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会写诗了!

2020-05-12 15:52:13 | 作者:闲话少说 | 点击: | 手机版
我也会写诗了!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14437.html

  长期以来,我都不愿与文化人玩儿,自卑。因为他们能背出很多诗,而且提笔就能作诗。我呢,不仅不会作诗,而且基本不读诗。

  刚能完整读完一篇文章并勉强学会造句时,语文老师就告诉我们,诗歌是文学女神桂冠上璀璨的明珠,就象陈景润研究的那什么猜想在数学领域的地位一样,所以诗写得很好的那个英国的拜伦,就被称作桂冠诗人。后来,又一鳞半爪地接触了一些诗歌理论,更加明白写诗不易,绝非凡人可以染指,如我这样的愚人,更是没有写诗和品诗的慧根。于是,就对诗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敬畏,从不敢动学写诗之念

  当然,说基本不读诗,并非全然不读诗,偶尔还是读读古诗。因为觉得古诗好象没有现在的诗人们说得那样神乎其神,比如“床明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桃花潭水深千尽,不及汪伦送我情”以及什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等等诗句,好象与现在的大白话,顺口溜差不多,直白,浅显,好读易记,而且也不难理解,即使如我这种脑子里没有什么词藻且笨嘴拙舌之人,虽不能准确对其言传,似乎也还能基本意会。

  因此,我说的不怎么读诗,主要是不读现代诗。尽管现代诗坛前所未有的繁荣,名家大腕多如牛毛,但不好意思地是,我没有记住一首完整的现代诗。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因为和很多人一样,我其实也想附庸一点风雅,做一个有点内涵和品质的人,而且总想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文人”。在这个文明如此灿烂,人人追求艺术的生活的时代,不会写诗,尤其是不会读诗论诗,已经十分丢人,还岂敢学做文化人!

  但我实在读不了当下诗人们呕心沥血写出来的诗。没有名气的诗人的诗,多数好象能勉强读懂,但又觉得不怎么象诗,而更象把一句句本来就不怎么漂亮的句子,生生掰成几截,分行而写,读起来象结巴说话,意思既不连贯,喉头也难受得紧。更让我羞愧的是,对这类诗,原以为基本理解了其中的意思,因为从字面上看,那意思实在应该十分明了,但偶尔打耳边风听作者或行家讨论,才知道自己多么肤浅,根本没有领会到其中的精义!原来那些直白的诗句里,竟然蕴藏着那么深邃的思想、丰富的意境以及闻所未闻的艺术元素、文化元素和时代元素。更无法想象这些表面看来与人没半点关系的诗句里,还深藏着对人性善恶的揭露、批判以及颂扬,有着直抵人心的无穷力量

  至于有名气的诗人的诗,则多数完全读不懂,比如余秀华等诗人的诗。有段时间,为了摘掉“诗歌白痴”的帽子,特意找来几本近年来突然异军突起的著名诗人的诗集,而且专挑其声名最响的代表作潜心研读,但无论怎么用心体悟,都始终是一头雾水,打破脑袋也悟不出其中的意思,怎么品也品不出其中据说什么滋味都有的诗味。“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这个传之千年的读书方法,看来也并非真理。但我明白,不是这些诗不好,只怪自己太浅薄。或许正是因为这些诗写得太好了,才让一般人无法接近,据说古时也有大腕诗人说过,真正的好诗是很难让人读懂的,就象真正的爱情难以说清楚一样。这样一想,过去一直推崇备至的好诗,如“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之类实在不能算诗。

  这件事一直让我很苦恼,也让我越来越对自己失去信心,甚至到了自己看不起自己的程度。大家都说好的诗,怎么自己就看不懂呢?我虽不聪敏,却比较执着,总想使自己成为一个懂诗之人,于是又找来一些诗歌评论家的评论文章,以期在其导引下走进诗歌的大门。读原诗,再看评论文章,反过来再读原诗,如此几经反复,但无论我怎么远看近看,高看低看,一个字一个字拆开来看,跳出字面意思看,透过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子的缝隙看,都始终无法领略到评论家们揭示的美得一塌糊涂的诗歌内在之美,更无从谈及从中汲取艺术的力量,人性的力量,真理的力量,感受到其悲天悯人的无穷大爱和慈悲……

  这下,我算是彻底绝望和死心了。我告诉自己,既然此生与诗无缘,那就不再读诗了吧,实在想附庸一下风雅,就偶尔看看《唐诗三百首》吧。

  此念一生,其后很长时间不读今人之诗。谁曾想到,昨天,就在昨天,我竟动了写诗的念头!也许是上天慈悲,让我偶遇了一高人,一语渡人,为我指点了迷津。他说,要会读诗,就要先学写诗。就象美食家怎么也会自己整几个菜吧,否则如何谈论美食?再打个比方吧,一个人连句都不会造,怎么指望能欣赏别人的文章?想想,的确。

  接着,他又说,其实写诗并不难,想几个怪异的句子,裁成几段就行了,不需要非要表达出什么明白的意思,越模糊越好,越难解越好,自己都不明白就更好。诗有千解么!如果达不到这个水平,就先写一段话,然后把每句话分行再写出来,也成!

  按照他的指点,我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写一首诗。晚上站在阳台上,连抽了三根烟,仰首死死盯了一会儿天上那轮如鱼眼一样白的月亮,酝酿着如何写我平生第一首诗。写什么呢?月亮那样白,而且我于现代诗也一穷二白,那就写首《白》吧。于是急忙走进书房,打开电脑,用二号字体在屏幕上打了一个大大的“白”字,略一沉吟,就一行行地写起来,真个是文不加点,一气呵成:

  今夜的月亮如

  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冷脸对我嘲笑

  拉扯着我回到

  二十年前的

  秋天那个秋天

  我的初恋,着一袭长裙

  那裙啊,正是鱼眼

  一样的白,月亮一样的白

  那白呵,注定了

  所谓爱,其实只是一曲

  苍凉的挽歌

  从此,我血管里的血

  就变成了白色

  为了伟大的爱情呵

  此生

  我一脸苍白

  和我的泪

  一个颜色

  写完,自己默默诵读了两遍,竟然非常满意,心想这诗写得真不错!写诗哪象过去想象的那么玄乎!怪不得俗话说艺隔一张纸,只要那纸一经捅破,所有疑惑都会瞬间恍然大悟,眼前立刻别有洞天。果然!

  正当我准备读第三遍的时候,只听见老婆一声大吼:这么晚了,还神神叨叨的,不挺尸?

  此时我还依然停留在写诗的兴奋里,便用诗一般的语言和呤诗一般的节奏回答道:

  还早哪

  这么早

  怎睡得着?

Tags: 写诗

  • 上一篇: 母亲的烤馍片
  • 下一篇:打法与擂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