“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纵横阡陌、崎岖蜿蜒山路上,留下一串串清新脚印,犹如猩红印泥一般夺目,记录着祭扫的日子,刻录着流年的又一个清明,记述着一场清明雨的温情话题。

  两千年前,祭祖的清明节,自我的祖先是何等模样?二百年前,清明节祭扫的人们与自我又是怎样的关系?好奇的后人,只能发挥无穷的想像力去揣测;从留下的诗歌词赋中去旁征博引,从口口相传的方言俚语里去追溯,去领悟那以往的清新雨丝简约之美。

  悠悠遐想,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只因有了劳作的无比完美,才有了劳动创造的丰硕成果;才有了人的主观能动性的无比潜力;才有了为五谷丰登、而纵情放歌的洋洋诗歌清音,才有了清明节的代代弘扬;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如果没有创造精神,没有革新鼎故的勇气与毅力,必然缺少强势后劲,最终会被时代淘汰。

  一场清明雨,预示着春季行将落下帷幕,夏天,在向新的生活频频招手。可不是么,再过半月时光,谷雨后,二十四节气又会开启夏季新征程。四季轮回,日月复始,生命永恒。人世间一切完美,在四季风云雨雪阴晴的链条上,轮番滚动播放。

  耳际响彻滴滴嗒嗒的春雨声。与清明雨幽会,与清明雨释然交谈,也就多出一份幸福与从容。走出唐诗宋诗元曲明清小说的清明日子,依然感受到清明雨丝的烂漫真情,若余音绕梁,不绝于耳;不用为赋新词强说愁,依然能领略到清明的别样节气雄风。

  也许,清明本就是远古传说中瑞兽化身?他勃起,他兴奋,才会在喧嚣声中又带来一场新的革命。大地上才有了绿的从容,青的耀眼,闪光灯下、充满勃勃生机的生命!清明雨的雄性本能,让大地受孕,让生命快活,让大地获得新生的最需要物质—雄性刺激素。

  清明雨在吝啬的下着,毕竟春雨贵如油;春天频道,正在急速转台;不用甚久等待,看到的仍将是季节滚动播放器上的清晰字幕。招手谢幕的自然是那清明雨里所隐含的一往深情。

  关于清明的散文(五):

  清明

  清明,清清明明铭记,明明白白镌刻,使人耳目一清,春天轻裹被、薄衫,看清世间万物的美丽。清明,神智日日清明,提点我们记住逝去的,已故的亲人,或是那些镌刻着的记忆。

  (一)清明,晕开的绚烂。

  清明!我是爱的,清明节令一到,老天爷就像那么听话似的,雨水多了起来,路边的柳枝绿的更醒目了,更喜人的是气温暖和了,不管你的家是在彩云之南的山岚怀抱里还是水墨江南的烟雨里,或是冬雪未融化的北方,沉寂着很久很久的故都,你都感觉到春的温柔,不寒碜而是真真实实的春。所以,我是爱的,就像老人钟爱阳光一样的感情,或许喜欢温暖的你也会如我一样的感情丰沛。

  清明,我是爱的,是那种含在口中一样的疼爱。风景怡人处,是诗人眼瞳看见梦的季节,或许因为它是缱绻在四月里,嵌入诗人那带着娇羞和调皮的字句里,湖面的水暖了,嬉水的素手也不至于逃避似的触碰,或许是像极了你青春一样的光景,是明亮的情愫,冲动的有时候尽然会掉泪,懵动的青春总是幻想着一个个美丽的梦!记忆里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那样让你痴痴的等待在楼下,然后牵着春天的手,在原野肆意的洒脱,仰望着天与地,绚烂在天与地的边缘,你的笔者本里烙下的湿痕静静的淌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雷声在天边闪了一下,忽然的雨潜行又敲响,不打搅的躲闪,又不经意间的提醒,这就是清明时节的雨啊!下雨的日子多了起来,天也暖和了些,不是很热,比起夏天的炎热,四月里的天是最可爱的。

  窗外的雨水一阵子声音很响,一会儿又是慢慢的渗入、侵湿着屋外的树木、田野,还有那装饰着的油菜花。清明一到,天空热闹了起来,最不安分的要数蒙蒙烟雨了,戴着神秘的面纱朦胧着城市的街道,冲淡着人们疲惫的心境,我想这个时候心境是愉快的。

  蜗居在城市里的人是很难发现春天的到来,虽然家乡的梨花早早的开了,院子里的梅花也是开过很灿烂的花朵,在早晨的露水里晶莹剔透得像是梦幻般的神奇,可是城市里的人发现春天方式似乎最直接的是春雨绵绵潜入夜,天暖的刚刚好,一件外套足以过日子。清明一到,矫情的人也不再挑剔了,承认了春天原先是暖暖的。

  清明时节,柳枝纷纷扬扬的垂着绿枝,松枝翠绿的颜色渐渐明了、亮了,花是一丛丛的,不似花蕾的娇小、若隐若现,不似开败了的花瓣洒落、意气杂然,而是正好的花枝在最美的山岚,原野,园圃,还有你的花盆里,入你视野入你心房,闭上眼睛的凝神,那颜色刚刚好,不似初春的淡,不易发现;不似夏的浓,来得太沉。看着喜人,不至让人因太过浓烈而逃避或是窒息的感觉。雷声荒郊,东风微微,将雨丝吹皱着,斜成了四月天里温暖的亮响,原先春的响声也是那么的美丽、幽雅,像叩响信笺思念的文字一样的缱绻。

  秋贵重阳冬最美是腊月,没有清明时节雨纷纷,窗外枝头惹人爱。趁着春风还飘得不是很远,童子五六人,师者四五人,行至山光斑斓处,席地而坐,吻吻天地的清朗之气,谈天说地,将爱将被爱,寻春,踏青,洗涤掉晦涩,还一个清明。

  (二)清明,是忧愁的怀念。

  清明雨上,折菊寄相思,抚琴吟唱。雨是人的离愁别绪丝丝缕缕,声音沙哑,柳条摇曳着,送故人与灞上,这也是四月里的天。清明,清清明明的记忆,不肯抹灭或是减持的。绿叶兴岚处,拳拳相思意,墓志铭哀哀声色尽是愁绪。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柳绿花红,春光明媚,这雨做冷欺花,将烟困柳,烟雨纷纷的雨丛里,人影浮动的尽是愁容倦意,或是故人不再,去年今日此境中,少了伊人,多了离愁,这天与地的分隔,或是天涯久远的远隔,即使是美丽的风景也总是有点孤芳自赏的孤独与寂寥,风景依旧,只是看着风儿微微频点头的空落,此时是最难言说的滋味吧!

  或许最解愁意的就剩下那杯杯盏盏里的三俩淡酒,暖风熏得人憔悴,迷离的眼神像是恍然错失了半个世纪的陡然相遇的茫然失措,温一壶清酒,解解料峭中的春寒,暖暖身上的湿衣,更甚解解心上的愁绪,远在他乡的游子,春意浓浓心易闹!

  四月的天呢!你是美人的眼眉的那颗朱砂,你是温暖着凡尘的锦袍。这美!美得那么让人窒息,烦忧着了魔,扰得人儿魂都掉到九霄云外去了。清明!我是不敢触碰的,易碎的心扉,总是在这个季节里演绎着,凄凄婉婉,往事淡了,回忆却浓了,挥之不去的人影总是在西窗烛光闪亮着,孱弱的抵御凉风的时候慢慢的升腾,沁入心间,一地的花瓣是那凋落的心呐!荒冢,青柳,蒿莱炽幕,朦胧着的氤氲,无语的沉思,缅怀,泪如雨下,点香引言,敬茶酌酒,长跪泣涕,悲恸声颤,眉间已了无春色。

  天街小雨盈盈绕,扰人相思故人情。好栽柳,栽在坟墓畔,环着庭院绕,无心栽在水中央。一重重、一簇簇,芽抽成一季的春色,水倒影落,道是离人西去,泪垂三尺倚栏看破天。

  逝去的不仅仅是相依相伴的低低私语,而是举案齐眉的丝丝温存,是那用一天天日子熬成的特殊味道,“月影憧憧,烟火几重,烛花红,红尘旧梦,梦断都成空雨打湿了眼眶,年年倚井盼归堂”,厅堂还在,红尘中的微笑依然过往,梦断罢!魂飞魄散。

  喜也好,悲愁也罢!清清明明的记住那些过往,真真实实的过着日子熬成的魂汤,感激这清风之朗,心地安好,明朗!

  问西楼禁烟何处好?绿野晴天道,马穿杨柳嘶,人倚秋千笑,探莺花总教春醉倒。

  关于清明的散文(六):

  清明时节,心里总是慌慌的、凄凄的、寂寂的,一种惶恐怅惘的忧伤。

  不知什么时候起,天空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浸湿了我的眼眶,浸透了我的衣衫,一滴滴雨水,穿过我寒战的躯体,汇集在我的心房,波涛汹涌,洋洋洒洒,汇成了一条思念的河。把我带到了生离死别的现场,那一幕幕一桩桩的往事,像风铃般,在我耳畔回响。难忘,铭记的殇。

  微寒薄凉的北风从我耳旁掠过,呼啸摇曳,像是在呜咽,像是在咏唱:清明时节桃李笑,野地荒冢话凄凉。乌啼鹊噪昏乔木,阴阳两隔谁断肠。一声声哀嚎,一声声低泣,仿佛来自苍穹,仿佛在耳边回响。

  我遥望天籁,夜幕,笼罩了一片有生机的气象,黑丝绒般的夜空中悬挂着颗颗闪烁的星星,像是一滴滴晶莹的泪滴,颗颗璀璨,滴滴欲坠下。像是在诉说一个个遥远哀婉的故事,声泪俱下,痛不可抑。

  我仿佛看见千里之外,荒凉的枯山峻岭旁,百坟拱起,千碑林立,烟雨笼罩了万家冢院,荆棘杂草凄迷在肃穆的墓碑旁,断魂哭泣的人们,跪倒在祖先旁,燃起一炷香,点燃心中无限的哀思和惆怅,许上一个个心愿,让天地永存,让死者安息,让活着的人们,背起行囊,不辜负前人的重望。

  妈妈,女儿不孝,到不了你的身旁,就在这十字路口,能够通往天堂的方向,点燃心中的思念,把我心里滚滚的思念之水向你流淌。

  风潇潇,飘荡着浓浓哀思,雨绵绵,淋漓着靡靡悲情,我划亮手中的火柴,幽兰的火苗,迅速在寄托中蔓延,冥币飞舞,火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像是我心中滴落的泪滴,重重地敲打着我的心房。

  祭拜的香火在半空中袅袅升起,直达我遥望的方向,妈妈,你在天堂,还好吗?是不是一样在把我们牵挂,妈妈,在凄寒霜冻的夜里,别忘了把棉衣穿上,妈妈,有爸爸的陪伴,你们的家园,是不是阳光明媚,灿烂辉煌。

  妈妈,我思念你,我把思念的苦水,汇成了涓涓的河流,在夜色里发光,我把思念的甜蜜,酿成醇厚的米酒,散发着醉人的芳香,我把思念的旋律,谱写成一首歌谣,在寂静的深夜为你歌唱。

  月光下,清明的细雨,像是串成窜的珍珠,纷至杳来,远远望去,像是密密麻麻的银线,在天际闪耀,犹如积蓄在我心头,无限的想往。剪不断,丝丝缠绕,悱恻心田。

  雨缠绵,风哀泣,任凭狂风暴雨,妈妈,我也跪拜在你幽魂的面前,任眼泪滂沱流成河,依然向你诉说着我无尽的缅怀和思念。看着冥币一点点化为灰烬,我不忍离去,不忍离开你的身旁。

  关于清明的散文(七):

  清明的雨失去了竹子的清明,总觉得缺少太多的韵味。但,在遗憾中突如其来的雨,却又让我对清明有了重新的体会

  那年的清明,我在外地友人那里寄居。或许是觉得我有些落寞吧,便邀上我一齐去扫墓。那日的天空,一片阴沉,雷声隐隐,或许,是要下雨了吧。萧瑟的野草,低矮的坟墓,坟头的压钱,坟后的黄纸,墓碑前的祭品,蜡烛与纸钱,还有那白色的幡,一切对我来说都太过熟悉,熟悉地有些冷漠了。走过童年之后,我再不怕坟墓了,也曾深夜里在山里行走,也曾在陌生的坟墓边上小憩,这一切早已司空见惯了。是啊,清明可是是一种形式罢了。“祭之丰不如养之薄”,生前对待自我的亲人好一点才更重要,死去之后,再多的形式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友人却突然泪水纵横。埋在坟墓里的是他的父亲!山风突然吹起,几声隐隐的闷雷之后,黑色的天空里撕开了一个口子。雨线便从天空中连绵而至,刹那间整个世界成了雨声的世界。如泣如诉的声音,在这样的日子里翩然而至,墓碑、树木、行人以及眼睛里都满是斑斑的泪痕。

  友人的眼眶里布满了血丝,在风雨中哭得有点凄然。几个亲人将他从墓前扶起,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那块湿漉漉的墓碑,上边刻着他父亲的名字。突然间,我也哭了。风雨中,我突然想起了远方的父亲,想起了一年又一年的清明,想起了远方荒草里低矮的坟墓。雨在山头就这样下着,倾泻着所有的哀伤。或长或短,或高或低,一段段的往事在雨缝里浮现。我突然很想家,真的很想,很想!夜里,躺在床上,在昏黄的灯光下,听着外边大雨敲打窗棂的声音,听着芭蕉叶子在雨中颤抖的声音,手边的书本一页一页翻开。

  不知怎的,有一句话直到今日我始终忘不了,说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那时突然泪落如雨,暗夜里爬了起来,对着窗外的大雨轻轻地吟咏着《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那一年的清明,我似乎长大了很多,也开始懂得了苦涩的滋味。

  关于清明的散文(八):

  清明总是落雨,如丝般的雨儿就从天上往下落,落得匀匀的、细细的,像蚕丝儿那般的透亮。风总刮不断它,让它一头挂在云端上,一头便系在春草的叶尖上,天地间就一片缠绵悱恻,情思漫漫。

  天地似乎有情,偏偏近了清明,就细雨霏霏,柔丝不断,让世间万物都充满了柔软的思情。在这样缠绵的细雨中,人就异常地思念,思念已故的亲人。

  亲人是在天堂里,天堂与人间就隔着那么一层薄云,可就是看不见,怎样也看不见!人便用心思念,一颗心就满满的都是母亲。母亲还是那个样貌,说着又笑着,宛若活在世间,就坐在院门口的小凳上,远远地看着你来了,颤巍巍地站着起来,那双冰凉凉的手儿抓住你回家的时候,那颗心却热乎乎的,暖得你就想落泪。

  如今,这双手你是再也摸不到了,母亲的温暖也感觉不到了。母亲在天堂那边,你在天堂的外面,这是世间最遥远的距离,是难以跨越的。母亲仍坐在门口的小凳上,远远地望着你,向你招手微笑。你的心里仅有流满的泪,与这清明的雨融到了一齐,便纷纷扬扬的,满世间地飘落。

  它湿润了天,湿润了地,柔润着万物之心。万物都伤感流泪,发着莹莹的泪光。这泪似雨,这雨儿就是泪。泪眼望着天堂里的母亲,尽管是看不到的,却能感觉到她的眼眶中已是泪水盈盈。不然为什么总是到了清明就会细雨蒙蒙,分明纷飞的细雨,是那天堂里洒下的泪水呐!

  人世间情为何物,天地间雨为何物!在这清明的日子里,全都化作了一团团的热泪,又一丝丝地随着游思送往天堂,于是天堂与人间就有了说不完的私语。

  这私语是说给天堂的,是心在说的,或许这些话一辈子都没有对她说过,可这阵子非说不可,因为那是藏在心灵深处,不好轻易说出的心语。她去了,再也不能回来,这话就必须要说给她,那是你用一生的情感熔炼出的几句话:母亲,我爱你!永远想念你!

  这种对故人的眷恋和爱让这清明处处有伤情,一群儿女在奠念父母,送上一杯酒,一支烟,一碗母亲在世时爱吃的面,青烟袅袅中,儿女们心泪洒地,心语不断,在祝福天堂的父母快欢乐乐,不要总是挂牵儿女,忘了自我。

  墓地里,是一位妈妈,在思念着女儿,做一碗她最爱吃的米粥,一勺儿妈妈吃,一勺儿喂给天堂的女儿,泪水就顺着面颊在流,口中还叮嘱不断,悲痛让她的手儿不住地颤抖。还有悼念丈夫的,年轻的她悲痛地跪着,捧着一束洁白的菊花,一片又一片地撕下那些花瓣儿,亲吻一个,洒往天堂一个,片片花瓣儿送去的是妻子的爱,那些花瓣上储满了爱的泪水。

  人类的情感是共同的,天地的情感是人类的。在这清明时节,人们会想到那些已故的友人,想到为着人类的幸福而贡献宝贵生命的人,想到为共和国的建设而劳碌一生的人民领袖,想到战争年代以及人类与自然灾害抗争中失去生命的人们。那股热泪就涌动不息,思念便漫天轻扬,似这纷飞的雨丝。

  怨不得,这天地都为之而动情,情作雨霖。原先人世间的爱竟是那么的多,那么的纯洁又那么的高尚。我是多么地期望这种对生命的珍重和思念永驻人间,让人间真情长在,爱心永久。就像这天上人间的雨和泪,说是缠绵不已,却情真意切。因为真情永远清澈明亮,永远是清明。

  关于清明的散文(九):

  清明

  清明,给人的印象总是一片湿雨。仿佛有了这雨,清明才更能显得出它淡淡悲凉和丝丝忆念的味道来。是清明成全了这场雨,更是这雨衬托了清明。望着飘洒的细雨,才更能引得人们心中那种淡淡的哀愁和思。这雨或是风狂雨恣,或是和风细雨,从清晨开始,至黄昏之际,在烟雨弥漫的山野中,在泥泞难行的小路上,总有顶风冒雨,点缀寂寥,行行重行行的扫墓人;或三五成群,扶老携幼,或一二个孤影,跚跚独行。

  远山隐在云雾里,近树笼在孤烟前,小桥流水,愁鸦悲啼,雨洗清秋,风吹哀愁,唯见烟雨一片苍茫,不见人家与炊烟。好一个伤感寂寥的行旅,好一个凄迷彷徨的画面。抬头偶望,墓地黯然见:百坟拱起,千碑林立;烟雨朦朦,青草何离离。一片荒凉,一片凄迷,一片死寂!

  山孤烟雾薄,树小雨声稀!风飘飘,雨潇潇,哀思悠悠,悲情渺渺,莫道不销魂,何处暗香盈袖拔净一片乱草,摆下几杯冷酒,烧上一把纸钱,风雨愁煞人,杯土带愁,杂草含烟,竟无言以对,唯有心底弥满幽幽的愁绪和淡淡的哀愁!死者长已矣,存者永怀悲!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昔日种种,犹言在耳,但客心逐流水,随缘到天涯,念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

  回味少年时,清明节和雨,在我的印象中只是一幅优美的画卷。随风飘洒的细雨中,一位骑着马赶路的清贫诗人,俯身向着一个小牧童,牧童站在道旁,一手握着鞭子,一手遥遥指着间草房。草房上空,一面红色的酒幡在薄薄的细雨中时隐时现。这大概是源于《清明》这首诗吧。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为什么"断魂"因为"古墓花影白杨树,尽是生死离别处。"我无忧的岁月里,这首诗所给予我的就是这样一种恬美的意境.少年无忧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就像童年放起的一只风筝,挣断了线,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到处也寻觅不到了。这首诗,今日读来仍然那么哀怨,那么亲切。古往今来,人性中某些共同的、完美的感情,四海相通,古今相通。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生者总是会不断地成为逝者。有人说,对别人的思念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淡。我想,或许对于至爱亲人的思念恰恰与之相反吧。

  即使过了再长的时间,在每次忆起他们音容笑貌时,我们的心中总会有些酸酸凉凉的感觉吧。哪怕是十年、几十年,这种感觉也不会减弱、消失,反而会变的更加强烈。

  正因如此,清明节才会成为一个流传千年的日子;清明时节的细雨,才会绵绵不绝地纷纷而至,这大概是对于人们心中哀愁的感应吧。又是清明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不能流泪。但对亲人绻绻的思念,洒下所有的泪,回忆就不仅仅再是生活的负担。我们再次体会人世间的爱心与温暖,拼合破碎的心,微笑着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我们感慨世事无常人生苦短,以往真正爱过,生命便不存在遗憾。

  援手于他人危难,自我在挫折中坚持乐观,只要心中有爱,爱就会没有遗憾,人生永远是美丽的春天。有拜托清明的细雨了,期望她如期而至,就算是世人欲流而难流的泪吧!

  关于清明的散文(十):

  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抬起头,只见窗外白茫茫一片,无数的虚线中偶尔闪过一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阵阵哀伤中。

  一到清明天公便开始哭泣,望着窗外的情景,想起了那忧伤。

  雨中!墓前!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哭泣——纤儿的外婆。多美的灵魂啊!却只能被封闭在这小小的坟墓之中!

  一个十六岁的灵魂啊!就这样与我们永别了!

  纤儿!妈妈没事的,妈妈说过我拥有许多小熊,就拥有许多幸福。她努力安慰着自我那脆弱的心灵,看着病床上母亲苍白无光的面容,心中顿时又没了底,心中思绪万千,想象着一千个,一万个念头。

  进入手术室前的母亲,嘴角上依然挂着一丝慈祥的微笑,那双无神的双眼透露出无限的牵挂,远远的看着迷人的微笑消失在尽头......

  异常安静,一条走廊,充满了刺鼻的毒药水。亲人是一切真情,都会被埋没在人心的沙漠里,不是所有的天使都甘愿被折断翅膀,纤儿也一样,不愿被折去唯一的一只翅膀。

  闭上眼睛默默祈祷,但上帝能听到她的心声吗?当那扇通向天堂的门打开时,母亲会进去吗?她好困,渐渐闭上了长长的睫毛......

  看见那依旧美的微笑,在前方若隐若现,心中的迷惑,妈妈!妈妈!真的是你吗?我一向这样唤着可不管我怎样叫,她都不再理而是离我越来越遥远了......

  突然,感到眼前一片光明,睁开眼,原先是个梦。医院里依然是浸着药水的味道,眼前外婆疲惫,红肿的眼角里闪着点点泪花,这便使我有预感,我是不是进了病房。一刹间,时间仿佛停止了转动,空气早已凝固,妈妈......妈,此刻什么也无法阻挡我的泪。

  你真的困了吗?你不是说我会拥抱幸福吗?我有好多好多的小熊啊!可她再也听不见了。

  妈妈离开后,可怜的天使,不幸的命运夺取了生命的一只翅膀,纤儿不由的走到电话机前,下意识的拨下那个早已流封的号码------父亲

  自从爸爸抛下她,离开妈妈后,对父亲留下的仅有埋怨和恨意,此刻,她又有些后悔了,寂寞之中上天似乎明白了纤儿的心,电话嘟嘟声回荡在耳边......

  怀着忧伤的心境回那幽幽的山林中,下乡里去,大口大口的呼吸这新鲜的空气。

  下乡不久便是清明,穿着一袭黑衣来到母亲的墓前。不知何时空中下起了牛毛细雨。雨中!一向的沉默,小雨珠儿洒在脸上凉凉的,在那片隐隐的云雾中,一张熟悉的脸容,微笑着,带着无限的牵挂。

  清明过后,天气很好,出现了彩虹......

  弹指间,十六岁了,生日的那天晚上,外婆送了一个棕色的小熊给我,把它抱在怀里能够感受到温暖,就像拥抱着幸福,妈妈说过:拥抱小熊,就是拥抱幸福。

  漆黑的夜里,点上十六根蜡烛,闪硕着十六个小光点,看上去,真美!闭上眼睛许下愿望,却舍不得吹灭那照明四周的小小蜡烛,突然感到好困,好累,好累......我想我抱在怀里的幸福------小熊掉在地上的那一秒,天边悄然划下了一道奇异的光!

  又有一个生命去了那个星星上吗?

  可谁也不明白她在人生的最终一个愿望是什么?就这样让它和一个美丽的灵魂一齐涌入地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