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板娘的故事

2021-03-24 17:31:03 | 作者:散文网 | 点击: | 手机版
我和老板娘的故事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28743.html

  01

  柚子妈,我是男读者,每天都追着看你的文章,感觉你很了解男人,是个可以谈心的人。

  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姓何,名字匿了,今年34岁,老家在一个十八线的农村,近几年我在镇上买了房,老婆孩子都在镇上生活。

  但我工作在县城,相隔一小时车程,工资比镇上高点,是在一家生产洗发水的小工厂当业务员,平时上班我租住在离工厂不远的一个小房子里。

  最近,我的老板娘吴姐,好像对我有那个意思。

  02

  老板娘以前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开会,我很少见到她在厂里,更谈不上交集。

  一年前,我的顶头上司辞职了,主管位置从此一直空着。

  前主管交接的工作,全部都落在我头上。

  这就相当于我干着主管的任务,却拿着普通业务员的工资。

  那我心里肯定不平衡,过了两个月,我的工资照旧一毛钱没涨。

  我就去找人事理论,要么给我升职,要么给我涨薪,要么就任务均摊出去,不然老子不干了!

  人事跟我扯皮了半天,正好老板娘过来找她。

  人事像见了救星,打发我回去等消息。

  我赖着不肯走:我今天就要一个说法。

  老板娘问我怎么回事。

  了解清楚后,老板娘严肃地对人事说:这就是你工作没做到位了,小何为厂里立过那么多功劳,公司有一半业绩都是他贡献的,你怎能不早点跟我反馈!这个月一定要给小何加工资!

  人事点头如捣蒜,应下了。

  我心里的气立马就顺了,给了老板娘一个感激的眼神。

  老板娘又跟我唠嗑了一阵,说她很看好我,主管的位置我最有希望,但还需要再考察我一段时间,让我提升一下管理能力。

  我斗志满满,上网买了一堆管理学书籍回来。

  03

  果然,当月我的固定工资涨了……两百。

  我回过味来,这都是套路呐!

  人事都是按上头意思行事的,老板娘不可能不知道我的情况,在我面前,她不过是跟人事唱红白脸,让人事背锅来安抚我罢了。

  万恶的剥削阶级!

  我的心情跌到谷底,收到工资后,一整天都无心工作。

  中途上厕所碰见老板娘,我连招呼都懒得打,低头假装看手机闪人。

  快下班时,我微信收到了一条验证消息,是老板娘加的我。

  我精神一震,预感到事情可能有转机。

  通过验证后,老板娘给我发来的第一条消息就问我下班后有没空,她请我吃饭。

  我自然是赴约,以静制动。

  04

  我们在一家川菜馆吃饭。

  老板娘闲扯了几句,对我说:小何你在厂里工作多少年了?我记得得有四年了吧?

  “是,老板娘你记性真好。”

  “害,别叫我老板娘了,叫姐就行。”

  说着她伸手拍拍我的手背,眼睛一闪不闪地看着我,含情脉脉,就像一个女人在看一个男人,我莫名觉得空气有点燥热。

  我摸不准她啥意思,不动声色应道:行,吴姐。

  “小何啊,你是厂里的栋梁,业务能力好,为人处事又靠谱,我很欣赏你……”

  她特意在“欣赏”两个字上加重语气,手再次搭上我的手背,我不由得想入非非。

  她接着说:“按照厂里的规定,年底才会有一次调薪机会,但你现在的工作量确实大,所以我让人事通融,先给你调了,虽然不多,但你也知道,最近厂里的业绩相比往年,是有不少差距的。这样,你以后遇到问题,多跟我商量,我尽最大能力配合你。过几天我要去见两个重要客户,你跟我一块去,拿下单子,多出点业绩,到时升职加薪,也是名正言顺的事。”

  她一番话说得还挺有人情味的,我心里的疙瘩被她解开了,舒坦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

  天南地北地闲聊,那顿饭吃得我很痛快,我夹起一只油焖大虾,一口咬下去,太香了。

  吴姐突然说:你等一下。

  我抬头看着她,有点茫然。

  她说:你嘴上有油。

  我刚想伸手抹,她却说:别动,我给你擦。

  她人长得有点胖,手也胖,但却有一股清香,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在我的下巴和嘴上分别擦了几下,弄得我很不自然。

  擦完,她突然格格大笑。

  我感觉到不对劲,扭头往墙上的茶色玻璃一看,只见我的上嘴唇左右两边分别被她勾勒出两根红油颜色的须。

  她乐不可支:你太可爱了。

  这根本不是一个上司会对下属该有的反应,我有点确定她对我是真的有意思。

  吴姐离过婚,可我是有家庭的人,我有点惆怅,以后该怎么拒绝她,才不会影响我的前途。

  05

  那顿饭后,吴姐跟我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她依言带我去见客户,必要时帮我攻下客户,拿到订单,我到手的提成也比平时多了一些,多少弥补了我原来的那点不平衡。

  她还经常给我送些小零食,一会说自己买多了,一会说自己要减肥,各种示好。

  我有点没想明白,她一个老板,看上我什么呢?我有家庭她又不是知道,她要想找男人,条件比我好的多的是。

  后来我迂回地试探过,问她为啥对我这么好,她说我的性格很像她的初恋,踏实又有男人味,当初她跟初恋感情好得很,但却遭到了父母强烈反对,两人被迫分了手,初恋搬家了,从此杳无音信。

  她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眼睛似乎含着泪花。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又接着意有所指地看着我说:还好,现在上天好像重新给了我一个机会。

  更让我容易胡思乱想的是,她会在晚上或者出差时,给我分享自拍和风景照,跟我说些“今晚的月色真美,可惜我只能一个人欣赏”“美丽的风景,分享给懂的人”之类的话,明显就是暗示她空虚寂寞冷,等着我去温暖她。

  别说,她拍照很上镜,主要是修图修得好,每张看起来都是盘正条顺的美女。

  但现实是她是一个四十岁腰上长着游泳圈的中年妇女。

  以致于我每次看到她图片都想入非非,在现实中一见到她本人,又会马上冷静下来。

  我一边不主动不拒绝,一边在她每次给我发微信,我都假装看不懂,只夸她拍照技术好,夸她有品位,夸得她心花怒放。

  本以为主管的位置在不久的将来向我招手,谁知道,变数来的那么突然。

  06

  一个下雨的午后,我出外勤回来,在停车场看到吴姐和小陈一块坐在车后座,见到我,吴姐还若无其事地开窗跟我打招呼,虽然他们两个人的衣衫看起来都是整齐的,但谁知道他们有没干过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呢?

  这个小陈跟我历来是死对头,他在公司待的时间也不短,干过不少跟我抢单和撬我客户的勾当,平时游手好闲,一旦领导出现,表面功夫做得一流,净会拍马屁。

  我瞧不上他的为人,但不得不承认,小陈比我年轻,长得比我帅,吴姐看上他也很正常。

  可吴姐明明先喜欢的人是我,为什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难道女人都是这么水性杨花的?

  还是说我之前对她的态度太冷淡了,寒了她的心?

  我想起之前吴姐私下单独约了我两次,一次是520,一次是七夕,这样的节日,我可不想让我老婆误会我,我就把她给婉拒了。

  她当时也没表现出不开心,是不是我太心大了呢?

  也许,我该对吴姐热情点的。

  07

  我在网上选了几种口碑好的减肥茶和一些不含糖和低脂肪的零食,借着汇报工作的机会,悄悄送给吴姐。

  她不冷不热地收下。

  这意味着我还是有机会的。

  她生日那天,我憋了个大招。从花店订了999朵玫瑰花,卡片上写着你的爱慕者敬上,落款没有写名字,却画了一对红色的胡须,她一看就能想到我。

  当送花的小哥捧着那么大捧的玫瑰花出现在她办公室时,果然引起了一阵骚动,大家都纷纷起哄。

  过了一会,吴姐给我发微信说:收到你的心意了。还配上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没有拒绝,这分明就是有戏了。

  我摩拳擦掌再接再厉,约她晚上一起吃饭看电影。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吴姐竟然直接给我发了一个酒店名和房号,说:今晚八点,等你。

  这么豪放,我一时间像误入狼口的小绵羊,瑟瑟发抖。

  一边是事业前途,一边是婚姻家庭,我陷入了剧烈的内心斗争。

  08

  左思右想,我不想输给小陈,不想让自己多年的努力拱手让人,再说了,吴姐一个女人家都不介意干那档子事,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吃亏的。

  主意拿定,下班后我回出租屋洗了个澡,做了一些热身和拉伸运动,还特意买了瓶香水洒上,又刷了牙嚼了口香糖,务求给吴姐留下好体验。

  准备完毕,我来到酒店房门口,深吸一口气,敲开改变命运的大门。

  在等待开门的空隙里,我想象着此刻,吴姐刚沐浴完,穿着浴袍,酥胸半露,我抱着她大战三百回合,让她为我疯狂,其他男人都是浮云……

  不一会,门开了。

  但没有穿着浴袍的吴姐,眼前出现的人,差点让我以为我走错了房间。

  开门的是小陈,他皮笑肉不笑地对我说:快进来吧,就差你了。

  尼玛,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三人行?我玩不来。

  我倒退一步,尴尬地想措词,想落荒而逃,吴姐出来了,一把拉住我说:小何,你愣着干嘛,快进来。

  我哭丧着脸,一步步迈进罪恶的深渊。

  可我再次傻眼了,房间里还有第三个男人,也是厂里的同事,财务部的。

  我再一看,房间里正支着麻将桌,吴姐把我按坐下,敢情这开房不是睡觉而是打麻将?

  我擦了一把冷汗,舒了一口气。

  那一晚,虽然在打麻将,但我能感受到一场明争暗斗在进行,我们三个男人,都暗暗较着劲,在吴姐面前争宠,给她放水喂牌。

  09

  开房事件后,我越来越拿不准吴姐的心意了,她对我依然很暧昧,但是我也知道她对另外两个同事同样很暧昧。

  我只能在工作上更加卖力,私底下变着法子地讨好她。

  吴姐照单全收,夸我做得好有心思,有时遇见了,她还会给我抛媚眼放电。

  但让我叫苦的是,她已经三个月没给我发工资了。

  人事和财务一个个踢皮球,我只得把吴姐私下约出来,迂回地问她能不能给我发工资,我还指望着这点收入养家呢。

  吴姐娇嗔我一眼,用肩膀蹭了我一下:小何呐,你什么都好,就是格局不要太小了,我这么大一个厂,会欠你这么点钱吗?主要是厂里很多旧账都没收回来,再过两个月年底回款了,工资奖金和职位都少不了你的,放心吧,咱俩谁跟谁呢?

  说完,她的手在我的背上上下滑动,挑逗意味十足。

  我被她勾得心猿意马,当时正走到一个工地,荒无人烟,我一把把她壁咚:“那我和小陈,你到底选哪个?”

  吴姐没想到我这么大胆,吓了一跳,她斜着身体红着脸说:你先放开我,表白也要选个好点的地方呀。

  我这才发现,她脚下踩着坑,手里抓着土,狼狈极了,连忙扶起她,走到平路上。

  吴姐说:小何,我实话告诉你,我确实挺喜欢你的,我找小陈也是为了试探你是不是对我有感觉,但你是有家庭的人,咱们得谨慎低调点,我可不想别人说你的闲话。我对感情是认真的,想重新组建家庭,咱们的事不着急,只要你好好表现,我的安全感足了,我自然会什么都依你。

  吴姐这话,我听得是心惊胆战的,因为我压根没想过离婚,万一跟她发生关系,她要我负责咋办。

  我也就不敢太过于主动,平时依然讨好着她,只要能得到她的宠爱,得到我想要的金钱和地位,一切都值。

  10

  12月24日,平安夜,我岳父生日,我请了一天假,跟老婆孩子一起去祝寿。

  快到午饭时,我收到小陈的微信:吴姐跑路了,这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太没人性了,这都不告诉我!我有五个月工资还没结了!

  我震惊了,忙问:你说什么?吴姐什么时候跑路了?你哪听来的谣言?

  小陈秒回:“这么说你也不知情?完了完了,咱们都被她坑了!”

  我心神大乱,胡乱吃了几口饭,匆匆往厂里跑。

  厂里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听说是吴姐卷走了厂里所有的流动资金,跑了,大家纷纷搬空厂里设备,抵扣自己的工资。

  在跟小陈交换过各自的信息后,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早在前任主管辞职的时候,厂里的效益就已经出现问题了,为了在倒闭前多争取一些准备时间,吴姐才处心积虑在我们面前演戏。

  吴姐根本就不是看上了我们,她对小陈和财务同事跟对我差不多,声东击西,故意制造她喜欢我们的假象,让我们继续为她卖命,目的是为了安抚民心,营造厂里一切正常的假象。

  而她抓住的正是我们想走捷径,想靠她上位的软肋,让我们以为可以少奋斗几年。

  我颓然跌坐在地上,欲哭无泪,我老婆后来知道我被欠了几个月工资,大骂我人头猪脑……

  柚子妈,我跟你说出自己的故事,就是想给所有男人提个醒,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与其走那些旁门歪道,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工作,因为靠谱的老板,都不会牺牲色相来引诱下属的。

  还好,我只是失去了几个月工资,没有失去家庭,因祸得福,不然我可真的是亏大了……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