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潮所思

2020-10-12 16:15:04 | 作者:王驰 | 点击: | 手机版
观潮所思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6806.html

  钱江大潮,天下奇观。年少读书时,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待长大后,一年中秋,在电视上看到大潮的直播,一时冲动,信誓旦旦地说:明年我一定去现场看潮。一言而终,不了了之,直到次年直播才想起来。又一年中秋,本已准备妥当,琐事缠身,又误了行程。今年中秋,笃定前往,谁知路上遇交通意外,险些又错过。

  站在钱江岸边,掐指算来,从产生看潮这个念头至今,原来已有了二十几个年头了。古人说,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从知到行,二十年的光阴,如水逝去,可我竟然浑然不觉。

观潮所思

  时间如水,这是我听过的关于水的最佳比喻。

  我曾经待过的农村,有一条河,名为裕溪河。河对岸有一个小小村落,因为地处偏远,河上无桥,到村子去不仅要乘车,还得渡船。那时,河边住着一个船夫,印象中我记得他总是打着个赤膊。赤膊船夫有一艘老旧木船,一人一船,是这条河上最原始和便捷的交通工具。

  因为工作缘故,有时需要往返小村落,那时候的我总觉得这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交通不便,往来一趟,一个半天就没了。一来一回,单调又枯燥,人好像站在一个钟摆之上,流逝的却不是一秒的时间,而是几个小时的宝贵时光。

  尤其是渡船过河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看着赤膊船夫站在船尾,默默支着一根木桨,一长一短地撑着沉重的木船。那一刻,总让人感觉自己不是横渡在河上,而是横跨在历史之上。船深深浅浅地浮动,船下流水哗哗作响,快与慢形成鲜明对比,好像我们在用有限的生命衡量无限的时间,让我感到莫名恐慌,焦虑难耐。

  时过境迁,离开那片土地已经很久了,当我回顾那段往事,我才明白,离开是重新认识的一种方式。其实,哪里是的渡河带来的焦虑呢?分明是那个时间段,年轻人特有的青春躁动。好高骛远,不甘寂寞,总以为自己能拥有一片广阔天地,却不愿低头触摸脚下的土地,以至心浮气躁,迁怒外物。如今,我时常感到懊悔,在那段时间里,本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留下更多美好的记忆,可惜却将时间留给了浮躁与迷茫。逝水已矣,只留下一片空虚。

  我想,时间如水,如果这条河是缓慢的,沉静的,以一种钟摆般的重复单调来展示时间的流动。那么钱塘江大潮,应该就是另一种方式吧。

  站在钱塘江岸边,高处望去,观潮者熙熙攘攘、比肩接踵。潮水未到人先到,素不相识的人们紧挨着,像是被某种磁力吸引在一起。从远处看,观潮之人面容难辨,却为了同一目的,面朝同一方向,都在翘首观望,耐心等待。

  我想,钱江纷纷滔滔,潮汐了无穷尽,在宏观的视野之下,个体的存在显得如此渺小;潮水年年相似,人却难以停留,短暂的生命裹挟在时间的浪涛中,竟显出几分悲壮的气概。一个个有限的生命站在岸边,等待着一场自然的奇观,本身可能就是一种壮观景象吧。

  潮水终于来了!当潮来临,远看是一条白线,遥不可及,谁知,转瞬之间就来到面前,当人们还在观望时,大潮已近岸边,轰然一声,激起千层雪花。盖顶之浪,拍头灌领,人们惊呼之下,夺路而逃,无论作何反应,水已经淹及膝腿,浸湿鞋袜。当人们还未细细品味,今年的最高浪潮已经过去了。

观潮所思

  我突然陷入沉思,像是大自然关于时间的绝妙隐喻,钱江大潮在用一种更加强烈的方式向我们展示了时间。时间的速度从未变化,人在等待之时浑然不觉,在来临之际心存幻想,在离开之后又追悔不已。可时间的伟大,却往往只在潮流涌动、激浪拍岸的一刹那才闪现出来被人们看见。

  我感到时间珍贵,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

  环顾四周,有的青年人或漠视青春,或炫耀强壮;有的中年人或揽镜自悲,或扮演老成;有的老年人或忌讳年龄,或倚老卖老......实属可怜。时间从身体流出之际往往伴随痛苦,可是时间总会离开,为此担惊受怕,却又拒绝不了它,那还会有幸福吗?

  无论何时,回首过去,总会让人感到遗憾,然而时间无法超越。当我是个孩子时,我乐于当个孩子;当我处于青春年华,我乐于生机活力,当我步入晚年,我也乐于坦然自得。乐于接受时间赋予我的一切,就不会为逝去的时间感到遗憾。

  前段时间又回到了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记忆中的地方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变化,河岸新修了渡口,立起了供人休息的凉亭,那艘老旧木船已然换成了新的柴油机船,顷刻之间,已抵达对岸。时间如水,唯有变化才是永恒。

  浪潮滚滚不息,岸边永远都有观潮之人。作为一个生命支点,紧密连接,环环紧扣,以有限的生命串联成无穷可能,抵御时间带来的空虚和浮躁。潮水虽然汹涌,我相信,它将终归平复在彼岸之上。

  观钱江潮,方有所思。

Tags: 观潮 所思

  • 上一篇: 黄河铁路第一桥
  • 下一篇:一双老布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