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亚

2020-12-15 14:12:11 | 作者:丛一 | 点击: | 手机版
我在三亚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8099.html

  炙热的阳光,碧蓝的大海,清新的空气,金色的沙滩,还有那遮天蔽日的椰子树,鳞次栉比的星级酒店宾馆,哦,我是在三亚,这个冬日里的南国香饽饽,她曾是那样的魂牵梦绕,吸引全国乃至国外的游人汇集这里,享受一番海滩的风情,领略一番热带的温馨。

  而我,来自遥远的新疆,当我从雪天里的乌鲁木齐一下来到满眼翠绿的三亚,我真的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可我并不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一来我已不是第一次来三亚,二来当下所有的旅游城市基本都这样,除了吸引眼球的高大上就是言过其实的广告语,所谓景点远不如那些名不见经传偏之一隅的古朴乡镇、深藏历史典故的宅门大院给人印象深刻。

我在三亚

  或许是这种情愫的影响吧,我在三亚多日,依然怀念着乌鲁木齐的雪,那天,我是冒着入冬后乌鲁木齐的第二场大雪离开的,沐浴着漫天的雪花,我的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我知道这不是雪天给我的懊恼,更不是即将飞去南国的激动。这世上总有那么些讲不清原因的事情,尤其是情绪上的起伏。我在心里念叨,我一次次无奈地离开,正是为了以后我愉快地归来。

  我在三亚除了看海,就是看书。我先看《天山明月》,这是本我们新疆人写新疆的散文集,作者叫马明月,今年10月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临来三亚时我在《伊犁老故事》微信公众号上看到这本书的信息,通过一个书店老板订购所得。往常,我外出都是携带经典或名家的作品,而这次我却选择了它。

  我面朝大海,看着《天山明月》,颇有点我在三亚看明月的味道。看着书中写伊犁,写哈密,写喀什,写和田,写塔城,写阿勒泰,写那些新疆的村庄,新疆的朋友,“雪水流过绿洲,风暴掠过戈壁,辽远忧伤的往事,缓慢流淌的时光,魂牵梦绕的家园啊……”读着这样的文字,我大有“春暖花开”的诗兴,而此时我的心绪不停地被不远处一阵阵高亢的歌声打断,冷不丁还冒出一句:“三亚的朋友们,你们好!”接着又开始了歌声:“不要说我对,不要说我醉,人世间的恩恩怨怨没有错与对……”身边还有几个东北老头在聊天,说美国总统大选的事,说拜登在奥巴马时期就当副总统,拜登—白等,这次终于等到了,还有一个月就要上任了,特朗普已经表示祝贺了……他们怎么啥都懂,啥都知道。

  面朝波浪翻滚的大海,我的眼光继续在《天山明月》中游弋,《我的村庄》篇章中新疆人的生活,新疆人的情感,透过朴实的文字,从大漠深处传来乡音……只有新疆人能说出的语言:“酒这个东西嘛,在瓶子里头老实,进去肚子里调皮得很。”只有在新疆才能感受到的别致:“一到春天,桑椹熟了,白如羊脂,黑似铸铁,红如玛瑙……走过桑杏树下,你就走过了春天。”维吾尔族匠人一句朴素却靠谱的话:“好好劳动嘛,抓饭包子啥都有呢!”说伊犁人一个人有“几个舌头”,会讲几种语言是普遍的事。还有,“不会唱歌的司机不是好厨师”,“盛夏的熄灯号吹响了,天气已不那么酷热。”等等,浓浓的新疆特色就像煮开了的奶茶在往外溢。我偶尔抬头看看远处,随性朝海边望去,嬉水、漫步的人们五颜六色,倒像是给海平添了一道风景……一个白色的塑料袋沿着海边随风飘动,滚在了游人的脚下,又向前滚去……更远处,几艘舰船吸引着我的目光,我感觉像是苍茫大海上的帆影,在人们期待的目光中出现的一种希望,希望美好就在远方。

  我收紧目光,望着两三米处的一株叫作鸡蛋花的树,想起多年前我在新疆乌鲁木齐从花市上买回一盆这样的花,没多久就花谢了,叶枯了,看着它走向死亡。而在三亚,眼前这株鸡蛋花也是光秃秃的,像是脱去了衣裳的干躯,心想,这热带的地方都这样,怎奈温带的乌鲁木齐,又怎能养活它呢?但凡生命都是如此吧,异地生长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好在三亚的阳光是明媚的,三亚的空气是干净的,三亚的大海是湛蓝的,三亚的胸怀是开阔的。那天,2020环海南岛自行车接力赛在三亚鸣枪举行,除海南本地的骑手外,主办方特意安排了80公里短程友谊赛,盛情邀请来三亚旅游的外地游客组队参与其中,以示对外地游客的热情。我在妻的鼓动下报名参赛,骑行中,喉如干柴,汗流浃背,但累并快乐着……穿过一条条街道,一个个小镇,一座座隧道和立交桥,沿着国道骑行至陵水的文化公园,感觉把后半辈子的路都骑到了。三亚,你是这样让我铭刻在心,你是这样让我对你动情……

  又是一日清晨。我来到海边,从包里拿出另一本书—《百年孤独》,坐定片刻,我习惯性又朝大海望去,这次我看到的是几座形影单只的孤岛……许是受网上推介此书经典语言太多太深的影响,我还未翻开书页,就已经感到孤独在伴随着我……这是我第二次阅读此书,而这次,我特意想留意网上举荐的十句、八句、四句经典中的经典话语,想进一步去理解它,消化它……

Tags: 三亚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