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短篇鬼故事

2019-10-20 10:53:34 | 作者:散文网 | 点击: | 手机版
真实短篇鬼故事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5004.html 真实短篇鬼故事20个

  真实短篇鬼故事(一):

  我家在**村,那位阿姨就住在我家后面,村里朴素,和谐有爱,大家经常往来。那是我8岁时候的事情,那天,阿姨的爸爸后事做完没多久,我跟着奶奶去他们家做客,奶奶在和阿姨的妈妈聊天,我则和阿姨的孩子一齐在屋外的空地上玩耍。

  我们两个很喜欢偷隔壁蔡婆婆家的红砖头,糊上用水和泥土融合而成的“水泥”来搭小型灶头,厕所什么的。经常被蔡婆婆骂。这天,我们依旧在外面玩耍,奶奶突然跑了出来,一脸慌张,里面则有喊叫的声音。奶奶看着我们,说让我们带在原地,不要进去,然后自我就跑开了。

  我们自然不可能老实呆着的,就悄悄进去看了,然后看到阿姨整个人躺在都上,眼球都翻上去了,整个人在微微抽搐,她妈妈一向在喊她名字,我小伙伴被吓住了,呆了一会他走上去哭了,在喊妈妈。过了一会,奶奶带着村上的大仙过来了。大仙是一位50多岁的婆婆,我有经常见过她,(她解决过很多事情,我奶奶经常在村里庙里帮忙,所以我经常见过这些事情)。

  大仙一看,然后拿出一个小炉,点上了3柱烟,然后还有一些手法,最终问了问阿姨妈妈一些事,8岁的事记不太清。然后就见大仙对话那位阿姨:“**(阿姨父亲的名字),她上有老,下有小,你别带她走啊,不能这样的啊,”然后说了一堆,小伙伴和他奶奶包括我奶奶,也对阿姨说了好久。然后大仙又做点了法事,那位阿姨便慢慢恢复正常了,醒来的阿姨,说自我好像看到爸爸了,别的就记不清了。

  事实是她父亲想要她下去陪他。我写这个故事也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有父亲要自我女儿下去陪他的说法但我向奶奶求证过,的确是这样的事件,不明白你们怎样看待这件事。

  真实短篇鬼故事(二):

  我也讲个我亲身经历的:几年前有次住宾馆一夜被女鬼压了三次[我想静静][我想静静][我想静静]那女鬼长的跟山村老尸那个女鬼长一样,长头发一身白衣服,灰色的看不清五官的腐烂掉肉的脸,黑色的长舌头一向往我嘴里伸,都伸到嗓子眼了,潜意识告诉我,舌头要伸到我肚子里我就死了,我吓的就使劲挣扎,可是浑身有劲使不上,腿脚不听使唤,挣扎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脚上使上劲被我一脚踹飞了。那情景太真实了,当时我吓醒了打开灯坐到天亮[泪奔][泪奔][泪奔]我此刻还记得那个房间号是201,我这人从不相信牛鬼蛇神,可是那次是真的怕。

  之后我把这事讲给别人听,知情的人说那个建宾馆的地方以前是老刑场,枪毙人的地方!

  真实短篇鬼故事(三):

  小时候大约在上小学和初中时,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并且这些梦经常会重复。同样的梦一般做2—3次,如蛇及金钱方面的梦。我走在一条长长的田埂上,田埂上满是大大小小的蛇,我没地方落脚,只能踩着几个缝隙走,青蜓点水一样走过,飞一样飞过。另外,我们到南面村子里去,要过一座小木桥,很破。

  这桥大约60厘米宽。仅有一个栏杆,走过2次都很害怕,怕掉进河里。梦中又是在这座桥上有很多蛇。稍大。我又没地方落脚,只能找缝隙走,走过后,松了一口气。又有一个梦,就是睡觉床顶上盘着大蛇,很粗。不害怕。

  之后我看过释梦里说有脚气的人容易做这种梦。可那时也没有什么脚气。还有做的是有关金钱的梦。就是走在一条长长的田埂上,田埂旁边有些小洞,挖一下,总能挖出一些钱来。那时很高兴。听老人们说,梦境都是反的。不知有没有这回事。

  真实短篇鬼故事(四):

  去年,那是一个雨夜,我在国道上拦了一辆车回重庆,此刻回想一下,那应当是辆很破的老式客车,车子很空,在车子的最终一排坐着一位少女,她旁边有一排空座,我走过去问她:“这个位子我能够坐吗?”她微笑的点了点头,她很美,美得有点让人惊讶,她穿着一条素色的长裙,出于一种男人的本性,于是我便和她聊了起来,我和她聊了一些我的往事。她听的很入神,讲到情深之处她还有一些感触,之后她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她说:

  我今年22岁,小时候很苦,在我五岁生日那天,爸爸突然走到我面前对我说,明天妈妈就会离开我们,叫我千万不要悲痛,那时我还小,并没有在意。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听到妈妈过世的噩耗,我用一种诧异的神看着爸爸,他只是对我苦苦地笑。就这样爸爸、我和弟弟三人又过了几年,在我十岁生日那天,晚上爸爸泪流满面的对我说:明天弟弟也要离开我们了。我问“弟弟要到哪里去?爸爸说:弟弟到妈妈那里去。那时我也没有在意。

  第二天,弟弟莫名其妙地离开了人世,我感到了恐惧,去找爸爸,爸爸用一种冷漠的眼光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接下来这几年,我过得不错,可是在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早上爸爸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点好,他为我过了生日,晚上他突然对我说:”明天爸爸也要离开你了,你要好好的过以后的日子。他把一份信交到我手里,对我说:等20岁生日那时,你打开信,一切的一切都会有答案。我很害怕,我怕爸爸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第二天爸爸真的离我而去,在河边,他们找到他的尸体。

  说着说着,她哽咽了,她继续说到:

  就这样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着,又过了三年,阿刚走进了我的生命中,我很爱他,我们住在了一齐,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忽然有一天阿刚不见了,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我心碎了。最终熬到了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我打开了那份爸爸留给我的信,信是这样写的:莲儿,我明白这几年你很苦,可是在你18岁时,你会认识一个男人,可是一年后他也会离开你,你不用去找他,因为你根本就找不到他,明天我们一家人就能够团聚了。

  我听到那里,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我又问了她一次,“你今年几岁?”她告诉我:“22岁,此刻家里人对我都很好。”忽然间我出了一身冷汗,才注意到为什么到此刻还没有人来找我买票,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人的脸上毫无表情,我试着向窗外望去,雨下得很大,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大声问司机:“车到哪了?”司机不答。他好象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我猛然转头想找那个女孩,她不在了,我又四周看了一下,她已坐到了我的另一边。

  “司机停车!”我大喊,车子停了下来,我拼命地跳了下去,踩了个空,重重地摔在了水坑里,我顿时失去了感觉,只恍惚间发觉自我在飘。

  第二天,有车从路边经过,发现了我,我醒了过来抓住身边的一个人问:“我还活着吗?”他们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看着我……

  真实短篇鬼故事(五):

  我们村子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夜猫子就是指猫头鹰,猫头鹰是不祥之物。我们村有一家新盖的房子,格局不是太好,就住进了一只猫头鹰,村里的人都劝他把猫头鹰轰走,可是那个人不信邪,说猫头鹰和他一齐住有什么不好,所以就没管它猫头鹰住进去没几天,他二大爷因病去世了,就年前阴历二十五六的样貌。可是大家都没往猫头鹰身上联想。家里住猫头鹰的这个人刚四十岁的样貌,也在初五六的样貌过世了,关键是此人平时很健康没什么疾病的。此人一死,他爸爸也因病住进医院了,可是经过抢救脱离危险眼看立刻要出院了,还是没挺过去。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家先后走了三个人。各位看官说说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

  真实短篇鬼故事(六):

  我来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那年我24岁,也就是那年的一个夏天父亲就去世离开了我们,这是我最大的伤痛,把父亲事办完后大家都很悲痛,也很累,一天中午大家都在睡午觉,我和我妈还有我的侄女睡在卧室里,我哥哥还有我老公他们都睡在客厅,不明白怎样的睡着睡着我眼睛突然自我就睁开,(身体动不了,可是我很清楚我是醒着的)我看见我脚的那一头床边站着一个人,是哥哥么?不对哥哥在打呼他的打呼的声音最独特,立刻反应过来是父亲他似乎比在世的时候要高很多,听说过鬼魂都是离地三尺的吗,没错就是父亲,我心里在滴血,当然也有点害怕,我看不见他的脸,他的脸好像被一块大大的黑布遮住了但我明白那必须就是父亲,(其它就不多说)我想叫我妈却怎样也叫不答应,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之后我最终能够动了立刻起来叫醒我妈,妈我看到爸爸了,妈说今日是他的头七!

  真实短篇鬼故事(七):

  这件事听一个村的好友讲的,叫她小兰吧,我们都是农村妇女,平时在一齐打打牌,讲些离奇的事。小兰娘家一个哥,哥哥家三个女儿,最小的去年上大学,去年在上大学的地方出了车祸,抢救了好几天也没救回来,小兰和娘家人气的不行。在我们农村,走娘家一般都爱给父母打电话,比如明天去,今日就会打电话告诉父母。

  小兰侄女下葬大概一个多月吧,小兰想去娘家走亲戚,就给父母打电话,说明天去吧,怪事来了,晚上小兰和俩孩子睡觉,没睡着哪,就听见有人说话了,二姑二姑,回里睡点,叫我睡会,明天咱一齐去我奶奶家。据小兰讲当时吓的她一动也不敢动,拉着孩子的手也不敢睡,以后每次走亲戚一打电话,那个她就会去小兰家和她睡,此刻小兰走亲戚从不打电话。[由Www.SengZan.Com整理]

  真实短篇鬼故事(八):

  有个人说他祖母得病了,大家都来看他。大家都去吃饭了,仅有他姑姑跟他祖母说话,他祖母突然说,这屋里怎样来这么多人啊。

  他姑姑说,妈,没人啊,你眼花了吧。他祖母说,怎样没有,你旁边不坐着一个,穿绿衣服的。吓的他姑姑跑出来了。

  第二天,他祖母就走了。

  真实短篇鬼故事(九):

  有个人一个人在家睡觉,突然有人敲门,他就去开门。进来的是个老头,有点病恹恹的,看上去好像认识他,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了。那老头说进来是想找杯水喝,能不能帮他倒一杯。他就倒了一杯递给他,这时他才发现那老头的脸灰白灰白的,正奇怪他怎样了。突然那老头掏出一把刀向他砍来,他大吃一惊就跟老头搏斗。最终把刀夺过来,插那老头的心脏里杀死了他。

  这时他惊醒了,原先是个梦,他满头大汗,抬头一看凌晨三点,但再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出门,听到一阵哭声,原先是对面经常卧病在床的老头,夜里突发心脏病死了。问了下时间,正好是凌晨三点。

  人都说这老头是想找替身。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

  妈妈家里排行老大,在农村,老大就意味着照顾弟弟妹妹,完成家长没时间完成的事物的人。妈妈说,以前上坟的时候都是姥爷带着妈妈一齐去的,有一年姥爷有事让妈妈自我去上坟。妈妈拿着祭品和供品就去了,到了地方之后妈妈拿出祭品就开始点燃(祭品就是那种烧的纸钱,鬼能花的。)

  但就是点不着火,以前烧祭品用的是火柴,一盒火柴都剩的寥寥无几了可是祭品就是不着,妈妈有点着急了,低头一看,擦原先是供品没摆,赶紧拿出供品摆在坟前,继续焚烧祭品,奇怪的事情来了,之前怎样点都点不着的祭品这次却轻而易举的就着了。

  妈妈从那次诡异的上坟经历之后,再也不去上坟了,心里都有阴影了。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一):

  女同事的遇鬼经历

  公司一女同事周小姐,湖南张家界人士,二十几岁,有些纤弱。

  有次,同她无意谈及灵异事件,本不太善言的周小姐谈了她所经历的几件事。

  小周自幼身体较虚,当地人讲“阳火太少”,住在市郊老房子中,而她爷爷刚刚去世。

  有天白天,周不经意在大堂一角的旧沙发看到了爷爷,而这个旧沙发是爷爷生前常坐的。

  据她说比较透明模糊,但的确是死去的爷爷,爷爷让她告诉她父亲有根柱子压住沙发了,到时候让他移开,然后就消失了。

  小周很害怕,就告诉父亲。

  第二天,果真发现靠墙的一根木柱倒在地上,正好压住爷爷生前常坐的旧沙发。

  小周家的房子是所老院子,院子大门外不远有三座古坟。

  小时侯,她的父亲曾发生过一次离奇事情:

  一天,家人发现她的父亲躺在院子某处,脖子上紧紧绕着一根绳子,已经窒息,生命垂危,紧忙送进医院抢救,还好及时活了回来。

  于是问他为什么自杀,她父亲就说当时他在干活,有个“人”叫他出去,就糊里糊涂跟着出去,然后又糊里糊涂的躺在院子里。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二):

  真见鬼

  有一个鞍山的朋友,在美国呆过十几年,还一向说自我以往在什么青联帮混过,身上还有很大的纹身,姑且算他说的是真的把~~。他平时也很牛的样貌,可每当我们已说到什么鬼啊,什么的他就会避开,我们一向觉得他很怕鬼。

  有一次,我们又说到这个话他他照例躲在一边,还要听歌。

  我们就刺激他,说他怕。

  他忽然怒了,神情激动地说:“你们都说鬼,但你们自我有没有遇到过?见到过?”

  我们一下子愣了,的确,在场的几个大家都没见过大多是听别人讲的。

  他又说:“你们必须觉得我怕,是,因为我的确遇到过,见过!!”

  原先,他以前也觉得鬼是比较神秘刺激的,所以有一次和几个“小弟”喝完酒以后,无聊,就开始玩“杯子仙”还是“瓶盖子仙”?我不记得了,就当是“杯子仙”吧。

  他们其中一个小弟由于喝得不省人事,在一边睡,没有参加。当他们开始请了以后。杯子仙没有直接在纸上回答问题,而是那个小弟忽然直直的坐起来回答他们。一开始他们以为是那小子开玩笑,吓他们。

  鞍山的朋友就骂那小弟,结果他神情木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几个玩得就吓得就不敢再玩下去了。

  之后他们那几个人先后出事,被抓的抓,鞍山的朋友在加油站被来历不明的人开枪袭击。

  他的原话就是:“子弹打在车上发出怦怦的响声……”

  之后他实在没办法,就去请美国当地的某华人“法师”帮忙。为了验证那个法师的“真实有效”,他跟法师说让他看一下鬼的样貌。

  那大师给他眼睛上抹了一点什么水,叫他闭上眼睛,用一种叶子在他面前一扫,口中念念有词。之前法师还告诉他,他只能在短时间内看到,但注意不能让鬼看到自我,不然小则大病大伤,严重的就是死。

  之后,法师让他睁开眼,他说他真的看见了。跟人差不多,只是自我干自我的事情。

  再之后,法师就给他在作了一场法事。交代他以后千万不要再请什么什么仙了。

  鞍山那个朋友叙述这件事的时候,口气严肃还带点恐惧,弄得那次聚会,大家心里都毛毛的。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三):

  守夜

  我一个朋友为自我老爸守“头七”,也就是守灵7天。期间他觉得无聊,这是他自我的原话。所以他叫一个朋友一齐打牌,晚上十点左右,忽然他女朋友打电话给他,聊了一会,聊天中途他朋友也和那个女朋友说了几句话,之后我朋友觉得聊得可是瘾,就让他女朋友12点到他家来,3个人一齐守夜聊天。

  结果他和他朋友左等右等到了2点都不见他女朋友的身影。他们又不好意思打电话到他女朋友家问,因为实在太晚了。

  第2天,我朋友很生气,打电话质问,结果他女朋友一头雾水,说昨日她根本没打电话给他,因为她要考试,忙着复习,并且爸妈都在家,晚上12点根本不可能出来。

  我朋友心里开始发毛,逼他女朋友发誓没有骗他,那女孩也发誓了。

  可是,那天和他还有他朋友一齐打电话的又究竟是谁?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四):

  神秘的音乐教室

  说个比较恐怖的一件事。

  这是我大学的一个同学,她的高中同学的事情,那个女孩子A是川音的。

  不明白大家听清楚这关系没有,反正就是川音的灵异事件。

  他们那里的一个琴房有点问题。那是一栋老旧木结构楼房,教师仅有白天才敢带着成群结队的学生去那个楼层练琴,而楼尽头的那间是一向锁着的一间教室,而到晚上的时候,这栋楼就不准学生去的了。

  那时侯A刚去川音才大一,有一天她听到楼尽头那间琴房弹着一首月光十分好听,她就走过去想看看是谁在弹,可是门锁着,她感到很奇怪,就从锁孔往里看。

  然后就疯了,休学,不没人明白她看到什么……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五):

  活地葬尸

  这个故事是我妈妈第一个告诉我的,因为她是个不太相信怪力乱神的人,所以觉得她说的比较有可信度。

  事件的主要人物是我外公的堂弟。

  他15岁的时候病故,可是过了几个月后,他的母亲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她儿子说自我要复活了。起初当然不会在意,可是之后连着好多天都做这个同样的梦。开始觉得这件事不简单,于是几个叔叔舅舅就把当时下葬的棺材又挖了出来。

  没想到,棺材里面居然真的有说话声!并且问他什么都能回答出来,详详细细的!

  棺材里的人跟那些叔叔舅舅们说,要抬着他怎样走怎样走,然后才能打开棺木放他出来,可是几个叔叔舅舅都挺害怕没有照着他说的做。

  不出几天,这件事情传开了,很多人觉得希奇从四面八方跑来看。

  之后,那个棺材里的人说那里阳气太重,没法出来了……

  之后听说,当时下葬的那块地是‘活地’,能让人起死回生。所以家里人又换了个地方给他下葬。

  据说这件事情在当年的上海见过报,引起过不小的震动,问问家里的老人也许会明白哦。

  我中学的时候以往把这件事告诉过我同学,一个同学说,有尸体埋在‘活地’的话坟墓上不会长草,要是把死而复活的人从棺材里放出来,必须会变成怪物!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六):

  有两个好朋友,其中小王朋友失踪了,另外还剩一个小莉朋友在生活着!一天晚上小莉朋友在朦胧的睡梦中,突然梦见小王朋友笑着对他说:“好朋友背对背。”然后他就被吓醒了,之后发现他的床底下有一滩水,他便拿了拖把想拖干净,一拖水便立刻成了血,他很奇怪,但还是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天晚上他有做了同样的梦,之后同样被吓醒,发现地下依然还是有一滩水,他便立刻通知警方,警方四处调查后发现他的床底下有一个尸体和他背对着钉在了床板的下头!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七):

  话说一个学校,位于郊外,平时就流传着有关不少奇怪的事情。有一个女生宿舍,有7个女生,平时相安无事,可是有一天,住在下铺的小萍,怎样也睡不着。这一晚又出奇的安静,静得连自我的心跳也听得到。室友们全睡着了,仅有她还在床上发呆,看了一下手表,快2点了。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她这样对自我说着,她仰着脸,突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下沉,住过宿舍的朋友们都明白,挂在床上的那纹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貌。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渐渐地发现像有个东西从蚊帐上头映下来。小萍仔细看看,是一个人脸的样貌从上头浮显出来,并慢慢清晰了,是一个男人的脸,还是对她笑。小萍吓得大叫一声,全宿舍里的人都醒了。大家纷纷问她什么事,她吓得指着床说;“有鬼,”全宿舍的女生都吓坏了,左右看看,什么也没发现。小萍,你在做梦吧。别开玩笑啊,大家还是有点害怕的,可能吧。小萍也搞不清是怎样回事,可能,算了,睡吧。必须是做恶梦了。就这样,大家又回到床了,。这一晚上相安无事。可是从此之后这个石膏一样的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上都出现。搞得这个室的人再也没有睡好觉了。不可能每一晚上都做同一个梦啊,大家决定向学校反应。但有谁信呢?可是教导处的一个人想了想,对

  小萍她们说:“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安守在外面,一有事就叫我们。”

  夜晚来了,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十几个自告大无畏勇的男生守在外面。这么多人,那个鬼还敢来吗不明白谁嘀咕着,

  2点,小萍死死地盯着上头的蚊帐,那个男人脸会来吗?

  一切都安静得很,慢慢地,蚊帐双下沉啦。又来啦。

  那个白色的男人脸一样的盯着小萍笑着,今日还笑得异常明显。

  “来啦”小萍大叫一声,刹那间,所有的人一涌而入,:“哪里,在哪了”

  “他没走,他在那了”奇怪的是,仅有小萍看到。别人却看不到。

  “在哪啊”大家都搞不清楚,在房间左右直看。

  “在窗户那了。在那儿,他要出门了。”大家随着小萍的手一看,可是什么也看不到。

  “那就跟着他吧。”教导主任说

  于是,一大堆人就跟着小萍出了门,小萍看着那张脸,大家看着小萍。

  出一校门,来到一具烂水塘。

  那张脸对小萍笑了笑,就跳了进去。

  “他跳进去了,他跳进去了。不见了”小萍大叫着

  第二天,有关部门来将烂水塘里的水排干了,猜猜发现了什么。

  一具尸体,是个男生,原先,几周前这个大学失踪一个男生,学校和公安四处去找却没有结果,没有想到死在那里了。

  之后证明他就是那个男生。

  人们将这人照片给小萍看,她认出那张白色的脸就是那个人。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八):

  传说在一所小学里,有85间教室,和15间办公室,一共100间房子,可是其中的一间房子无论何时都是上锁的,因为许多年前那间房子里发生过怪事,尽管怪事的资料已经没人记得了

  之后学校招的学生多了,打算新设一间教室,那届的校长是当地有名的无神论者,他看到一间大房子一向被闲置,心里觉得很是可惜,于是就把新教室安排在这所被封了几十年的大房间里,

  这件教室坐着30个学生,16个男生,14个女生,我的叔叔阿名也是那届的学生,阿名说,他们30个学生,多数住校,因为学校在大山里,仅有学校隔壁村的学生才会选择走读,其实住宿费也不是很高,那时的学校住宿费的确比此刻便宜不少,可是那时的宿舍条件也很差,阿名和7个男生合住在一所宿舍内,那所宿舍到了夏天,尤其是夜里,便蚊虫满天飞,并且同舍的寝友不是打牌,就是抽烟,所以阿名经常独自在教室里温习功课到天亮,有一天晚上,阿名在教室里温习,教室里的表已经指向12:00了,阿名突然觉得小腹涨痛,想是要去大解,于是就拿着随身携带的卫生纸像厕所走去,就在他刚刚走出教室的一刻,教室里的灯灭了,整个楼道黑漆漆的一片,阿名觉得很奇怪,他打算去看个究竟,于是独自走进教室,他刚进教室门的时候,脚下一绊,那卷卫生纸也掉在了地上,阿名赶紧毛下腰摸索,最终把卫生纸捡起来了,突然,他发现窗前站着一个人,那人穿这一件白衣服,他看不到那人的表情,他下意识的揉揉眼,松开手,那人已经消失了。

  这时教室的灯又都亮了起来,阿名心里有些发毛,他连灯都没关,径直跑回宿舍去了,他回到宿舍,躺在床上,他的手里还握着那卷卫生纸,阿名惊讶的发现,那卷卫生纸已经松开了,像一条线一样,托了一路,线的另一头一向延伸到宿舍外,而刚刚看到的穿白衣服的人,正在一面倒着卫生纸,一面朝宿舍走来,阿名甚至透过宿舍的窗户,看到了那人的脸,更让阿名感到恐惧的是,那人的嘴里含着一根又长又红的舌头!那个人一边冷笑,一边在窗外转过脸来,他用那下垂的眼球盯着阿名,发出一阵阵阴森的笑,阿名当时完全傻了,他不明白如何是好,而窗外的那个“人”依旧一面倒着地上的纸,一面朝阿名走来,落在地上的纸,仿佛他的轨道一般,他往前走,他绕过窗子,阿名甚至能感觉到他就在门外,而那门也悄无生息的开了

  那个人已经进入宿舍了,继续缓慢的往前走,就在这时,阿名已经意识到,手里拿的哪里是什么卫生纸,而是像布一样的东西,他同时也看到,那个“人”正将那白布一点一点缠回到自我身上,

  就在他快要靠近阿名床位的时候,睡在阿名上铺小章醒了,他仿佛要去厕所,他看到阿名手里的卫生纸,就夺了过来,还骂了一声,“睡觉拿什么卫生纸”,径自朝厕所跑去,那个“人”冷笑着看了阿名一眼,跟着小章跑了出去……阿名打算叫住小章,可是他根本张不开嘴,过了一会,他听到小章的尖叫。

  第二天,人们发现小章死在了厕所里,他被一根白布掉在厕所的屋脊上!阿名来到教室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座位上,放着一卷白色的卫生纸,第二年,那个教室又被封锁了,然而阿名早在教室封锁之前,就转到了别的学校,此刻他在东北的一家化工厂工作,有一年我去他家探亲,他给我讲起这个故事,他说其实很多事都是注定的,比如你命中注定不该死,你就算遇到再大的险也死不了,你命中注定该死,你不遇险也会死,阿名拿出一张出事前的照片,那是他们宿舍8个人的合影,照片里,小章的脖子上栓着一条雪白的绸布。

  真实短篇鬼故事(十九):

  朋友是从菲律宾到加拿大留学,在加拿大念书的时候,和母亲共住一间小房子。朋友的书桌摆放在房间的角落,旁边有一扇窗。朋友是个十分用功的人,但搬进房子后不久,每当他坐在书桌前专心念书时,便感觉到一向有东西轻轻的敲着他的颈子。起初他以为是自我神经过敏,便不太在意,但久而久之,这种感觉便一向存在,只要他一坐在书桌前,就不停的感觉到有东西轻触他的颈子,然而只要一离开书桌,这种感觉便消失无踪。於是他便将这个情形告诉他母亲,他母亲就找了个算命师询问算命师告诉他,有许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能够被照像机所捕捉,於是就叫他下次再有这种感觉时立刻拍张照片,说不定能够解开谜底。朋友半信半疑,回到家后便坐回桌前念书,不一会又感觉到有东西轻轻敲着他的脖子,他的母亲立刻替他拍了张照片,赶紧送去照相馆冲洗。拿到照片时,两人皆吓得脸色发白,照片上在朋友身旁的,是一双悬在空中的脚,原先朋友一向感觉到的,便是上吊自杀的那个人悬在空中的脚,因在空中摆荡而不停的轻触他的颈…

  真实短篇鬼故事(二十):

  在一所学校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学校有一幢女生宿舍楼很旧了,因为住的人不多,所以学校也没整修。这幢楼里有三分之一的房间都空关着。小冰和小乐是刚住进来的新生。第一天晚上深夜她们隐约听到有很凄惨的哭声从走廊传来,以后几天每晚都是这样,听得令人毛骨悚然无法入睡。于是她们就向学姐们说起这件事。开始同学们一口否认有这种事,但经不住小冰和小乐的追问,最终说出原先在这楼里某一间寝室曾有一个女生上吊自杀了。小冰是一个无神论者,一听这话就不信了,她说:“晚上的哭声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今晚我就去拆穿她!”说着她就离开了。胆小的小乐还没反应过来,但学姐们的话并没讲完,之后的话仅有小乐听到了。

  这天晚上小冰和小乐都没睡着,半夜十二点刚过,隐约的哭声又飘来了,咿咿--呀呀--,令人寒毛倒竖。小冰对小乐说:“我们去找找吧。”便拉着小乐寻声走去。小乐早已面如纸色,木木的由小冰牵着走。深夜的宿舍走廊弥漫着鬼魅的气息,几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照着,把她们的身影长长的拖在地上。她们巡着这哭声来到了四楼。这层楼面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着。在那里哭声听起来更凄惨,更恐怖。此刻连小冰也有点害怕了。她们来到一间寝室门前,那里就是传出哭声的地方。这间寝室显然已空关了很久,门上斑驳的旧漆和一些蜘蛛网证明那里好多年没人料理了。

  这时恐怖的哭声突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小冰定了定神,看了一眼发抖的小乐,然后用力推门,可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小乐颤抖的说:“我--我们回去吧,我好--好怕!”小冰根本不听,她发现这扇门的锁是老式的,有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她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她喃喃的说:“怎样尽是一片红色呢?”

  听到这话的小乐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抖的说:“学姐说,那女生吊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小冰,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 上一篇:人生哲理故事
  • 下一篇:短篇公主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