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我援建过新唐山

生活随笔

我援建过新唐山

时间:2019-09-02 | 作者:凌纪元 | 网站:www.sengzan.com | 热度:452°C | 手机版
我援建过新唐山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3751.html

  有一天,看央视节目,一个院士做嘉宾,他说:“咱们国家制造的太空舱上,有一个需要车床加工的零件,制作精度、难度非常高,在航天系统,只有一个青年技师能制作,他的作用堪比院士,是国家级的车工工匠!他个人虽然没上到大空,但他制作的零部件上太空了,也等同他也上了太空,院士对青年工匠赞美、欣赏溢于言表”。也可能我记得不太准确,但大概是这个意思。按照院士说法,我虽然没到过唐山,但是当年,为响应国家“再建一个新唐山的号召”,在援建唐山面粉厂中,我制作的零部件可是到了唐山。

  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了大地震。人民日报报道了以下消息:我国河北省冀东地区的唐山-丰南一带,7月28日3时42分发生强烈地震。随后再次公布了经过核定的地震震级里氏7.8级。唐山大地震,震动全国!此次有感范围达14个省、市、自治区,其中北京市和天津市受到严重波及。整个唐山市顷刻间夷为平地,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我们是从报道中知道,唐山人在党组织坚强领导,解放军官兵奋不顾身救援,全国人民大力支持下,在灾难面前所凝结出来的“公而忘私,患难与共,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抗震精神。唐山人在这种精神指引、鼓励,全国对口单位支援下,重新建设了一个新唐山,重建历程发扬光大了抗震精神。

  说到这里,得说下1978年河南省伊川县水寨乡的工厂情况,当时,宋村有家华川电器厂,众所周知的原因,基本上和地方上没业务、人员联系往来。稍大的厂有县粮食局面粉厂,县棉花加工厂,洛阳地区粮食机械厂。拥有机械设备,技术工人的单位,有我工作的县棉花厂,还有粮机厂。那年代,有约定俗成的规定,每当三夏大忙时节,有技术工人的工厂,要派师傅到工厂所在地的生产队打麦场,保障电路、打麦机的正常运转。我同粮机厂的逯润绍师傅就是在水寨的生产队打麦场认识的。我和逯师傅都是厂里派去的维修师傅。在打麦场一次俢理打麦机时我俩配合默契,很快俢好了打麦机。从此逯师傅知道我是热心人,技术上也过硬,虽然当年我仅23岁,但已有7年工龄,带过3个徒弟,是师傅级的技术工人,尤其是车工技术在系统内、水寨乡名声在外。逯师傅比我大十多岁,但我们互相尊重,惺惺相惜,很快成了忘年交。

  1978年国家重建新唐山的蓝图规划发布,提出“重新建设一个新唐山的号召”。当时,也是全国各行各业对口援建。洛阳地区粮食机械厂,分到的任务是加工制造唐山市重建面粉厂设备中,重要零部件避风器的成品。粮机厂是粮食机械加工设备,门类齐全,全链条的大厂,有翻砂、金工、锻造、钳工装配、机加工车间。他们接到任务后,马上组织生产,但机加工进度太慢,严重影响了下道工序的装配。过了几天,逯师傅去找我求援,我带他找到我们厂长,逯师傅将情况一说,请厂长将我借给他们一个月,厂长一听,是为抗震救灾援建唐山任务,当场表态无条件支持。当天,我随逯师傅到粮机厂,厂里的广播,播放着铿锵有力的歌曲“咱们工人有力量”。进到机加工车间,挂着大红标语“全国一盘棋,重建新唐山,坚决完成援建任务”。让我精神为之一振,当年,正是我技术成熟,风华正茂的年龄。拿到图纸,看了毛坯件,是车加工较费事的异型件,逯师傅的其他工友技术上稍微差点,逯师傅一人也拿不下全部任务。技术上的事,不是光有热情就行,有的师傅光在车床上校一个毛坯件得两小时,力没少出,汗没少流,效果有些差,因为是异型件,车床上三爪卡盘不能用,得四爪卡盘才行,干过车工的都知道,第一道工序慢了,以后一定快不了,有人半天也拿不下一个成品。干的行不行,行家一伸手就知道了,我操作娴熟、干净利落,速度很快车好一个成品,成就感油然而生,看到一件毛坯件在自己加工下,变成一件成品,真的很有自豪感。当时跟着主抓生产的副厂长连声叫好,因为他原来也是一名车工懂行,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嘛,他向逯师傅说:“给小凌师傅配下手,将毛坯件先清理好,让小凌师傅专门加工”,当时有两个年龄比我大的师傅给我打下手,我还不好意思呢。

  干了几天,早上我在厂里吃过饭就赶到粮机厂,中午要再回去吃饭,那个副厂长说:“这样来回跑不行,老耽误事”,非让我在粮机厂吃中午饭,为不耽误进度,我在粮机厂吃了20多天中午饭。完成任务那天,副厂长自己掏钱,买了一只羊,请参与的师傅们吃了一顿羊肉汤,印象很深。记得第一批发往唐山的零部件,还庆祝了一番,其中当然有载着我付出劳动的产品,难忘我一个月的支援经历。在唐山市面粉厂重建过程中,有我参与制作的零部件,我尽到了一点点贡献,虽然至今我也没到过唐山。

  文章创作者:凌纪元

  欣赏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读书状态。

  向往从容,简单,平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人生境界。

  退休后,拣起笔在省级纸媒体,期刊发二十多篇散文

  • 上一篇:成都茶馆
  • 下一篇:入园大作战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