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母亲

2019-12-30 14:26:08 | 作者:陈秀红 | 点击: | 手机版
致母亲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6280.html

  随着母亲生日的来临,对母亲的思念越发之沉重了。

  “她在遥望远方的天边,为我向苍天祈福祝愿,梦中妈妈的脸,在为我挂牵……”《梦中的额吉》一遍又一遍让我久久的不能平复,任泪水流淌,提笔落墨于纸笺写下我二百多个日日夜夜对母亲的思念。

致母亲

  行走在路上,经过的人中若碰上上了年纪的老太太,都会情不自禁地和她聊几句,甚至想抚摸她的皱纹,就如同和母亲亲昵一样,思念真的是一种病!

  每晚都希望您能进入我的梦里,让我感知您手里的热度从头到脚。如若有可能,我多希望再变回幼儿,而我绝不再这样让您为我操心!也是在多少次从睡梦中醒来都怀疑:我怎么就成了没妈的孩子了?

  在思念中、悲痛里愕然回首,才发现既使天人永隔我的血液里奔腾的都是您爱的延续。叫我如何不想您……

  我的性格是受母亲影响最大的一个。母亲对生活的隐忍和对家庭的委屈求全,都没有让她产生对生活的抱怨,始终坚定的相信摆脱贫困,只有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干!干!干!那是她为母则刚的一种责任感在心底所激发的力量!

  人穷志不穷,少说话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做事的那种处事风格,直到暮年心态平和放宽一切,子孙满堂承欢膝下的日子,这是多么智慧的生活的感悟啊!

  有多少次我曾凶她吼她,虽过后也曾后悔,但母亲却当做什么事也未曾发生,对我依旧,还做热乎的面汤给我。原来母亲的角色是我们做儿女最真实最本色还原在她面前,不用考虑后果,也正因如此更加的肆无忌惮。

  我知道死亡是一个必然来临的日子,每个人都无法逃避。

  我知道生老病死亦是世间常态,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我知道死亡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结束,它是一扇门或一堵墙或是浩瀚的银河系,穿过这里,从此进入跟你不在同一空间的另一个层面!

  但你还是在那猝不及防的刹那,我们母女的缘分从此隔山隔水隔两界!慈爱目光中的牵绊,从此掩埋在光影的长河……

  注视她!抚摸她!陪伴她!每分每秒,因为你要铭记母亲此生此世最后的容颜!

  突然间想你,在某一天的某一时刻或抬头或低头或转身或一首歌或一句话,是那种就想紧紧的抱着你,触摸到你的想念;是那种明明在我身后说话可一转身却看不见你,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感觉你的呼吸、你的目光……而所有的一切,只能靠回忆,回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回忆她的只言片语,但惭愧的是这回忆的片段少之又少,这才是你的绝望!

  公元2020年1月1日是母亲的生日,我曾对您说过每年的生日,我都会唱那首《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

  我知道母亲,您一定听得到!

  “在天的哪方或地的哪角,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我亲爱的妈妈,把这句话送给您!!

  母亲,原来我是这样想您、这样的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