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落梨花

2020-04-08 19:12:45 | 作者:贺智林 | 点击: | 手机版
院落梨花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11362.html

  大约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母亲在自家门前庭院里种下了三棵鸭梨树。如今,这三棵鸭梨树长的很是不成样子。虽是枝繁叶茂,但只见梨花不见果;因为母亲也有十来年未照料过它们了,从不修剪任由梨树自由生长,这其中的原由也许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院落梨花

  小时候,我是母亲的“跟屁虫”,不管母亲走哪,我总是跟着她,寸步不离。为此也么少挨过她的批评,记得有一次,村里来了个拿米换梨和苹果的“商人”,说是商人,说白了就是个倒卖吃喝的“精明人”罢了。我馋的闹着母亲非要吃梨吃苹果不可,说实话那时候农民的日子过的确实很“稀荒”,母亲说:“今年老天爷好不容易给咱赏了一次脸,秋收了一点粮食,换那些个做什么,吃那个能顶吃粮食窝窝头饱!”但在我的无理闹腾下母亲还是给我换了梨和苹果吃,记得那个味道真甜!在一次临村“赶庙会”的集市上母亲慷慨地买了三株梨树苗,大概就是因为我爱吃梨的原由吧!回来后,我和母亲一起在自家门前的小院里种下这三株幼小的梨苗;我每天给它们浇水、施肥…每天悉心照料着它们,盼望着等它们长大后我能吃上香甜可口的果实。

  一晃几年过去了,随着农村人进城的打工热潮来袭,母亲也随父亲来到了城里生活,在城里靠打零工维持生计,我是在上高中的时候才进城读书的,我不喜欢城市的喧嚣和浮躁,所以一直跟着外婆住在乡下。说起我的外婆,首先让我想起的就是她那“吃烟”的动作神情,从我记事起就见外婆喜欢抽烟,尤其是小时候她常常来到我家,老是蹲在那三棵梨树底下,嘴里晗着水烟壶,吸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有时候也坐在门口的石板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奢侈的叼根旱烟,我总是想不明白外婆为什么老爱抽烟,毕竟她是个女人,女人抽烟有股让人说不清楚的感觉。总之,外婆是对我有恩的,小学到中学我一直住在外婆家,直到要上高中了,乡镇里么办法上学了我才随母亲来到了城里,在城里我也时常怀念以前在乡下的生活!

  生命,总是在不断的轮回着,两年前外婆走了,听舅舅说外婆是得“肺癌”走的,也许就是因为烟在肺里“做怪了”吧!走的时候母亲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当时也很难过,很是能理解母亲的心。

院落梨花

  时令又到清明时节了,今年我随母亲祭拜完“外婆”后,随后来到自己的农村老家,远远的看到,满院的梨花早已盛开枝头,洁白色的外花瓣诱惑着粉色的内蕊,再加上院内杂草丛生,显得这梨花高贵典雅了许多。因为梨树常年未修剪的原因,许多梨树枝都已经长到屋顶,升到窗户内了,本来就小的的院落竟处处是梨花美景!我好奇的问母亲:“为什么不修剪它们呢?”母亲沉思了会说:“不必修剪了,长大了就该让它们自由生长,像你一样,不要老跟着我了……!”说罢,母亲还是望着满院的梨花发呆,我知道她又想起外婆,何尝不是呢?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次清明节前后总会下几场淋漓的春雨,我想今年也不例外吧,到时候,这雨打梨花的伤感景象,我估计是见不着了。因为我们终究还要回到城市里去,也许,等春雨来临之前总会刮起点春风吧,到时候这“院落梨花”的实景,也只能“保福”路上行人了。

  作者:贺智林

Tags: 梨花

  • 上一篇: 我的家乡
  • 下一篇:凤城的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