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山丁子

2020-02-28 09:44:13 | 作者:吴树森 | 点击: | 手机版
春华秋实山丁子https://www.sengzan.com/sanwensuibi/6791.html

  小时候,在那个全国都贫穷的年代,在我的出生地——内蒙古呼伦贝尔北部山区,由于冬长夏短,气候寒冷,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缺少粮食和蔬菜,也很难吃到水果,我们所见到的也就是苹果、梨和沙果等廖廖无几的几样水果了,西瓜、香蕉、葡萄只有在画书上看到,夏季的黄瓜、萝卜算是我们常吃的新鲜“水果”了。由于缺少水果,每年夏季山上、山下、河流旁生长的野生山果就是我们得天独厚的水果了。这些野果中,最值得我留念的是那最不显眼的小小的山丁子。受气候因素影响,这里的植物生长期很短,野生山果也长的很小,山丁子个头最大的约有一厘米,和大苹果比起来,显的很“袖珍”,也就相当于苹果的仔了,和当地其它野生山果比起来,也属于“弱势群体”。山丁子果呈圆形,它的头下长着一个约有一寸长的细细小把,采摘和品尝时都很方便,也许它的形状就象钉子,人们就形象把它称为“山丁子”了。在我十岁时那个冬季,离开了美丽的呼伦贝尔,站在汽车上望着公路两旁这些野生果树,想着以后能不能再吃上这些宝贝呢。还好,由于有着同样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在大兴安岭同样生长着这些我所喜爱的野生山果。在山城加格达奇,外进的南方水果多了,但我们小伙伴们还是愿去采摘野生山果,享受大自然的快乐。

春华秋实山丁子

  民以食为天,正因为我们是类人猿的后代,和动物具有同样的本能。森林和草原是我们的家园,是山里人的生命之源。在慢长的冬季里,我们盼望着春天,等待着夏天,期盼着果实快快成熟。当春天来了,白雪变成涓涓溪水,从春暖花开的5月,到金秋硕果的9月,大兴安岭草丛和树上生长着各种野生山果,最有名的就是高粮果、都柿、牙格达、榛子、稠李子和山丁子,一个个口味不同,但口感极好。这些不起眼的野生山果无论是体型和产量都比不上南方的水果,但都是我们山里人特别是孩子们的最爱,是大自然对我们最好的馈赠。野生果林地是我们童年的乐园,放学之后,小伙伴们钻进山林像一群欢快的小鸟在林中来回疯跑,采食自己喜欢的野生果实。对我们来说,如果没吃上这些野生山果,就算是白过了一个夏季,这个夏季就会显得乏味无趣。正是有了这些朴实无华、营养丰富的野生山果,不仅给我们呼伦贝尔和大兴安岭山里的孩子带来欢悦,也能为我们充饥,伴随我们成长。大冰雪,大森林,赋予了我们大山般的品性,凝结成了一种“大兴安岭精神”。正是对野生山果的崇爱,才有了今天我们大兴安岭人自己的节日——“蓝莓节”。而漠河人更是知恩图报,无论是有组织的,还是自发的,情有独钟地在河沿、街道和巷道两旁,或自家院门口、房前屋后栽植了山丁子树。春夏,无数棵洁白的山丁子花盛开,秋冬,红果满树,它不仅成为北极漠河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市花”。

  大兴安岭有很多树种,但开花最多、最旺盛就是那繁花似锦的山丁子树了。在层峦叠嶂的兴安岭,每个山谷中,每条河流旁,都生长着山丁子树。由于繁殖容易,生长茂盛,耐寒力强,成为园林、庭院绿化的重要观赏树种。六一前后,忽如一夜春风来,山丁子树鲜花盛开,棵棵山丁子树都被长满树枝的花朵笼罩着,象一个大大的花冠,远远望去,好似朵朵白云飘落在森林、草地。走进林中,疑似树上结满了一层绵絮,数不清的花瓣只能用千朵万朵来形容了。整个树上花白如雪,格外芳香,给人一种圣洁的感觉,那美丽的样子,令人赏心悦目,难以忘怀。冬季的大兴安岭,雪花纷飞,也许正是冬季洁白的雪花把夏季的山丁树染成了雪白。历经了冰雪的山丁子树,它把山川之灵气、冰雪之本色集于一身,凝结成一种超凡脱俗的自然之美置于天地之间。山丁子花之美,美的令人陶醉,美的令人窒息。曾有人写下这样赞美山丁子花开的诗句:

  山丁子花开,

  开的雪一样洁白,

  在乍暖还寒的初春,

  迎着料峭的寒意,

  独自在风中枝头跳跃;

  山丁子花开,

  开的雪一样洁白,

  在茫无边际的荒原上,

  期待着暖风抚绿大地,

  生命盎然的印满枝头;

  山丁子花开,

  开的雪一样洁白

  开在汩汩的松花江畔,

  开在堤坝外的原野里,

  开在勤劳人的心坎上;

  山丁子花开,

  开的雪一样洁白,

  开的满山遍野,

  开的堆满枝叉,

  开的生命音符跳动起来!

  山丁子树是大兴安岭最高的果树。与别的野生山果相比,山丁子果熟可谓是姗姗来迟。山丁子花期大约半个月左右,当果实初长成的时候,呈绿色或浅黄色。在果粒还没有熟透时,如果着急采摘,吃到嘴里,会是又酸又涩。山里人自有好办法,先是把山丁子蒸熟,再拌上白糖,吃起来就像是海棠水果罐头,但这味道,和熟透的山丁子相比,还是差远了。

  要想吃到完全成熟的山丁子,必须要有耐性。漠河的夏季昼长夜短,日照时间长,给予山丁子充分的哺育,而昼夜温差大,又练就了山丁子的抗寒能力。春华秋实,到了九月,霜冻袭来,万物停止生长,其它的野生果早已过季脱落,只有小小的山丁子在树上威武不屈,傲视寒风,媚凝冰雪,经久不落。当层林尽染的“五花山”形成后,山丁子开始变红了,树叶迟迟不肯落下,护围着身下的果实,像是母亲保护着自己的孩子。凡是植物果实都是经不起霜冻,几乎所有的水果被冰霜打后都不好吃,都会暗然失色,唯有山丁子与众不同,独具风采,寒霜来的越重,山丁子越熟,越增色。当山丁子完全熟透、红透时,树叶完成了它的使命,飞杨落下,把最精彩的一幕留给了果实。你会看到这时的山丁子“宁可枝头抱香死,不随黄叶舞秋风”,三、五成群簇拥在一起,布满枝头。山丁子树最终变成一棵棵“红树”了,在阳光的照射下,果实晶莹剔透,像是给树上挂满了“红珍珠”,赛似江南的红杜鹃。更叫人惊奇的是,寒冬里一场降雪不期而至,树枝及果实上覆盖一层厚厚的白雪,在白雪的衬托下,山丁子如梅花绽放,在白里透红的景色里,无不令人感到心醉,此时,当你走进山丁子树林中,一定会流涟忘返,不忍心离去。

  小小的山丁子啊,又像是冬季里出嫁时的新娘,红衣映雪,羞色无语,而又光彩照人。唐朝诗人王维曾借咏物而寄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而我们的山丁子不就是让人相思的“北国红豆”吗?两处相思,一样愁绪,但有了北国的山丁子,南方的红豆不会再有那千年的“单相思”了吧!

  今年国庆期间,天格外的蓝,我来到城区外一片片茂盛的山丁子树下,给这些“红衣新娘”再次拍下了玉照。透过红红的山丁子树向蓝天望去,山丁子果在天幕下成了光闪闪、亮晶晶的小星星。它就像跳动的生命音符,在风霜雪雨中生生不息,坚守着自己的家园。这普普通通的山丁子,来自于大自然的恩赐,又感恩回报自然,在每个收获季节里都为美丽的大兴安岭增色添彩。

  在沉醉中仿佛看到诱人的山丁子在向我招手微笑,犹如梦一样回到了童年时光,矜持掩饰的心终于经不住诱惑,像齐天孙大圣进了蟠桃园,情不自禁地采摘起来。这就是大山留给我们最后的果实,又红又软又甜,真是诱人,含在嘴里细细品尝,有一种甜酸交织的美味,舍不得咽下。在我“吃出汗”时候,发现不远处有几支小鸟在树上一下一下衔着山丁子果,它们随心所欲吃着,并不时看我一眼,它们是在笑我笨拙的手,还是怨我贪吃了它们的食物,还是愿意与我一起分享?我终于明白,这满城的山丁子不仅是我的最爱,更是这些鸟儿越冬的美食呀!

  人类,植物,动物,都是地球上最美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