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老,在老与不老的临界点

2019-10-27 20:43:49 | 作者:乐澜 | 点击: | 手机版
怕老,在老与不老的临界点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5132.html

  1.小区后面的广场,每到夜幕降临,便是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孩子们在拖拉机、小汽车、小火车上尽享刺激,乐此不疲;年纪大的,分门别类,陶醉在各自的音乐圈里,跳着各种类型的舞……

  最是好看的,当属那种曳步舞。她们阵容不仅相对庞大,而且多数又是统一穿着运动服,姣好的面容配之丰韵的体形,在熠熠的灯光中,在铿锵欢快的旋律中,神一般的跳动;婀娜多姿的身材,也有着局部的波涛汹涌。

  相形之下,那些要紧不慢的,或者说是东倒西歪的舞姿,便显得有些不耐看了。这样说来,显得写手有点尖酸,有点刻薄——年龄不一样嘛,怎能一把尺子去度量!

  其实,写手也居东倒西歪之列;其实,写手也贪色,把审美聚焦在年轻人身上。

  2.不应该,不应该。

  记得发现头上冒出白发时,心中的那个不服啊,恨不得把理发店的镜子砸个稀巴烂。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好多年了,我的生活观一直很随缘,官场的事,利益上的事,都算看得开的,就是这样,岁月也不饶过我。白发,白发的寓意是什么呢,是你在开始衰老,是你开始步入别人不愿看到或者说不愿接触的群体。

  好在那个女理发师善解人意且擅长劝慰人,说,“你的白发不算早生,人家四十多岁就有呢!”

  渐渐地,不再把白发早生放心里了,尽管身体仍在走下坡路,但时不时又关注一下养生,甚至努力一把,把几天闭门静坐。效果呢,既然未有持之以恒,当然微小。更有甚者,有次吃饭,一个小青年问我,“你老有60几呀?”天啦,我先是惊愕,继而羞惭,我才57岁啊,我真的那么老么?

  怕老,在老与不老的临界点。“怕”字没有丝毫夸张。

  3.跨过60岁的门槛,似乎不再怕老了,但取而代之的是怕早衰。这个期间,常常注意比自己年龄大的状况如何,常常注意身体上的点滴变化,甚至常常注意自己的性能力。

  这个时候,很注意衣着的搭配,对待色彩与款式,采取的是严格审查的眼光;这个时候,很注意身板的挺拔度,疲态之下,更是不愿显露于人。毕竟,给人以衰老的映象不是好事,对方反馈于你的必然是不利于身心的信息。

  抛开这些顾虑吗?去人群中吹牛?去东南西北风中鏖战?不行,那些圈子,人性丑陋的一面极容易冒出来,别自讨不快,别让孤独被热闹冷落。

  “不能把一生过成一天,要让每一天都有新鲜感。”一个朋友在推荐我去社区的茶社和瑜伽处所主讲国学时,平和而慎重地对我说。

  我有些彷徨了,端起酒杯敬过去且笑而直言:“我哪能跟你比呀,不说你有良好的造诣和性格,仅凭你具有中医师与心理咨询的双重身份,便能堂堂正正出入大庭广众之间,况且,我还不具备你那温文尔雅娓娓道来的风范。

  一旁吃饭的妻子,瞪着两眼对朋友说,“是的,你能让他参加的尽量带他去。他又不会撒谎,总让人叫去打牌,打完又叫不舒服。”

  “没事,人哪有完人。气氛都很好,就当咵天。”朋友看出了我的心思,接着打气。

  看看妻子,再看看他,从他的沉静中,我悟到了他的诚恳。

  这些年来,他的生活是自律而充实的,虽然退休五载,但未得一日清闲,每个星期日程排满,足迹遍及武汉三镇。按说,他也毫无令人钦羡的帅哥容颜,也有无法抗拒对美的欣赏和需求,但他自然地把爱好与擅长融入生活,融入那些美丽动人的女性之中,并且高兴地去引导美,创造美,说明了他的修为是远远在我之上的。

  好吧,听你的。就在那个午后的暖阳下,就在那个微醺的时刻,我彻底抛开了老与不老、衰与不衰、美与不美之思绪,就听他对那些朋友一一介绍。

  乐澜,男,湖北武汉黄陂供电公司,中国电力作协会员。在地市级以上刊物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百余篇,诗歌“党啊,我为你摘下漫天星”获原电力部华中片五省一市征文一等奖;散文“惟淡淡的思念与期盼,才是人的生命线”获“中国散文网”征文赛一等奖;长篇通讯“活跃在省内外微波通讯上的一支轻骑,”被原电力部文协评为二等奖。

  • 上一篇:霜降杜梨红
  • 下一篇:落花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