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法与擂茶

2020-05-14 16:53:10 | 作者:叶国建 | 点击: | 手机版
打法与擂茶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14648.html

  虽说是离开生我养我的故乡已经整整50年了,但是那熟悉的故乡乡音依然记忆犹新。

  就说说北方人说的唠嗑、侃大山吧——,即人们平时所说的聊天,在我的家乡陆河,便被称之为“打法”。但凡无论是在乡间,还是在地头,只要是有三五成群的人一旦“打法”起来,喝擂茶是少不了的一道风景。然而,从古至今谁也弄不清楚是因为打法而喝擂茶,还是因为喝擂茶而打法。

打法与擂茶

  成立已逾而立之年的陆河县,指的是1988年从原陆丰县拆分出来的陆河县,现属广东省汕尾市管辖。这是一个最为年轻的“客家县”,也是海陆丰地区唯一讲客家话的县区。著名作家蒋子龙曾著文说陆河:“凡人皆有五官,所谓漂亮与否很大程度取决于搭配。胜地美景也如此。有陆地与河流不算稀奇,陆与河搭配奇绝,就有了惊人魅力。粤东一客家山城,索性就以“陆河”命名。其陆是河的源,而河是陆的脉;陆是河的精魂,河是陆的浪漫;陆是河的筋骨,河是陆的肌肤……“。

  陆河民风淳朴,邻里和睦。无论你走到哪里,路过谁的家门口,主人一定会叫你到家里“食茶”——吃擂茶,而当你一坐下来,主人则会跟你一边“打法”,一边擂茶。

  “领了牛头就要煮烂”。这就是我孩童时候从大人们的“打法”中听来的。

  在乡下杀牛,师傅们虽然做不到“庖丁解牛”那样子,但对牛肉、牛蹄、牛排的处理毕竟容易些,而要处理那巨大的牛头就比较麻烦了。既然领了人家的牛头(任务),就一定要煮烂给人家(完成任务)。

  素来讲究家教的客家人家就是如此这般地在打法中告诉后辈们做人要实实在在,不玩假,敢负责,敢担当。

  说起擂茶,诗人汪曾祺在游玩湖南时的《湘行二记》中曾记录了他自己吃武陵擂茶的经历。

  他说:“此来一半为擂茶,没想到下车后第一个节目便是吃擂茶,当然很高兴……擂茶别具风味,连喝几碗,浑身舒服。”他还吟诗曰:“红桃曾照秦时月,黄菊重开陶令花。大乱十年成一梦,与君安坐吃擂茶。”

  擂茶,似茶非茶,似粥非粥,轻轻喝一口,入口咸香,又有甘甜之味,香浓绵长,别具风味。擂茶可说是中国茶文化的一支奇葩,是中国最古老的茶道之一。擂茶顾名思义,就是用擂棒将原材料擂碎捣烂成糊状才能制作成茶。食擂茶的习俗在湖南、广西、江西、福建、台湾,东南亚都有,在广东主要分布在陆河、陆丰、海丰、汕尾、揭西、清远、英德、惠来、五华等地。

  擂茶极富浓郁的地方风情。据说它起源于中原人将青草药擂烂冲服的“药饮”,起于汉朝,盛于明清。宋朝时随着客家人迁徙而流传到广东地区,逐渐成为当地人的日常饮食主食。擂茶在陆河地区是极为普遍的传统饮食,当地人都喜欢喝擂茶,每天早午约十点、三点,都会吃一次擂茶,尤其老人家最嗜此物,人多长寿达八、九十岁,不知道喝擂茶是不是长寿的秘诀之一?

  我还记得有一次老人们一边喝着擂茶一边在“打法”:

  从前,有一位秀才下午即将离家赴外地任县太爷一职,他妈妈在一家子的欢送午餐时,早早就专门为老奶奶煮了一对熟鸡蛋,以示庆贺与祝福。但是,在正式开饭时却少了一个熟鸡蛋。此时,老奶奶要小孙子立马“破案”。只见这位准县官不慌不忙地找来一个洗脸盆放在地上,接着又端来一杯杯凉开水,请每一位家庭成员轮流用开水漱口,并将漱口完的开水吐到脸盆里面,看看有没有谁偷吃了熟鸡蛋所留下的“残渣碎片”。全家男女老少十几口人除了老奶奶外都“测试”完了,仍是没有发现“嫌疑人”。准县长只好请求仅剩一位没有“测试”的老奶奶了。而老奶奶则说道,乖孙子算了吧,熟鸡蛋本来就是煮给我吃的,我就不参加测试了,我少吃一个也就得了!可是,小孙子决不放过自己的奶奶,他要一视同仁,硬要他奶奶进行常规测试……。“案犯”终于显现,不解之谜终于揭开,老奶奶既高兴又放心地让小孙子去“赴任”!

  ——也许,这就是小时候听到“如何做官”的故事吧。

  在陆河,“打法”的内容既有寓教于乐的故事,也有逸闻趣事、气象知识、生活谚语等。而对“打法”一词,陆河人还有“讲势情”、“闲谈”、“坐嬲”等别称。而人称之的大法师——则是对聊天高手的尊称,但亦稍稍带有一些贬义,说这种人只会“打法”耍嘴皮子。

  叶国建

  2020年5月14日

Tags: 打法 擂茶

  • 上一篇: 我也会写诗了!
  • 下一篇:小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