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一生半世

2020-12-08 13:53:06 | 作者:王留芳 | 点击: | 手机版
她的一生半世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8086.html

  她的一生半世

  (上)

  举目长天一身轻,痴痴傻傻日中行!今世人间债已清,来生愿做世常人。

  这是我对她一生的评价,有些人活着,一生光彩照人,有些人活着,一生忙碌无为,也有些人活着,一生却像是别人的包袱。正如她,傻姑!

  五十六年前的某个冬夜里,在西北一个山坡的一个窑洞中,一声哇哇啼哭!她生在了一个很平常很平常的家庭里!这使那一家人从此多了一个包袱。所有人不管怎样,都要让她生活好,吃好、穿好、睡好。母亲在世的时候衣食住行都由她负责料理,母亲去了,父亲一面下地干活,一面照顾她。父亲走了以后,这分责任落在老三身上,然后一直这样延续到今天。

  一家六七个孩子在一九六零年来说很常见,撑过了五十年代末的闹饥荒,人们活过来的都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傻姑正好生在那样一个年代。傻姑一生下来就不会说话,先生说她天生残疾,母亲不信。

  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皱皱巴巴,二姑生下来一岁多,由于家里实在太困难,靠工分很难养活一家人,母亲将她送给邻乡大户人家闫氏去养。从此,家里便少了一副碗筷。父亲是从山坡下的河坝搬到山坡上定居的,取了母亲王氏以后,便有了一大家人生活在这里,原来很多地方没有路,他和六七孩子硬是踏出来了一条路来。冬种夏收,日复一日。盖第一座房子的时候,没有木头做椽和檩条,父亲带着老大和老二到很远的一个叫昌河坝地方去购买盖房木料,来回一趟要一整天,早晨五六点出门,有时回来可能就到了深夜。那时没有电照明,靠的是油灯,晚上母亲在灯前缝补衣裳,白天背着傻姑下地干活。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傻姑可以跑来跑去,自己吃饭穿衣,可就是依然不会说话。母亲带着她看过好几个先生,先生都说她先天残疾,没有办法!可母亲还是不相信!时间久了,她也就认了。

  母亲过世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瘫痪五年多的日子里,全靠老三端茶倒水,然后里屋一个土炕上两个人,一转眼她老人家撒手人寰,只有傻姑一人早睡晚起。

  母亲过世以后,老父亲搬进里屋,陪着傻姑,一住了就是两年多。后来老父亲病了,时间不久六七个月,第二年刚过了春节他也随母亲而去,留下的只有傻姑!

  其实,傻姑平时不只是走走转转,她走的路全是一圈一圈重复的在走。每年过了二月,天也就不太冷了,她准会乘着暖阳,在院子里走圈圈,几天下来,一个院子最显眼的就是她走过的那个圈,不知走了多少圈,一个春天下来,别的地方都长了草茬子,但那一圈还是明啾啾的,这一年里那个地方再也寸草难生。傻姑自小就不穿鞋,她的脚指甲像疯了一样长,有一次上门口台阶,脚抬的可能低了,指甲盖碰掉了,好长时间她都没有出来走动!

  下雨天,庄稼人最心闲,土炕烧的暖暖的,母亲在的时候,一家人很热闹,唯独傻姑没人理,一个人倒头睡着,除了吃饭,一睡就是一天,一家人里她是最安静的。但是,如果天要下雨了,她准是最早就有了反应,好好的突然就哭了,最先时候母亲没有在意,后边发现了这个事,一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除了这个,有时她还很逗,无聊时她会嘟去嘴巴,两只手放在自己的两个腮帮子上,然后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子,一摇一晃的,蛮有意思的!也许这就是她的快乐吧!

  夏天到了,最忙碌的时候开始了,割麦子,撵麦子,然后晒麦子。傻姑这时候也不好过,别人都在忙,她到像个没事人,东台阶坐坐,西台阶上坐坐,你要说她最大的本事,那可能就数她看麦子。收完撵完麦子,就要晒干麦子,这个时候她就有事干了,麦子搅开,没人管总不成。不一会儿,小鸡就跑过来了,然后傻姑拿着给的赶鸡棍把鸡赶跑了,再过一会尔,小鸡趁傻姑打盹没人管,又跑过来吃了,当家人发现的时候,把傻姑就是一顿骂!最厉害的时候还会挨一顿打!

  到了下午要往袋子里装晒好的麦子时,傻姑又可以帮上忙了,只要喊上一声:瓜子!过来张口袋!她慢悠悠的就过来了!

  随着母亲、父亲的过世,几个女儿也很少再回娘家,只有最小的时常过来,每次来给傻姑要好好换洗一番。随着父母的过世,傻姑也渐渐老了,她是几个里边年龄最大的。

  2018年的冬天她病了,渐渐身体消瘦,次年3月,我休假回家,按照镇上安排带到医院就医,消瘦的衣服下腿上只剩骨头,看的心里为实不是滋味,住了一周院,医生已不再接待,不久接回家照顾。我已返回单位工作,听到电话里的消息,她已经开始不吃不喝了,过了三天,一个下午,电话那头说:人已经走了!听到消息不免让人难过,顿时说不出话来!家中一切准备就绪。按照葬礼议程,三天下土安葬,时间定在2019年农历三月十六清晨八点。

  傻姑的一生和平常人的一生不太一样,她需要人照顾,没有生存能力,天生残疾。社会对她没有意义,一切的人生观、价值观对她亦无意义,她活在别人的背上,活在别人的腰间,像母亲小时候要背着她下地干活一样。她走了!完成了一生,但她的一世是不全的,我给她定论半世,她永远活在别人的照顾下,她没有自己,她有的只是别人接给她的一碗面,一勺汤。别人给她什么!她就拿什么!世界对她来说并不完整,就像她的残疾,对常人来说,她就是不完整的!所以她一生只有半世。

  后记:

  本篇杂文是傻姑去世的三天里所写,时间仓储,没有太多详细的内容,只是挑捡几个影响较深的故事。文中的第一人称一直在跳换,上篇以局外人描写傻姑出生及家室,中篇以傻姑同辈人的口吻所写,下篇以傻姑下辈人的姿态描写!最后和开头都在说对傻姑的评论,只是各有不同!

  如今三篇匆匆已完稿,几乎上是连着三天,每晚写一篇,想着等她下葬时一起落成,但很多话语和词句还需要修改。

  谨以此文纪念姑姑的去世,随着今晚盖棺,明天八点吉时下葬。愿姑姑来生能够成为一个正常人,享受人间酸甜苦辣,经历人生百态!

  不孝侄儿留芳执笔!时年:公元二零一九年4月20日(农历三月十六)成

  2019年4月喀什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