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和摘果子的人

2019-10-11 16:07:48 | 作者:东方君子 | 点击: | 手机版
果树和摘果子的人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4715.html

  十一放假了,我刚好利用这个时间回老家伺候老爸一周。

  妈妈三年前去世了,留下孤单的老爸,91岁的老爸走路小心翼翼,起床也很费力的,一生以勤快爱说著称的人,现在变得少言寡语,喜欢赖在床上,吃饭的时候大声叫:爸起来吃饭了,老爸会应一声,吃力的撑起身子,坐在床边,如果你不再说去吃饭了,他似乎坐在床边忘记要干什么了,就会重新躺床上睡觉。一次早上起来,看着他在洗脸,我把早饭放在饭桌上,就去忙着倒垃圾,回来一看他没有吃饭,而是洗过脸又返回床上睡觉去了。从卧室走到客厅年轻人几秒就能走完,可老爸却慢悠悠,稍不提醒就会忘记去干啥事,只好回到床上睡觉。

  平时想给老爸说话,老爸基本不应,来了亲戚朋友问候他,老爸如果认识就会像小孩似得笑笑,一句话也不说。今晚无声的陪老爸吃过饭,我去洗碗,老爸低头用手慢慢的去抠掉在衣服上的饭粒,看着他认真做事的样子,真是可爱,似乎这就是他能做的重要事情了。

  晚饭后,我想散步的,可下雨了,只好在走廊里和过道里来回走走。记忆中过道挺宽挺长的,怎么现在感觉这么小啊,小时候我喜欢养狗,我给狗建的窝就在这拐角处。起初我养了一只母狗,每年都要下五六个小狗,满月的时候我就会挑一个我最喜欢的小公狗留下,其它就有爸妈送给他们的朋友了。记得一次临近春节,我养的公狗已经长大,老爸要把它送给他的一个爱吃狗肉的朋友,我一直用哭来抗争,妈妈也不愿意,可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我在老爸的怀里哭睡着了。记忆中顶棚也挺高,夏天还有燕子在上面建燕窝,爸爸叮嘱我们小孩们,一定不要破坏燕窝和捕捉小燕子,谁如果不听话,就会得红眼病的,有了这句话,我们小孩们都不去干扰燕子们的生活,现在看看顶棚也不高,燕窝也根本没有了,倒是看见一个壁虎在上面爬着。走廊里留给我的记忆不多,下雨天我们小伙伴们会在这里玩,过春节,爸爸会在走廊里绑个秋千让我们玩,有时候大孩子们也会来玩,他们有力量,会把秋千荡的几乎和房梁一样高,爸爸让大孩子们玩一会就把他们撵走,这主要是给我们小孩玩的。还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很清,就是夏天里,马蜂在走廊的房梁上建个窝,可能是马蜂能蛰人的坏名声,我用竹竿棍把它的窝捅掉就跑,马蜂追着我就蛰,我的头上蛰了好几个包,爸爸回来,就带我到医院抹点药,现在多想让马蜂再来这里建窝啊,可以陪着孤单寂寞的老爸,我们也一定不会赶它们走,彼此相安无事,可人家不会来了,现在除了蛛蛛网,什么也没有了。

  如果是阳光明媚的日子,吃过早饭,我有时就搀扶着老爸到大门口坐坐,希望他和邻里街坊的老人说说话,其实老爸已经不爱说话,也只是晒晒太阳,倒是我听到许多老人给我诉说的家长里短对待老人的故事。听到最多的是伺候不周的不孝子女的事情,搁以前我也会像电视上的一些专家那样,说些道德至上的、愤愤不平的、理直气壮的、实际无用的话,现在我知道的太多,反而无法表态,一次我应该叫伯母的老人,给我诉说她的艰难,一说她就泪流满面,我知道有些事无法解决,只好安慰她说:人一出生就是哭着来这世界上的,就是受苦受累一辈子的。

  我多次冲动想写一篇关于养老问题的文章,可知道的越多,反而就不会写了,因为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让大家信服的养老方法,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不是当事人,就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指导,那很可能不客观。人不管地位如何,不管富贵如何,很老很老的时候,从自身来讲难道还有什么多大的差别吗?虽然养老的问题,从古至今,从中国到外国都是难题,但我还是想说说个人的思想。

  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在山上碰到野果摘下来品尝,甜在嘴里,美在心里,然后一走了之,我们不会对果树产生一点感恩的心,也许这果树要凝聚许多营养,经过凤凤雨雨,才结出成熟的果,可我们摘吃掉,并没有对树反馈点什么,那怕给它浇点水,修修树枝,施点肥等等,一般人都只会索取,不会反馈,树的死活我们是不会管的,被摘完果的树只有自己重新凝聚营养,为来年的丰收做准备了,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如果哪一天,树老的结不出果了,人民就不会光顾这颗树了,这颗树就会慢慢死亡,吃过它结的果实的人也就慢慢淡忘它,时间会冲走记忆,人只会继续前进,不会停留,这也许是人之常情吧。

  有时父母就像这颗年年挂果的树,孩子们就像摘果实的人,孩子们有时也会为果树浇水施肥,多数是为了果树来年多挂些果,以便更好的享用新果,如果树老的不会结果,风烛残年,但生命还需要水和肥料来维护,吃过果实的人还会来照顾这颗没有用的树吗?理论上人人都会在道德与法治的约束下,必须尽自己的孝道,可人的实际行动上,就不一定做的到位,或者质量上大打折扣,对不同的人,答案还真说不准,不能一概而论。

  如果我是吃果实的人,我会选择尊重树的生命规律,即使它不再挂果,我也会为它浇水施肥,让它慢慢老去,一路走好。这是基于我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作为回报就是尊重父母的思想,他们的选择就是我们的选择,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我有时也会有烦的时候,这时我就用“积德无需人见,行善自有天知”这句话来鼓励自己,耐心伺候思想已经像幼儿水平的老爸。

  如果我是那颗果树,就会看情况选择衰老死亡的道路。

  如果我是颗至死都是有用的树,那么就会选择自然死亡这条路,能活多久就多久。因为我能为后代不断做贡献,而且自己能够独立生活,无需别人伺候,当然活多久也不会招人烦的。

  如果我是颗没有能力挂果,不能自我管理,只会浪费资源,成为阻碍新生命前进的障碍,那么我就会自觉选择安乐死这条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我了,没有必要再赖在地球上,过没有任何意义的拖累别人的生活,更不能让道德绑架后人需要前进的一切,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长寿这一个目的,健康有质量的生命才更有意义。

  道路虽然多是前人已经实践过的,我们多数人照着做就不会错的,何必再创新,何况人和人的想法不一样呢,但我想,人性的有些东西自古以来就进步不大,那是动物的本能,作为高等动物的人,能够改革尝试些也许会更好吧。

  我们都曾是摘果子的人,也最终会成为果树,让别人摘果子,很老很老了的时候,面对死亡,应该如何选择,道路在自己脚下,权利是自己做主。

  (作者,陈本现,笔名,东方君子,自由撰稿人,曾在《现代散文网》,《流年文学》,《散文网》,《微散文》,《唯美伤感诗歌散文》,《优美文字网》,《中原作家群》,《玫瑰音悦台》,《品读时刻》,《安般兰若》等平台发表文章。)

  • 上一篇:又到重阳节
  • 下一篇: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