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机修工

2021-03-04 11:04:47 | 作者:凌纪元 | 点击: | 手机版
家有机修工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8340.html

  机修工是工厂里维护机械设备正常运行的工种,一个技术娴熟、称职全能处理各种设备故障的机修工,得具有操作车床、钻床、铇床、钳工、电工、电焊机、管道工的技能。我在数十年机修工的实践中,具备了以上技能。有了这些技术不仅在工作中处理急、难活得心应手,就是在生活中也有用武之地,家里的门锁、门窗,啥时候都维护的灵活、开合顺畅,厨房里的饭铲、饭勺、擀面杖、擦萝卜擦、压红薯饸饹面的压面机,我也能手到擒来。那些年骑行的自行车链条、车闸、铃铛、更是保养在最佳状态,车胎满气,让孩子们上学骑车时轻盈、舒适,从来没有发生过故障。20多年前家里用的都是蜂窝煤,无论是制煤球的湿打煤机,还是后来风行一时的干打煤球机,我也曾亲手将它制造出来。家里电灯泡转换成日光灯,院子里垒了一个水池,从屋里引出曲曲折折的管线都能独立完成。

  我动手做成家里的蜂窝煤热水炉,为确保它不漏水,达到既能做饭还能利用余热产生热水,我下了一番功夫,不仅内外全焊接,还加装了放气水龙头,垒热水炉墙壁间填充了隔热棉,光是炉火盖上用什么厚度的钢板,留多大直径的孔,我就试验了许多次,最后得出厚度6毫米、直径6毫米孔通风适宜。家里的蜂窝煤炉火经我改造过,颇为欣慰的是家里炉火,啥时候掀开都是旺火。

  有机修工的本领,在厂里能给同事们帮个忙,修东西、配零件,人缘、威信自然而然也高啊。举个例子,全国第一次3%晋级,我所在的厂里仅有一名指标,在投票环节,我高票当选,也是我值得自豪的一件往事。时间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神州大地进入一个全面深化改革,逐步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大转变时期。我所在的工厂因生产任务不足,已经处于半停产状态。虽然当时还没有下岗的说法,但停产期间,每月只发半个月工资。为了维持生活,我们家里买了一部毛衣编织机,开始加工毛衣赚钱养家。毛衣机是进口机器,用了一段时间,机头出故障,不会用了,我凭着有维修机械设备坚实的基础技术,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机头可拆了。一看,无非是大小齿轮联动、卡槽、卡篁、结构精密,拆时稍不注意,机头就废了。我是机修工,这点活难不住咱,维修好这台进口机器,家里的毛衣机又欢快地恢复工作了。

  拥有机修工技术,就是退休了,想发挥余热,也能优先在市场上找到新工作,家有机修工真好。

  文章创作者:凌纪元

  欣赏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读书状态。

  向往从容、简单、平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人生境界。

  退休后,拣起笔在报纸副刊版刊发70余篇散文

Tags: 机修工

  • 上一篇: 换证
  • 下一篇:乡间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