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小花园

2020-12-07 15:40:22 | 作者:王泽珠 | 点击: | 手机版
我家的小花园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8085.html

  时至初秋,气候日渐泠意。但我家的小花园里,才春色正旺,没别的,仅是两棵丁香树下,开着几朵黏人的菜瓜花,便与之益添了点点馨慰。

  说起来,小花园修成有十几个年头了。那时,老父亲还健在,他就一个想法,什么都别栽,只当栽一棵果树,等老了嘴里没个吃的,摘一颗,剜一匙子,甜甜地沤着,也舒坦。我知道,他其实是给我说话。然而,见天的冗杂活儿,晨时即兴,暝昏而归,累得人是头不是头脚不是脚的。久而久之,没了兴致,也荒芜了念头。

  年前八月,我栽过几棵野枇杷,在一次出山的时候,因它长得叶肥花美,个也不高,心里就着实地羡慕起来,何不?拨几棵给自家栽上,多讲究着,用不得你花钱去集市买。于是,这个突来其来的臆想,脑里一震,再也按耐不住。匆匆钻入丛林,撅起尻子,一连拔了四五棵。掮家一栽,水是没少浇过,也施肥,终是无济于事,那残下如瘪粒的骨蕾,没能绽放。瞅着它,我却暗自神殇了。

  几场皑皑厚雪之后,孤零零的野枇杷,活像几家子穷人,居于敝角,或怕把它们被凌寒冻掉,觅一张塑料纸,我将其裹住。妻那时还笑着说:“懒人真成善人了。”我也笑笑:“我也爱花么”。花好,花确实好。雕饰绝美的花园,没花就没了味儿,这个道理不容置疑。

  “二月春风似剪刀”,沟峁涧巅,一派万物复苏的景象。不免之中,我会不由得念起园中的野枇杷来,怎么没芽?撅一枝桠,没点点水分。又过数日,山草都长的一拃之余,可就不见野枇杷的芽儿。想必,因气侯不宜还是怎的,它们的确是死了。妻看没了希望,统统挖掉,种些白菜。白菜可食,固然不该开花,那不如当块菜圃算了,还省力。嘴虽是这样说的,可心里却不甘呀!

  一天里,我那在外上班的侄儿娃回来,理当是看他婆来了,白了言之,就是我的母亲。他从车里取出两疙瘩蛋糕后,再到后备箱把一小捆扎好的树苗苗也取出,并说,这是昨日下乡栽树时,他向领导要的一把,你栽到咱家的门埂上,免得塌陷。一时间,我心里是那个急,给他忙忙煮一电缸热茶,让妻照着,一肘掖着苗苗,掮把板镢栽去了。刚栽两棵,侄儿娃也随出门来,他抓树,我刨坑,栽至最后,他就说,这两棵是丁香树,你栽到院里的园园中,爱活得很。一听他说是丁香树,我又好奇地问,“能开花吗?”“能呀,丁香花很好看,况且,听人家说,像是叫什么紫丁香的”,我那刻倏地就想起一首歌~~《丁香花》。啊呀!丁香花呀丁香花!总算见到你了,我心里最名贵的花呀!我的孩子们,尤其是我的小儿子,有时,我会故意糊弄他,“旭兵,这是啥树?”他的反应比我说话的速度都快,连“树”字也不带,“丁香花呀”。我呵呵一笑,好花儿娃娃都喜欢,难怪那歌唱得如此好听哩。

  有了这么一个难忘的记忆后,我于是日日盼望着,盼望着它开得花朵。反正,我是从没见过,总觉得那种花清雅,便美其名曰为花中娇子,噢……错了,应该是花中媛,不知此言有何阙失。但是,有一点我是敢肯定的,它的雅名,在我心中,可以不做作地说,位位与玫瑰花比肩,平分秋色着。玫瑰带刺,刺得心疼,才生爱。丁香,惟附一个“香”字,就知道这花能有啥名堂了。

  日子一天天逝去,妻种的嫩白菜都吃完了,可就是不见丁香花开,那怕仅此一朵而已。闲暇时,我直面它,瞅呀,瞅呀,俨然是被一位靓丽的女子所倾倒,那么用心。慢慢地,它终于长高了,叶子比以往宽了,深绿了,还有了自己的新枝。

  我想,我的愿望也更近了一步。

  至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家的小花园里一定会香溢庭扉,间之蝶飞蜂舞,真正是要做秋日的梦了。

  王泽珠,男,八零后,甘肃漳县人。忙日做活儿,得暇写写日志,熨帖心灵。

Tags: 小花园

  • 上一篇: 老公园
  • 下一篇:她的一生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