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小站

2021-03-18 14:50:33 | 作者:黄有凯 | 点击: | 手机版
乡间小站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8642.html

  我还是见到了你,在田野里,在乡间的水泥路边的小站。你已经是一个小女孩子的妈了,小女孩很是可爱,大大的眼睛,很长的睫毛,眼睛珠子像蓝宝石一样在闪,多么像年少时候的你。

  我轻轻地向你点头,你也轻轻地向我点头。很多人都攒集在一起,我们在等车。

  这是一个临时的乡间小站,人们来来往往,有的向东,有的向西。车没有来,你牵着孩子,随着孩子在路边来回地走,孩子呵呵地笑,你也呵呵地笑,你总是那么爱笑。

  可是车子来了一辆又一辆,没有一辆是你要上去的,也没有一辆是我要上去的,在乡间,在田野,渐渐的人都去了,最后只剩下你,你的女儿,还有我。

  我终于找你说话了。我说,你要坐的车和我要坐的车可能一会也来不了,我们在田间走走吧。你点点头算是答应,小女孩在你的手中也变得欢天喜地。

  我说,在乡下取消了三轮车不一定是好事,汽车安全是安全,可就是班次太少。你点头表示同意。

  我说,今天的天气不错,虽然没有太阳,但是一点也不冷。你点头表示同意。

  我说,田埂路上有一点滑,你牵着孩子要注意。你点头表示同意。

  田里长满了草,草里也能看见一株又一株的棉花,棉花枝的顶上也开了一些粉红与蝴蝶翅膀般的花。我们站在棉花田的田埂上,乡间的风吹了过来,撩起了你的长发,你发丝飞舞。

  我看见了一条蛇在田间爬行,蛇是绿色的,在草丛中缓慢地涌动着长长的身子,不时露出来一点移动的鳞片,然后又把身子隐在草丛中。你是最怕蛇的,所以我没有告诉你我看见蛇了,我就让蛇在我的眼前出现,又在我眼前消失,但是却缠绕在我的心里,我心如蛇。

  我们向前走,这是一块玉米田,玉米刚露出一点棒芽儿,玉米的棒儿虽然是刚露出来,棒子的顶端胡子却已变得漆黑,风吹得有一点焦干。我对她的女儿说,打一个谜给你猜吧,一个老头八十八,先长胡子后长牙。

  你笑了,我知道你为啥笑,这个谜是以前你打给我猜的,现在我却用来考你的女儿。你女儿很聪明,马上就提出了疑问,怎么可能呢,八十八岁了,怎么可能还没有牙呢?说着她要我把嘴张开,检查一下,我有没有牙齿。以前,你打给我猜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想这么多呢?

  有蝗虫在地里跳,是小女孩先发现的,蝗虫很大,身子肥硕,跳得不是很高,显然,这些都是上了年纪的蝗虫。我悄悄地抓起一只蝗虫,我把蝗虫放在手心,我看着蝗虫,我的心情却一下子不好起来,天气已经进入了秋天,蝗虫虽然肥了身子,却已经蹦跳不了几天了。蝗虫的口器上下错动,从嘴里吐出了酱色的汁液来,这酱色的汁液是蝗虫的泪水么?人老了的泪水是不是也是酱色的?我把蝗虫抛起,蝗虫终于在半空展开了翅膀,绿色的前翅下降,竟伸出红红的后翅,后翅在空中扑闪,竟也美丽。

  你终于说话了,你说,不早了吧。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靠近西边的那片的云,有一点透亮,我想一定是日头偏西了,西边的太阳在云的那一侧提示我们不早了。于是我们原路返回。依然是你走在前面,牵着你的女儿,你女儿依然在你的手中跳,你的长发依然被风撩起。我走在后面,看着你和你的女儿。

  你的车来了,你带着你女儿上了汽车,你对女儿说,和叔叔再见。你女儿回过头来,挥动着她的小手,扑闪着蓝宝石般的眼睛,这眼睛多么像你小时候的眼睛啊,可是,此时你却没回头,连一个抬头的样子也没有表现出来,你就进了车里,门关上了,车走了,你去了西方,和我要去的方向相反。我们始终都不是一路人。

  我要坐的车还没有来,小站上空荡荡的,我在小站徘徊。

  作者简介:黄有凯,合肥一中生物教师。曾辅导学生物竞赛获两块全国金牌,全国优秀竞赛教练。总是太累,总是太忙,在忙的时候,停一停,或者骑着车下坡不用踩的时候,看看路边的风景,也许心,就不那么累了。

Tags: 乡间 小站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