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老布鞋

2020-10-19 18:31:14 | 作者:陈龙龙 | 点击: | 手机版
一双老布鞋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7630.html

  老屋的旧家具要处理,父亲说:“把你以前的柜子翻翻,看还有什么能留的,这次一并带回城里去,不要的可就扔了。”

  于是我粗略翻检了一遍,几乎都是十几年前的旧衣服,还有一些初中时发表过文章的报纸。正当有点刺鼻的潮霉味熏得我准备收工时,一条棉围巾里裹着的鞋子掉了出来。

  母亲说:“那是你奶奶临走时给你做的一双老布鞋,你当时读书在外,我就给你收起来了,今要不翻出来我都把这事忘记了。”

  我怔怔地仔细端详着这双富有年代感的鞋,用手抚摸那鞋底的一针一线,想来不知不觉间,奶奶离开我已经二十年了,眼泪顿时止不住簌簌而下……

  老布鞋,曾是农耕时期陕北老百姓不可或缺的行头。尤其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农村孩子,谁不曾以穿上一双崭新的老布鞋为荣?那时候,我们农村孩子只有过年才可以穿一双新鞋子。而为了赶在年关来临之前给家里每人做一双新鞋,奶奶整个冬天都在忙活。

  制作老布鞋可没那么简单,我至今都清晰地记得那些场景:姑姑当时还未出师,就学着纳鞋垫。母亲帮忙抽麻绳,然后挽起裤脚,在腿上搓成麻线,缠捆。奶奶在锅里倒上水,然后加面粉团成浆糊,把破掉的衣服剪成布块,浆糊刷在光滑的木板上,一层层粘布,既要均匀,又要控制厚度。待彩布和白布分批粘好后,就可以拿到太阳底下晒干。

  等过几天布块干好,母亲就会拿出一本《毛泽东选集》来,里面夹的都是用旧报纸剪成的鞋帮、鞋底小样。听母亲说那时未出嫁的女孩都要学针线活的,这些鞋样可是从外婆手里传下来的,小孩、大人各种各样的“作品”应有尽有。

  奶奶取下粘布,彩色的叠在鞋帮样上剪下来,白色的叠在鞋底样上剪下来,依次标号来对应每个人。然后,就要开始最费时费力的工序。母亲给鞋帮上条绒面儿,用白条布收边,给鞋口缝松紧。妹妹的是偏带系纽扣那种,程序要更复杂一些。奶奶则戴上老花镜,开始穿针引线纳鞋底。

  每到这时,我总喜欢凑在跟前看她们做活,听她们说话。我那时就在想:针线钵里这些顶针、锥子、剪刀、老花镜,怎么在她们手里,竟成了一件件称心如意的兵器了?期间,邻居的姨姨、婶婶们也会拿着手中的活前来,盘腿坐到窑洞的热炕头,一边做针线活,一边拉家长里短,笑声郎朗,情融意惬。

  等鞋帮鞋底都纳好后,就是最后一道工序——缝合。这项技术还是奶奶掌握的好,先在鞋头鞋尾各缝一针,然后顺时针均匀缝上,一双鞋就算彻底完工了。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们一大家子十几口人的鞋就都做出来了。

  成品老布鞋看着光鲜亮丽,可奶奶的手却被麻线割破好多血口子,坏掉的顶针眼这些个“罪魁祸首”,常常把奶奶的手指肚扎得鲜血直流。每次扎破了手,奶奶总是轻描淡写地说:“不疼,不疼”,从没有停下手中的活。

  还是孩童的我,这时心里已经盘算着有几天过年。到了除夕晚上,高兴地睡不着觉,不时看看窗户有没有亮。大年初一,赶早起来放鞭炮,给爷爷奶奶拜年、领压岁钱,跟父母要新衣服、新布鞋,然后迫不及待地穿上到处炫耀,和邻居的小孩比谁的衣服鞋子漂亮。

  有时刚刚好合适,有时鞋太大了,就去和姑姑要鞋垫,再不行就在后跟攥两针。要是太小穿不上,奶奶就会出“绝招”。先给鞋子两头渗水,然后套脚上可劲踢墙,等整个脚丫子绷进去了,奶奶就一边笑一边拍着我的脑袋说:“我娃脚又长了,赶明年又得换鞋样儿!”

  从我上中学起,身边穿布鞋的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各式皮鞋和新潮的旅游鞋。奶奶做的老布鞋也只有回家务农时换上,一到学校就藏在床底角落,生怕穿出来同学笑话。

  我读初二那年,奶奶突然查出得了心肌梗塞,多年的偏头痛也折磨得她神志不清。我听说奶奶病情恶化,骑自行车赶了三十多里路去县医院看她。我也不知道该买点什么,就在路边随便买了两斤苹果。奶奶已经几天起不来,可看见我来了,硬是挣扎着坐起来,还吃了我削的苹果,并且一再宽慰我说:“我娃不要担心,奶奶没事,没事”。

  因为第二天还要上课,我只能连夜赶回镇里学校。临行前奶奶一再叮嘱我要好好学习,将来进城了好接她来过过城里人的生活。几天之后,奶奶永远地离开了,现在想来,那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如今,大街小巷再也看不到老布鞋的影子,但小时候穿上奶奶亲手做的布鞋那份美好、那份温馨、那份满足、那份踏实,却再也不曾有过。再回眸那段斑斓光影,忆起奶奶朴实温暖的音容笑貌,我忽而生出对脚下这片土地深深的眷恋和热爱。

  恰逢近日读到《国士无双:最后的布鞋院士》一代大师李小文的生平。一位世界遥感领域泰斗级人物,生前时常穿着老布鞋在中科院讲学,完美诠释人之心境、学识、涵养、贡献,并不只是要用衣着打扮来彰显的。

  打今起,我要穿上这双尘封了二十年的老布鞋,带着对奶奶浓浓的思念之情,谨记奶奶教导我的做人原则,向着阳光的方向,昂首阔步地走下去……

  作者简介:陈龙龙,八零后,陕西省延安市人。一名普通的石油工人,喜欢怀旧的书痴一枚。十六岁起开始写作,多为诗词、散文,愿以虔诚之心,结交纯文学友人。

Tags: 老布鞋

  • 上一篇: 观潮所思
  • 下一篇:我家的老缝纫机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