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前双亲在,游子不觉寒

2021-02-19 14:03:36 | 作者:王丹 | 点击: | 手机版
尊前双亲在,游子不觉寒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8294.html

  后疫情时代的返乡之路,无比艰辛,不可言说,唯有经历过才能够懂,然,无论何种艰辛也无法阻挡一颗归家的心,父母年迈多病,垂垂老矣。忠孝似乎是大人物们的事情,对于平凡如草芥者来说,下恤子女,上孝父母,唯有至亲至爱,方能抵挡这世间万千苦楚。

  老爸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第一次化疗产生了严重的排异反应,全身过敏青紫,脸部浮肿。电话里从来听不到半点不适,只有发视频的时候能够隐约看到一丝异常,不待问起,便草草地转移话题,工作顺利吗,好好吃饭,照顾好孩子,我可好呢,每天和村里人玩的高兴,心情舒畅……我自然不再多问,提起病情,也只是一句话,遥远的距离,电话的两头,说着说着就都背过身去,半晌,电话的两头都是沉默,沉默是最好的语言。

  半夜里才定下了票,便发在家人群。想着老爸老妈也不看微信,我的行程只是让姐弟们都知晓,有什么需要嘱咐我的,微信里相互告知即可。早上一睁开眼睛便看到老妈的电话打了无数个,心里一惊,害怕,惶恐。赶紧拨过去,生怕听到老爸的什么消息。老妈急切地说,半夜里老王起来看到群里的信息了,知道你定了票,天不亮就到村委会打听,从山西回来要什么手续,会不会不顺利,有什么需要嘱咐的……然后就催着老妈打电话,让老妈告诉我要把机场的信息打问好,航班的要求弄清楚,包括家里这边的机场安检怎么要求的……

  老妈说是一大清早,老爸就已经安排姑父他们去村里再三落实了。我看了看表,早上6:30。

  我仿佛看到前年车祸腿脚还不利索的老爸,拄着拐杖,哆哆嗦嗦地已经开始每日在村口等着我的身影出现,仿佛时间会因为他的等待而缩短,距离会因为他的执著而拉近。我能想到他消瘦的身影在风中,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像极了门前那棵老树,枝杈纵横,老态龙钟。

  人的苍老竟是那么短暂的一件事情。依稀记得前几年爷爷还身体硬朗,94岁的爷爷自己推着轮椅散步到门前,和老爸两个人坐在台阶上聊天,老爸听到爷爷讲的一个故事,笑得那么爽朗,怀里抱着我两岁的瓜瓜,宝贝得什么一样。时光在四代人之间流转,似乎悄无声息,却又锋利如刀刃,切削着并不富余的那点温情。我笑着调侃老爸,老爸你这人生圆满又幸福,六十多岁了还有一个爸爸,感觉人生有依傍,心里有依靠,我们的幸福都靠您和老妈了哈!老爸哈哈哈大笑地说,我一定要争取让你们感受这种幸福。

  说的话仿佛还没有落地,只是一转身的时间,爷爷过世,老爸病痛缠身,腰背佝偻,脸上也不见了前几年的笑意,更多的是呆滞和迷茫。老妈每日忙着照顾老爸,身体也早不如以前,每日吃的几种药也总是记不清楚……

  一切都是时间赐予,一切也都由时间剥夺。它慷慨地给与人们整整一生的时间,却也吝啬地仅仅给与人们仅仅一生的时间。

  下午3:00,老爸打电话,该出发了;5:00,老爸打电话,到了机场没有;6:00,老爸打电话,飞机能正点起飞吗;9:00,老爸打电话,落地没有;9:20,老爸打电话,打上车没,不好打车的话已经告诉胜利叔过去接你……

  四岁的豆豆问,妈妈,你的爸爸爱你吗。我说我不知道啊,你说呢。豆豆说,没有哪个爸爸妈妈不爱自己的宝宝。是,中年人的世界里什么都可以有,唯独不能有脆弱。但是这个时候,我发现,原来我也还可以只是个宝宝的。

  车子行驶在路上,黑黑的树影一闪而过,车外的霓虹朦胧成五彩斑斓。

  老妈早早地就等在门口,打开了家里楼上楼下所有的灯,司机大哥说,嗬,这就差了红旗招展了吧。

  我推门进去,看到虚弱的老爸站在卧室门口,看到我,疲倦的脸上满是笑意。

  久久地,只是说了句,回来就好。

  • 上一篇: 五色水仙
  • 下一篇:温柔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