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姥姥家过年

2020-02-24 15:43:08 | 作者:凌纪元 | 点击: | 手机版
去姥姥家过年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6683.html

  1977年我们家和姥姥家隔着一条黄河,我们家在黄河南洛阳伊川县郭家街,姥姥家在黄河北新乡汲县(现在是卫辉市)马市街。我印象中的姥姥夏天一袭白纺绸老式服饰,颇有仙风道骨范,慈祥、善良、坚强、勤劳、乐观、整洁的姥姥是我崇敬的偶像!听母亲多次说:“我和三姐出生百天后,因父母亲上班没办法照顾我们,都送到姥姥家,姥姥将我们抚养到2岁,才送回父母亲身边”。我父亲1968年去世,母亲含辛茹苦养育我们兄弟姐妹七人,操劳成疾高血压后遗症半身不遂,不能回去看望姥姥。那年春节前,母亲问我:“想去姥姥家过年吗”,我说:“想啊”。母亲千叮咛万嘱咐我说:”给你姥姥带的钱藏好,初一早上一定替她给姥姥磕头拜年,到亲戚家吃饭时,记着不能将菜盘里的菜吃光,要留点看盘的菜“。除夕那天早上我在伊川县汽车站赶首班客车,从洛阳火车站乘火车去汲县。

去姥姥家过年

  洛阳距汲县200多公里,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首次出远门乘火车,当年火车时速大约40多公里。火车通过黄河大桥时,我第一次看到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一条弯弯曲曲奔腾不息黄色大河映入眼帘,那兴奋、激动的心情现在想起仿佛历历在目。那些年乘火车的人很少,也没有春运一说,车厢里边人不多。到汲县火车站已经是晚上了,随着人流出火车站后,一路打听马市街怎么走。到姥姥家已经是半夜了,敲门叫起姥姥,姥姥看到我嘘寒问暖,掀开炉火烧热了睡觉用暖锡壶,让我烫脚后赶快歇息睡觉。

去姥姥家过年

  初一早上,我先给姥姥磕头拜了年,放了姥姥早已买好的鞭炮。在姥姥家大杂院转了转,院子后门直通护城河,黄河北冬天要比黄河南冷的多,我看见不少人在护城河上舒畅地溜着冰,几个少年兴高采烈地在冰上放炮仗。我从护城河边回来后,和那年已经77岁高龄的姥姥一起包了饺子,饺子馅是姥姥前一天盘好的猪肉萝卜馅。刚吃完饭,姥姥家狭长院子里热闹起来,姥姥在院子里属于年长高寿人,给姥姥拜年的街坊邻居,络绎不绝,姥姥给每位上门拜年人都发了2角压岁钱。我大姨、小姨家的表弟、表妹们来给姥姥拜年后,将我带到大姨家。和表弟、表妹们经下街到大姨新工房家,路上一段青石板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久经风霜雪雨磨砺每块石板泛着锃光瓦亮黛墨色,一条街道如果铺有青石板,象征着这条街道历史悠久。(汲县设置于西汉高祖二年,至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穿越一个城门洞口,走不远到大姨家。给大姨,姨夫拜了年,中午大姨做了过年吃的烩菜,红烧肉、肉丸子、皮渣、豆腐、海带、白菜、萝卜,烩菜精致好吃,还有媲美”道口烧鸡”的汲县下街烧鸡,大姨将鸡腿让我吃,我给了最小的表弟,喝的纯糯米汤,香甜糯糯味道记忆犹新。到小姨家给小姨、姨夫拜了年,小姨和我说话,表妹过来说:“大哥,我爸在给你做好吃的”。那时,家家厨房都是设在门外走廊里,小姨家刚好在筒子楼楼头,我看到小姨夫在蜂窝煤炉上忙着,小姨夫做了炒肉丝、炖鸡块、烩豆腐、醋溜白菜,虾皮粉条汤,白面馍,在物质匮乏岁月,这四菜一汤是招待客人的最高水平,让我啥时候想起来,心里都被浓浓亲情感动着。

去姥姥家过年

  在汲县几天,和姥姥唠嗑、畅叙思念之情。同表弟、表妹们逛了县百货公司大楼,参观了“千古忠臣比干庙”。那时,比干庙有些破败,环境卫生更差,大殿前后碎砖烂瓦堆积满地,庙前石碑残缺斑驳不全,文字勉强辩识能看。据说现在整修一新呈现出金壁辉煌面貌,是纪念千古忠臣比干和林姓宗族的一方净土,卫辉市重要旅游景点。

去姥姥家过年

  大姨家三男一女孩、小姨家一男三女孩,我们在汲县马市街十字路口的照相馆合了影,此合影成了我和两个姨家兄弟姐妹珍贵的留影。怀着对姥姥、大姨家、小姨家亲人们无尽的眷恋,依依不舍返程回来了,这是我在姥姥家过的一次,充满温暖亲情难忘的春节。

  文章创作者:凌纪元

  欣赏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读书状态。

  向往从容、简单、平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人生境界。

  退休后,拣起笔在大河报茶坊版、大河健康报作品版,发20余篇散文

  • 上一篇:只要你能回来
  • 下一篇:写给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