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在,有爱来

2020-01-16 13:54:46 | 作者:木棉·流年 | 点击: | 手机版
有家在,有爱来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6560.html

  我又一次站在了那条小巷子前。巷子曲曲直直的,沿着巷子往里走,越走越深,我感觉自己变小了,撒开腿跑了几步,仿佛越来越远了。外公远远地看见我,迎上来,“丫头,去吃柿子,刚从树上摘下来的,都熟透了。”我咧开嘴笑了,扑向外公,外公早已将剥开皮的柿子送到了我嘴边。一口又一口,满嘴的甜蜜,头埋着,脸上都是柿子泥。外公熟练地用袖口替我擦了擦。吃完了,一转身,我就没了。外公笑着对妈妈说:“你丫头又溜了。”

有家在,有爱来

  我去屋后头小妹家玩去了,小妹长我四岁,已经上小学了。她总能带回家许多新奇的玩意儿。多是从学校门口买来的。她戴在头上的那对蝴蝶夹子,一闪一闪的,给我玩了玩,还没到家,我就嚷嚷着要。老太连连答应,蹒跚着走来,从兜里摸出一个纸包,颤悠悠的拿出一张五毛的纸币,要小妹给我也带一对。当我得知,明天,我就多了一对闪闪发光的蝴蝶夹子时,便乐不可支了。

  “凤糖糕,卖凤糖糕啊!”远远地,吆喝声来了,蹲在路边看蚂蚁的我,一跃而起,追着那个卖凤糖糕的身影,拉着妈妈,要买凤糖糕。妈妈刮着我的鼻子:“小馋猫,吃完了长大要好好学习。”便大喊,“买凤糖糕啊。”那个卖糕的人就来了。妈妈给了卖糕的人两元硬币,卖糕的人,掀开罩布,熟练地切下一块,用小秤一称就好了。还在摊前,一口糕已经到了我的嘴里。卖糕人,继续吆喝着,又走了。

  傍晚时分,妈妈生起了小炭炉,青烟随着风飘散,我开始揉眼睛,妈妈忙道:“让开让开,别呛着。”而我,顾不得青烟,忙着拿着扇子要扇炉子。趁妈妈一不留神,又往蜂窝煤孔中,加了一根枯树枝,眼看着火苗窜了上来,我又跳又叫,又想继续捣鼓。妈妈要炒菜,忙拿着个空瓶,从厨房小桌上数了十八个一毛的硬币,打发我去铺子打酒去了。

  我一直在玩,一直在玩,忽然那个巷子凭空消失了。我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我在梦里回到了童年的家。

  外公早已不在了,小巷子也拆掉了,老太更是先去了,妈妈的头上布满了银丝,她已光荣的退休了。路上没有卖凤糖糕的吆喝声了,小妹也嫁人生子了。炭炉早已退居二线,不知隐藏到哪个角落了。而我,搬到了单元楼,做起了楼上小姐,安安心心做我的事去了。

有家在,有爱来

  我走在路上,做煎饼的小车停在路边,远远地,听到一个孩子嚷着要吃煎饼,他妈妈骑着电动车过来,做了一个饼,孩子妈妈问道:“多少钱?”“八块。”小贩答。“这么贵。”孩子妈嘟囔着,还是付了钱。和我妈不同的是,她是微信扫的码。

  我去逛超市,意外的发现超市货架上放着柿子,两块八一斤,红彤彤的,煞是诱人。我摸了摸柿子,想到那个喂我吃柿子的外公早已不在了,叹了口气,走开了。斯人已去,柿子是再也没味了吧。

  住在居民楼里,家里用上了天然气,妈妈再也不生炭炉了,没有烟呛着了,她不流泪了,我也不会抢着扇扇子了,我还是会去买酒,只不过,是去了超市,不再打散酒,而是从货架上,拎了一桶粮酒,盘算着能用好多日子。去柜台,扫了支付宝,骑着电动车快速离去。生活就是这么便捷。

  有时候,我还会想到自己,在外公自建的房子前看蚂蚁的日子。那时候天高云淡,我也无忧无虑,每天尽情的玩耍,度过我那自在的童年。如今,小区里都是水泥地,孩子们是不会玩蚂蚁了,而是背上了书包,去各种早教班。小小年纪戴上了厚厚的眼镜,肩上担起了成年人的希望,好好学习,出人头地。“妈妈,我想和小朋友一起玩会儿再回家,你就让我玩会儿吧。”偶尔有小朋友赖在广场上,想再玩会儿。她的妈妈一定会耐心又严肃地说:“乖,咱们回家,你还有钢琴要弹,英语要读,我们每天都要完成学习任务。”

  他们自然是不知道还有散酒打,也不会去打酒。更没有听说,那个卖凤糖糕人的故事。

  周末,我去早餐店,要了一个鲜肉包,“五块钱。”老板熟门熟路的给我装好了包子。我递上一张纸币,老板笑着收下,自言自语道:“现在用现金的人是不多了。”而我,拿好包子,从包子店台阶往下走,像小时候一样跳了几步,却发现没有以前灵活了。心里暗暗的想:现在,是没有一块钱四个的狗不理包子了。

  可不是嘛,社会进步了,经济发达了,日子是越过越滋润了。我的童年不复存在了。但只要家在,爱也会来。

Tags: 有家在

  • 上一篇: 写给老婆的情书
  • 下一篇:随笔|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