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池塘散记

2021-04-19 17:44:24 | 作者:任建红 | 点击: | 手机版
家乡池塘散记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30126.html

  家乡池塘散记

  《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中关于“池塘”的解释是:蓄水的坑,一般不太大,比较浅。翟店镇,地处有山西南大门之称的运城市北部,是稷山县下面的一个镇。说到池塘,镇下面的一些村也有几个这样的池塘,只是当地话叫“池泊”,这是音译,我觉得用这两个字更恰当一些。

  翟店镇下辖16个行政村,包括镇政府所在的翟东村,其他还有翟西村、南翟村、东小翟村、西小翟村、南吴村、北吴村等。我出生以及生活的翟东村算作是“镇中心”,所以20世纪90年代那会儿的生活、交通等方面相比而言要更方便一些。现在,随着道路设施的完善、社会的进步,几个行政村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小时候大部分时间就在附近活动,没去过稍远点的地方,所以今天仅说说上面所提到的几个村子的池泊的情况。

  我所在的翟东村有一个池泊,位处现在的翟东大舞台,翟店人说台子。也就是说,现在的台子位置,以前是一个池泊。这个池泊经历了多次的变化。

  翟东村的池泊,以大闻名,人称“大池”。何时修建,已无从考证。据说早前四周以条砖砌花墙,约一米高。池口立两个石雕的大狮子,雄伟壮观,颇为气派。大池的功能集排洪、蓄水功能,人畜共用。大集体时主要供翟东、翟西的人饮水。后来随着深井的普及,它的功能也逐渐消退。

  夏天的时候,胆子大点的会下水游泳。游泳换衣服就在池塘南面一个尚没有建盖房屋的空地基那里,上面长着杂草,关键是还有一棵树,现在已记不清是棵什么树了。

  冬天的时候,水面会结冰。冰不是一下子就可以结很厚,想玩冰的人会用脚尖或是砖头试试,看冰到底有多厚,确认能不能走人。说起来,我小时候也在冰上面玩过,只是这种印象比较淡,隐约记得拿那种小炮竹炸过冰。

  随着物质生活条件提升,生活垃圾越来越多。周边的居民没有地方倒垃圾,就把垃圾倒到池泊岸边上,环境变得越来越差了,去那里洗衣服的人也就没有了,偶尔会有人去洗洗拖把什么的。我记得池塘的北边开过一家洗澡堂,那当时是全翟东唯一一家澡堂,那时候小,也不知道是不是整个翟店镇唯一一家。反正一到过年前,前来洗澡的人就特别多,生意自然也特别好。我去那里洗过两回。那时候环境保护的观念不强,所以水就直接排到了池泊里,我猜这应该也是导致池泊水脏、环境变差的原因之一。

  后来,池泊四周建盖起了围墙,只留了一个宽约两米、高约两米的口子。围墙本来很高,由于沿着围墙倒了很多垃圾,所以我们小时候还垫着脚,可以爬上去,骑在上面,聊天打闹。这时,大概是1995年左右吧。

  再说说其他村的池泊情况。

  南翟村有一个叫“南翟池”。后来南翟村出了一个大官,希望可以保护南翟池,于是筹款进行了修缮。同时为了安全起见,周围焊了铁栅栏,池口装了铁栅栏门。

  西小翟村的池泊叫“柳树池”,因其四周栽种柳树得名。进入春天,柳枝摇曳,倒影水中,颇有一番诗意。和翟东的那个池泊相比,这里的人也不少:来洗衣服的、来游泳的、来钓鱼的,络绎不绝,夏天尤其热闹。这里发生的事情也多。我记得,有个小朋友在看别人钓鱼时不小心掉了下去,有好心人赶紧把他救上来,后面两家一直都保持着亲戚关系,算是一种缘分。

  东小翟村的池泊叫“方池”,以其小而方命名。由于地理位置较偏僻,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但大部分人对其印象最深的应该是1998年还是1999年的时候,村里发生了一起凶案,凶手把作案工具丢到了水里。警察为此找来抽水机,把水全部抽了出来,当时围观的人里一层外一层。最后的结果应该是警察顺利找到了作案工具,只是当时我已读初中,无暇顾及这些,只记得凶手已抓住。

  南梁村,地处翟东村北面,这个村里也有一个池泊。这里距我们家里就稍微远了点,所以我们过去都是骑自行车。那个时候个子不高,骑二八大杠需要跨着大梁。应该和所有村子的池泊一样,起初也是有很多人在这里洗衣服之类的。但是由于周围有人养猪还是养鸡,总是散发着臭味,所以我们去得就少了。但是,我最爱的还是池泊边不远处那个药厂的药味。我那时候想,不吃药,但是如果多闻点药味,应该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吧。这种想法一直保持到现在。

  思绪再回到我们村的那个池泊。

  也不知道是哪一年,大概是2000年吧,村里大力搞基础设施建设,老街、新街的道路条件提升,村容村貌相比以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村北边还建盖了世纪广场,人们散步、锻炼有了好地方。之前的池泊也被填土掩埋,村里在原址上建盖了翟东大舞台,每年正月十五、八月十五的时候都会请戏班子过来唱戏。说起来很奇怪,每次都会遇到下雨天。这应该是在提醒人们这里以前是一个有水的地方。

  现在,台子那里的地面已经硬化,安装了篮球架,装上了LED屏幕,不时宣传国家的大政方针或是村情村况。人们娱乐休闲有了好去处。尤其是夏天的午后,很多年轻人在这里打球,给人们提供了可供观赏的节目。

  说起来,我已经有十多年时间没有好好在老家居住生活了,每次都是过年期间匆匆来过。台子那个地方也是偶尔路过,但还是怀念那个以前可以游泳、可以滑冰、可以爬围墙的池泊。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正是这些大大小小、形态各异、装满故事的池泊,养育了一代代勤劳朴实善良的翟店人,如今时过境迁,各村池泊的风光虽不在,但人们不应忘记!

  作者:

  任建红,八零后,图书编辑,喜欢写点文章,怀念过往生活。

Tags: 家乡

  • 上一篇: 登庐山险峰
  • 下一篇:逛书店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