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家

2019-10-11 16:11:01 | 作者:吴天一 | 点击: | 手机版
她家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4716.html

  #1

  外婆把鸢红奶奶拉到我家来,跟她说明了自己的心意,等外婆说完,鸢红奶奶终于是忍不住靠在了外婆的肩膀上哭泣了起来。

  “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正常的,我家孩子得了这个奇怪的病,靠国家去帮助,我觉得蛮丢人。”鸢红奶奶擦了鼻涕说。

  外婆安慰她,“这有什么丢人的呢,现在正是困难的时候,有人帮扶一把,后面自然就要好过一些。”

  我看她哭得伤心,又知道鸢红奶奶所处的困境,也添了一句帮忙安慰她:“没有什么丢人的,后面好起来了就好了,后面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鸢红奶奶用她干净的手绢,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很快就止住了哭泣。外婆知道鸢红奶奶是个心高气傲、处于困境之中也决不会去染上一丁点尘埃的人,她不会轻易乞求别人的帮助。

  当然,她也知道外婆和我做的事情,也纯粹出于善意,知道她的困难,有一番想帮助她想法罢了,也并没有什么极坏的想法。

她家

  #2

  鸢红奶奶的老伴去世有七、八年了,然而却事不凑巧,六年多前他的儿子却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全身都没有什么力气,稍微重一点的事情他都不能做。

  鸢红奶奶年纪也有六十好几了,底下有一个十几岁的孙子以及才三、四岁的孙女。儿子得了这罕见的病症之后,也没办法工作为家里分担,却有一大家子人上下要用钱度日,一是为难了儿媳妇,二是愁坏了鸢红奶奶。

  儿媳妇艰难支撑着这个家,鸢红奶奶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她于是六十多岁仍然要起早贪黑、四处行走,挣来一些辛苦钱多多少少为了家里的分担。

  她是为了弥补儿媳妇这么辛苦,弥补自己的内心愧疚,人老了也没有太多的办法,这里找得一点,那里找得一点钱。

  一头黑白的头发的老人却要为家庭的困境四处行走,周围的人们看的都心疼。

  他儿子也不是没有去看过病,去过武汉的一些大医院,然而医生们也分辨不清到底是什么回事,拿这种病没有什么办法,于是只能在家里休养。

  我自己也去看过,粗略的看他本人其实也还好,但我又不能仔细看,不然又显得不礼貌。

  但是就他家人讲,确实是没有力气,可能是某种罕见的病症,就连医生们也是没有办法了。

  我曾一度不怀好意的揣摩他是不是偷懒,而不想担负家庭责任呢。但转念一想,他的疾病已经缠绕很久了,他看不到妻子的苦苦支撑么?又看不到母亲的艰难行走么?大多数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看不下去自己妻子和母亲的这般苦难吧。

  这么一想,外婆以及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可能是真实的,他可能真的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而鸢红奶奶以及她的儿媳妇是真的陷入到了困境当中。

  稍微有点感同身受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处境会让人很难受,我曾不经意与外婆说到过国家好像对这样情况的家庭有一定的帮助政策。她估计是记在心上了,接连几次撺掇我让我试一试联系联系,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后来被外婆几次撺掇,我就妥协她了。

  当然这就要先征得鸢红奶奶的同意了,于是就有了前面的段落。

  #3

  外婆让我写一封信,是写给书记的,以鸢红奶奶的语气说明她家的情况的。

  没想到这封信很快就起到了作用。首先,很快他们家就有人专门帮助,都有很好的医生来看过,虽然医生也没办法,但是有人关心和帮助他们,大家看的出来,他们还是高兴的。

  再后来,政府过往五、六年每年都给他们家补助了一些钱,虽然不多,但是大家明显的感受到鸢红奶奶和她的儿媳妇压力没有以前的大了。

  就连他们家大孩子上学的学校据说都给他们家免除了很多要交的钱,一个学年还补助5000块钱。对于一些人来讲,这点钱不算什么,但是对这个孩子来讲,5000块钱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4

  小娃儿也能正常的上幼儿园,去年也好像读了小学一年级。

  “他是谁哦?”小娃儿指着我,小娃儿扎着两条麻花辫,甚是可爱。去年年底鸢红奶奶和小娃儿在门口站着,我正好有事从他们家门口经过。

  “那是哥哥。”鸢红奶奶说。

  我平时回家的少,他们见到我也不多,孩子们一岁一岁的长着,哪里会记得我呢。况且我自己也是个孩子,一年一年都在变呢,他们不认识我不也正常的么。

  “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啊,小朋友”,我并不在乎这些,乘兴向小朋友拜年。

  扎麻花辫子的小可爱蹦蹦跳跳,鸢红奶奶教她,“你也向哥哥拜个年嘛。”

  小可爱害羞说了一句,“哥哥也新年快乐!”说完就躲到鸢红奶奶身后去了。

  我看出了她的羞涩、天真、单纯,她显然没有被她家的困境的阴霾所感染,她的家人有爱,虽然处于困境却保护了这个小姑娘,从而使她童年充满的都是快乐、阳光,有一点胆怯却也自信,这是我看到的最可爱的样子了。

  小孩们在不远的四处放鞭炮的声音,有足够的年味。

  #5

  鸢红奶奶的儿子和儿媳妇开了一家快递店,我觉得这个挺好。

  没有太大的力气,但是小盒子还是能够拿得起的,她的儿子有时候骑着车四处送快递,而儿媳照看店面,一些快递儿媳也顺带送送。而一些特别重的物品,大家一般也都自己来取,不麻烦他本人,他也就少了很多难处。

  人们来来往往,与他们交往着,有时候坐下来喝喝茶水、吃点零食、拉拉家常,明显他们家的人要活泼了许多。

  眼见着他们家里这两年增添许多的电器,冰箱、空调、电脑一个一个也都备有了。之前眼看一个行将倒塌的家庭,在外界许许多多的人的帮助之下,孩子们得到了庇护,而大人也不会因为困境而处境艰难。

  去年他们家的大娃儿还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小娃儿又这么幸福、可爱。

  #6

  人们念叨起她们一家时,总让人心有感叹:慢慢来,不要急,再艰深的处境也总是有希望的嘛。

  遂做此记录以感谢这些年看到的一些好事。

  ■

  于南京

  2019年9月30日

  • 上一篇:果树和摘果子的人
  • 下一篇: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