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老缝纫机

2020-10-20 17:05:41 | 作者:周爱君 | 点击: | 手机版
我家的老缝纫机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7634.html

  我家有一台蜜蜂牌老式缝纫机,它的年龄可不短了,50多年了。虽然已经陈旧,但是还听使唤。

  大概在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看见我爸妈正在摆弄着一个“庞然大物”。我好奇地凑过去,只见妈妈正襟危坐在凳子上,脸上的表情显得特别郑重其事,她把一块花布铺在缝纫机的操作板上。“咔”,妈妈将缝纫机的压脚掰了下来,压住了花布,两只脚踩在踏板上,左手把着花布,右手把着缝纫机的轮子,我看见妈妈的神情开始紧张起来,爸爸看着说明书,边鼓励边指挥着说“别着急,稳住了,右手和两只脚一起动,一、二、三,开始!”妈妈的手刚刚一动,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嘣”的一声,手起针落,只见缝纫机的针,断了。再看妈妈的表情,一脸的惊呆和无辜,半天才说了一句“手脚咋不听使唤呢?明明觉得手脚一起使的劲儿,可是这轮子突然倒着转了。”爸爸在一旁笑着鼓励“刚开始,可能不熟练,慢慢来。”换了一根新的针,妈妈第二次操作,更加小心翼翼。我在旁边看着爸妈那紧张而又期待的表情,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攥紧了小拳头,心里喊着“加油,加油!”“嘣”的一声,第二根针,又断了。“算了,今天不练了。”妈妈边搓着手心里的汗,边离开了板凳。爸爸说“我来试试。”边说边做了个鬼脸,悄悄跟我说“你妈是心疼那两根断了的针了。”说着,坐在凳子上,煞有介事般的摆好了姿势,“嘣”的一声,第三根针,也断了。爸爸不服气,又试了一次,哎!可怜那小小的针头,命运依旧如此。“我就不信,我这双摆弄掼了各种机器的手,今天制服不了这台小小的缝纫机。”爸爸撸起了袖子,摆出一副不服输的架势,调侃着,把断了的机针取了下来。这一次爸爸没有安上新的缝纫机针,只见他右手扶着轮子,轻轻转动着,反复了几次,“咔哒咔哒咔哒咔哒。。。”节奏均匀而又有质感的声音,显得是那么的铿锵有力,缝纫机上没有针,那压脚轮居然踏空着脚步坚定不移、执着而顺利地走了起来,面板上的花布也自动地往前行进着。。。爸爸一遍又一遍地操作着,一遍比一遍更加熟练自如。还在妈妈面前做了个总结式的发言:“在没有掌握实战经验的时候,首先把缝纫机针卸下来,这样,操作时心里不会紧张,等到初步掌握操作能力时,再把缝纫机针安上,不要心疼折掉几根针,学会一样本事,付出点代价是值得的。”

  就这样,爸爸首先学会了使用缝纫机,还给我们几个小孩子做了好多双鞋垫。我从心里佩服爸爸的好学上进,大事做得来,小事也爱做,做什么事情,都是一丝不苟。

  妈妈自从有了缝纫机,做衣缝裤,更是辛劳有加,一辈子,数不清做了多少件衣服。春来秋往,四季翻转,从夏天的单衣到冬季的棉装,缝纫机里码进了妈妈致密细心的温馨,如螺旋般翻飞辗转的双手,浸润着勤勉的汗水,均匀密细的针脚中,布满了暖心爱意的温度。每逢过年,必定给每个孩子做一身合体的衣服。后来,妈妈还学会了用缝纫机绣花,家里的枕套、床单、台布上都留下了妈妈绣出来的美丽图案。

  从此,那经常传出的“咔哒咔哒”的富有节奏的美妙声音伴随着我成长,那时候家里房间小,人口多,没有太多的家具,缝纫机就一机多能,显示出了它超常的本领。它成为我和弟弟每天写作业、画画的小课桌;做手工、游戏的功能桌;有时候还充当我们吃饭的餐桌;还是妈妈做面食、包饺子的案板桌。总之,它的用途被发挥到了极致。

  蜜蜂牌缝纫机,在当时是名牌缝纫机,也是一个家庭中重要的大物件。妈妈每天精心擦拭,细心管理着这台缝纫机,生怕有一点磕碰和闪失。所以,50多年了,虽然已经老旧,却仍然保持着原样。

  缝纫机买回来没几天,我也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年龄小,妈妈不让我学,我就趁着她不在家时偷着学,十几岁时,就能帮妈妈做一些简单的缝缝补补。长大以后,我学会了做衣服、做布玩具。女儿小的时候,我用这台缝纫机为她做漂亮衣服,做可爱的布娃娃,我甚至上了瘾,乐此不疲,津津乐道。女儿的老师夸她的衣服好看,她骄傲地说是妈妈做的,老师说真是别具一格。女儿结婚时用的窗帘、桌布、椅子套,都是我用这台缝纫机做的呢!

  几十年来,家里的这台缝纫机,成了我们的钟爱,也是我们几代人生活的见证,它与我们融洽相处,急我们之所急,求我们之所需,为我们之所用,它为我们提供生活的方便,为我们解决生活的难题,为我们提升生活的质量,为我们增添生活的趣味,为我们创造生活的甜蜜,是我们不可分割的重要的家庭成员。

  朋友到家里来,笑话这台缝纫机老掉牙了,说摆在家里,和家里的家具装饰也不配套,不协调,该淘汰了。我知道,现在还有谁留着这老古董呢?可我就是舍不得它,不仅仅是我对它有着深厚感情,它承载的父母亲的爱的痕迹也使我留恋。我把它放在房间的一角,给它穿上一件亲手做的漂亮的带有蕾丝边的花布衣裳,上面摆放了古色古香的花瓶,看见它每天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我似乎能感受到它古老的身躯里还释放着能量,有时候我会把它打开,用它做些简单的零活,陪它打发寂寞的时光,“卡哒卡哒”的声音里参杂了些许沙哑,不再那么清脆;有些针脚行走起来有点迟钝,不再那么顺畅;速度也没有以前那么快了。。。但,我觉得出来,它还在十分的用力,尽量满足我的需求。

  什么东西相处久了,都会产生感情,我家的这台老缝纫机就像是我的宠物,我觉得它是有生命的,有活力的,它陪伴了我们家几代人,和我们心心相印,休戚与共,它是我们的传家宝,所以,我一直善待它。

  亲爱的老古董,我觉得,你,应该值得尊重!

  2020 5 15

  • 上一篇: 一双老布鞋
  • 下一篇:小丙和他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