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春天

时间:2019-08-06 | 作者:冯琼 | 网站:www.sengzan.com | 热度:277°C | 手机版
餐桌上的春天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3176.html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我吃过很多种竹笋,但没有老家的木竹笋好吃。对老家的竹笋,有着一种特殊感情……

  老家在川北山区,这里是木竹林的世界,每年谷雨前后,竹笋鸟开始卖弄清脆的喉咙,唱着“笋子嘟嘟”“笋子嘟嘟”的歌谣……告诉人们,采竹笋的时节到了。

  乡亲们在鸟的歌唱中开始上山采竹笋。每天晨曦微露,采竹笋的人络绎不绝地从我家门前经过……傍晚,这些人背着满篓的竹笋,谈笑风生地又从门前经过,馋我们的眼睛,痒我们的心……

  不喑世事的我,“也傍槡阴学种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妈妈边磨镰刀边说。我找背篓,包帕,口袋,装好上山的干粮。一切就绪,随同采笋大军去深山老林采笋……

  一路景色如画,芳郊绿遍,鸟儿啾啾,流水潺潺,无暇顾及,心早徜徉在那竹林深处,好像那胖嘟嘟的竹笋在向我们招手。到达目的地,采笋人按照心里的目标进军……

  妈妈是采笋高手,她总能找到好的竹笋。到达竹林,放眼望去,春笋,鳞次栉比,可爱的嫩芽儿,褐色的壳布满深褐色的毛毛,毛茸茸的,水灵灵的。无暇欣赏它的姿容,直奔竹林,狂扳竹笋,听着那“啪”“啪”的清脆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享受。见粗壮的竹笋,无论前面有多艰险,荆棘有多凶恶,心里只有那粗壮的竹笋。那怕刺抓住衣服,扎破手背,扎到脸,都不能阻挡对那竹笋的渴望,非采入囊中不可。再险也阻当不了采摘的欲望,采取迂回战术,或攀岩,拽竹,上爬,下滑,直到采到手,才善罢甘休,那种兴奋不压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妈妈常说:“人采竹笋,如冬牛奔青”这一点不假。无论刺扎得怎样,顾不上看一眼,脸上汗流似雨,顾不上擦一下,一一心里只有远方的竹笋……

  时间在劳动中悄然流逝,妈妈让我收集零散堆放的竹笋,经过多趟来回穿梭,竹笋堆集如山。坐在如山的竹笋旁,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坐下来,才发现肚子已咕咕直叫,匆匆吃过干粮,又开始削笋,削是有讲究的,右手拿刀,左手攥着竹笋的顶端,刀沿着竹笋的顶部向根部有力一拉,第一刀搞定,在第一刀旁左右各补拉一刀,削完了。再把顶部向后一折,用食指一卷。白白胖胖的竹笋活脱脱地呈现在你眼前。为了速度,妈妈削,我挽,两背篓白白胖胖的竹笋明亮着我们的眼睛,我和妈妈不约而同的笑了。

  背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踏着夕阳的余晖,耳听流水铮淙,鸟儿和鸣,路人的谈笑,心沉寝在劳动的喜悦之中……回家后,迫不及待的煮竹笋,看着锅中白嫩的竹笋,仿佛闻到,蒜苗炒竹笋的清香,腊肉炖竹笋的谗香……

  采竹笋的时间要持续到竹笋鸟叫“背空背篓”“背空背篓”中结束,这时的竹笋拔节开叶,变成嫩竹。

  采竹笋这个季节,不仅饱了人们了口福,还丰盈农人的钱包,我们这些小不点儿在大人的薰陶下,成了采笋高手,特喜欢采笋的那种忘我感觉,和收获的兴奋……劳动的意义在心里潜移默化地形成……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如今只要看到街上卖的木竹笋,就迫不及待地买一些,炒着吃,炖着吃,享受自然的纯味,追忆儿时采笋的滋味,以及村民们忙碌的身影……感觉也是一种幸福。

  作者简介:冯琼,女,1980年出生,祖籍四川南江,本科。现居陕西省汉中市,从事幼教工作。业余喜欢阅读中外名著,对宋词情有独钟,涂写散文,现代诗歌;喜欢玩石,画画儿,弹琴唱歌,习练太极拳。时刻追求开心向上,童心雅趣。

  • 上一篇:雷雨大作
  • 下一篇:草堰酱肉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