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我家的菜园子

2020-07-30 15:53:18 | 作者:心随缘 | 点击: | 手机版
想起我家的菜园子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0404.html

  最近,每天早晨起来都能看到楼下的小菜地,各种各样的菜长得还较为欢实,一天一个样。先不说这菜地是谁家的,在楼下的绿化带边上种菜合不合理,咱只说现在看到的这菜地里的菜哟。

想起我家的菜园子

  菜地并不大,一小块一小块的,但种的菜还比较齐全繁杂。有韭菜、大白菜、小白菜、芹菜、生菜、笋子、油麦菜、包包茶;还有红萝卜、白萝卜,豆角、黄瓜、辣椒、南瓜、葫芦、西红柿;土豆、大豆、豌豆、玉米、香豆子;大蒜、大葱等等应有尽有。各色蔬菜争相斗艳,长得都很旺盛。开花的,不开花的,吃叶子,吃根的,吃果实的都努力地生长着。看到这些小菜地和重复旺盛的各种蔬菜,突然回想起我家的菜园子。

  小时候,老家的房后有一片菜地,大概有半亩地,四四方方的,四周都用本身生长的树和专门用来防御的树枝扎成围栏围起来,留有一个小门,因此就叫菜园子。

  这个菜园子就是我们一家人每年蔬菜的供应地。种好这个菜园子就显得非常重要。整体规划,四周栽上树,按种类把杏树、桃树、梨树、苹果树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种好,提前为菜园子四周的围栏打好基础。这些树即可吃水果,又起到防御作用。菜园子从中间先打上十字埂子,这样和四周加起来真就是一个“田”字。这样就成为四个小田畦,每个小田畦再根据实际情况分为多个小块,每小块都用小埂子隔开。最后在四周的大埂子边再平行地打一道埂子,自然形成一条沟,用以浇水用。中间的小埂子之间还需要留下一定的空地,形成自然的小道,用以以后方便下园通行。规划好这些以后,对一块田畦进行翻土,平整,施肥,精耕细作,做好前期准备工作。

  韭菜是续根,每年不需要重新栽种,但要提早搭建塑料棚,这样就能赶早吃上新鲜韭菜。茄子、辣椒、西红柿等是主要的蔬菜,要安排好主要地块,面积适当要大一点。种成一行一行的,注意留好行距。一般都是南北走向,便于阳光照射。还可以把芫荽,油白菜等套种到中间,等茄子,辣椒长高了,把中间的芫荽,油白菜拔了,互不影响。黄瓜和豆角要搭架,扯秧,种到北边紧挨着围栏的地方,不挡路不遮光。红萝卜和土豆一般是准备好冬天吃的,选择在靠周边的地畦。像小白菜之类的可以选择容易浇水的小地畦,生长快,吃完了还可以重复种重复长。像白萝卜,大豆都可以点种到埂子上。葫芦种到不挡道的地角上,南瓜点种到离树和围栏近点的地方,方便借力扯秧。大葱、大蒜可以直接种到浇水的小沟里,一举两得。埂子上还可点种些玉米,向日葵,即能收籽,还能欣赏。树下空闲处种些香豆子,扁豆子,黄豆之类的。空闲处还可点些花,差点菜园子,美化环境。种好以后,关键是浇水,施肥,除草,搭架,打叉等一系列的田间管理工作。菜园子不大,每天有空去打理一下就可以了。

  春天,四周的杏树、桃树、梨树、苹果树次第开花,菜园子是花园。其他菜还没有长出来,只有韭菜的嫩绿和着这四周的花,花香和着泥土香,蕴涵丰收之意。等种好的所有菜都长出来,菜园子绿油油一片。早上走进菜园子,感觉特别爽,空气清新湿润,还夹杂着些泥土和叶香。等开花的蔬菜都开花时节,黄色的南瓜花和葫芦花最耀眼了,尤其早晨,在从树空里透过的太阳光的映照下,黄灿灿,一闪一闪地仿佛在发金光。黄瓜花,茄子花,辣椒花,萝卜花,西红柿花,豆角花……能开花的都竞相开放,花朵虽然都不像那些花卉那样娇艳,但都有色有香,为菜园子增色不少。等树上的杏子、桃子都吃完以后,菜园子里的大多数菜就开始挂果了。茄子,辣椒,西红柿,豆角等等,个个都精神抖擞,长势喜人。慢慢成熟后,菜园子又开始变色了,不像先前那般地绿了,出现了红色,黄色,白色等五颜六色,更像一个大花园了。

  其实,那个时候,这个菜园子,我又没有亲自种过。都是父母亲在种植,我只是欣赏和享受,不过菜园子里的水果,蔬菜我是没少吃。那时候也不知道绿色食品这种说法,反正菜园子能生吃的我都吃过,杏子,桃子就不说,黄瓜,萝卜,西红柿,豆角,芫荽,芹菜直接入口,味道记不得香甜可口了,关键是能缓解肚子饿的难受劲。

  那时候,早上起来,看不到母亲,就去菜园子里,母亲准在那里。或浇水,或拔草,有时候正在摘菜,一篮子新鲜的蔬菜,够我们一家人吃一天的。放学回家,母亲不在厨房,赶紧跑到菜园子里,母亲准在。又在给土豆,大葱施肥胚土,在给重新种的菜苗松土。干完活顺带摘些菜回家做饭。要是哪天家突然来客人了,其他的没有啥好招待的。自家菜园子种的菜,赶紧去挑选最好的来,或热炒,或凉拌,一会儿能快速地准备一小桌子菜,让亲戚吃地直夸好。吃不完的菜,母亲会隔三岔五的送给左邻右舍。有时候我们下地干活,还要摘些菜园子的黄瓜,西红柿之类的带上,饿了渴了吃。

  菜园子要一直等到天气上冻了,下了霜或落了雪,菜叶子全冻了,才把土豆,红萝卜,大葱,大白菜都收进菜窑里,把还没有来得及长熟的一些果实拉回家,把已经干黄的叶子扫回去喂养,把那些菜杆子拔了晒干,是第二年的好烧柴。一场雪盖住了整个菜园子,就这样关了菜园子的门,等来年春天再种,再吃。又可以在菜园子里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

  后来,我离开家乡,就很少去菜园子,也很少吃到菜园子里种的菜。再后来,母亲也离开了家乡,离开了那个菜园子。现在,事过景迁,物是人非了。当年的菜园子已经成了人家的,不管还是否和从前一样,我们都没福分再吃上菜园子的菜了。更何况,母亲已经彻底地离开我们,永远地走了。菜园子成了永远的回忆,母亲成为了永远的怀念……

  触景生情,看到人家的菜地,想起我家的菜园子;睹物思人,看到菜地里的菜,回忆起母亲,想起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忆起过去那一件件事情,一幕幕情景……

  图文:许建忠

Tags: 菜园子

  • 上一篇: 好媳妇是家的调和剂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