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陋习打春雀儿

2021-02-23 14:34:25 | 作者:于世涛 | 点击: | 手机版
童年陋习打春雀儿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8311.html

  当麦苗盖住地皮、河边的小柳枝繁叶茂的时候,正是打春雀儿(雀读qiao,上声)的好时机。

  打春雀儿,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户外游戏。那时,我们还没有鸟类保护意识,打雀儿纯粹是为了玩儿。我们打春雀儿的工具是铁夹子,诱饵是玉米芯里的虫子。

  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那么多春雀儿是根据什么命名的。比如:串鸡,麦溜子,三道门儿,青头鬼儿,嘎巴匠子,烙铁背儿,黄下颏,蓝靛缸,钓鱼郎,虾米叶子等等,还有许多我都记不清了。

  第一次打春雀儿是我跟着二哥去的。那天放学以后,二哥和他的同学忠义收拾好鸟夹子准备去打雀儿,我要跟着去玩儿,二哥不带我,嫌我碍事。我就自己翻出一个家里用来打耗子用的大号铁夹子,在夹销上放上虫子(诱饵),紧随二哥和忠义就追了出去。

  来到西沟水库下游的小河边上,他俩发现了一只大鸟正在那里觅食。二哥和忠义猫着腰跑到那只鸟的大前面,选好夹子窝儿,支上鸟夹子快速离开,等着大鸟上夹子。后来我才知道,鸟类觅食大都顶风行走,所以二哥他俩到前面去下夹子是有道理的。而我根本不懂这些,再说我也不敢上二哥他们跟前去下夹子,怕把那只大鸟吓飞了。匆忙中,我看到眼前有一颗柳树毛子,我就用铁夹子把土抠起来,很费力地支上了大号铁夹子。我又环顾四周,发现夹子窝儿离河边太远,平时我听二哥他们说过,春雀儿喜欢到河边上喝水找食吃。于是,我急中生智,在下夹子的边上用脚后跟捻了一个坑,然后浇了一泼尿就跑开了。

  快到天黑的时候,也不知道那只大鸟飞哪去了。二哥和忠义到河边上起夹子时,还在埋怨我说,就怨你,小嘎豆子,跟着瞎搅和,挺大的一只“麦溜子”飞了。直到这时我才知道那只大鸟叫麦溜子。我也不敢和二哥争辩,跟在二哥身后一声不吭地往回走。快到我下夹子的地方时,我紧走几步想去起夹子,结果发现那只麦溜子被我的大铁夹子夹住了。我惊喜地喊二哥快过来看。二哥和忠义一起跑过来,看见麦溜子已经被我下的夹子打死了。当时我一点儿罪恶感也没有,反倒高兴极了,因为我不光有初战告捷的喜悦,还有晚饭时可以吃到香喷喷的炸肉酱了。

  春天里最好打的雀儿是三道门儿,青头鬼儿,嘎巴匠子和虾米叶子等,这些鸟见到虫子就叨,记吃不记打。但这几种鸟体型瘦小,肉太少,因为在物质贫乏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打雀儿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吃肉解馋。但较大而又肉多的鸟比较少见,像串鸡,麦溜子等大鸟有时一个春天也打不到一只。而比较多且较胖的鸟是烙铁背儿。这种鸟成群成群地盘旋在在草木犀地里,但它们都很“贼”,轻易不上夹子。打这种鸟下夹子的技巧要求很高,要在草木犀地的垄台上下夹子,夹子窝儿需很深,要把夹子全部埋在土里,表面只露出系在夹销上的虫子。当看到成群的烙铁背儿一哄而起时,那就是有鸟被夹住了。如果赶上运气,一个早上能打十好几只鸟,这就够全家改善一顿生活了。

  二哥打雀儿的嗜好远远超过我。他每晚黑天以后到水库边上去下夹子,专门打一种叫“钓鱼郎”的水鸟。这种鸟腿很长,嘴长且带钩,专门到水边吃小鱼小虾。二哥天黑下夹子,天刚亮就去起夹子,每天都能有收获。妈妈在收拾这种鸟的时候对二哥说,以后可别再打这种鸟了,肉倒是挺多,可就是味太腥了,没法吃。

  打春雀儿结束的日子是小满,因为小满一过,所有的春雀儿就荡然无存了。二十四节气歌里有“小满雀儿来全”的说法,我也确实亲眼看见了这一壮观景象。

  记得有一年小满那天,我和小伙伴忠华相约起早上西河沟打春雀儿,因为那天的春雀儿特别多,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但不知为什么,这么多的鸟只是在空中飞来飞去,轻易不落在地上。或者说落在地上也不叨我们下的夹子,整整一头午一只鸟也没打到。等快到中午的时候,就好像有谁发号施令似的,群鸟突然都不见了,当时我们都百思不得其解。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小满这天是候鸟迁徙途径这里。虽然雀儿来全了,但也根据节气而又一起飞走了。

  现在看来,打春雀儿是一种陋习,在当今的农村早已经灭迹。相反,人们开始自觉地保护鸟类,和鸟类共享地球了。

  • 上一篇: 温柔生活
  • 下一篇:换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