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园大作战

2019-09-03 13:10:54 | 作者:罗士棣 | 点击:108 | 手机版
入园大作战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3791.html

  原本以为,对于我和妻子这种没有父母帮忙带娃的家长来说,新学期的到来是一种解放,因为孩子开学后每周都会有五个白天在幼儿园度过,这期间我们无须再为做饭、陪玩等大事小情劳神费心。然而,旧问题刚解决新问题又来到——今年秋季学期伊始,已上大班的儿子对入园的恐惧和抵触竟出乎我们的预料。

  “爸爸妈妈,我不想上幼儿园,永远都不想上……”在撕心裂肺的哭嚎和歇斯底里的挣扎中,儿子被老师“强行”拖入教室,那纤弱的小手一直伸向我们,仿佛生离死别一般。这是新学期第二天儿子入园时“悲惨”的一幕。

  “开学第一天很平静啊,今天反而这么难送。”妻子疑惑地对我说,“前几个学期开学也没有这么剧烈的反应啊?”

  “小孩的脾气阴晴不定,别想太多了。”我宽慰着妻子。

入园大作战

  可随后的几天,儿子仍然对上幼儿园这件事充满了排斥,每天放学后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一定是——明天不想上幼儿园。而每当我们问及儿子为什么不愿去幼儿园,他的回答只有两句车轱辘话,一是“太想你们了”,二是“中午不想睡觉”。

  “念念,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不喜欢做就不做是不对的,因为生活不可能总是如你所愿啊,很多时候,就算再不想做,我们也不得不做,”每到这时,妻子便会蹲下来会爱抚着儿子的头温柔地说,“送你去幼儿园,不是爸爸妈妈不爱你了,只是因为每个孩子长大了都要送到幼儿园,和小朋友们一起过集体生活,即使你不在家,爸爸妈妈一样很爱很爱你……”

  结合我家的实际情况和网络育儿论坛的观点,我和妻子分析了儿子产生这两种想法的原因。说“太想你们了”,是由于一种强烈的分离焦虑。儿子是我俩亲自带大的,我们始终坚信——孩子还是自己带的好。虽然儿子三岁前有我母亲帮忙照顾,但我俩是绝对主力。妻子所在的油气调度室实行的是四班两倒的倒班制,我则上长白班,周末休息,中午也能回家。这样一来,一周之中大约只有两个上、下午需要我母亲单独带娃。与儿子的“长相厮守”,加之对儿子无微不至的关爱,使他对我和妻子十分依赖。据我们观察,反而是父母、双方老人等较多监护人共同或轮流带大的孩子,由于“感情分配”相对平均,似乎对谁都不是特别依赖,分离焦虑最轻。说“中午不想睡觉”,是因为儿子在家上窜下跳、无拘无束惯了,小班、中班老师的管理又比较宽松,而大班的孩子面临一年后的“幼升小”,老师为了培养孩子的纪律和规矩意识,以便更好更快地适应小学的学习生活,较之先前自然会更加严格甚至严厉一些,这令儿子感到很不适应。

  转眼,开学十天了,儿子的情绪似乎没有明显好转,每天还是生拉硬拽着起床穿戴,入园的路上还是会或重或轻地哭闹。送他去幼儿园简直就像一场战斗。

  我跟妻子半开玩笑地说:“要是儿子再不适应,恐怕咱俩也要‘焦虑’啦。”

  果不其然。一天半夜,我的左耳在痛痒鼓胀几天后突发耳鸣,似有人在耳中隆隆擂鼓,吵得我辗转反侧、烦躁不安,几乎彻夜未眠。第二天前去就医,大夫诊断——心火上行所致。

  前两天,我俩又找到儿子的班主任咨询儿子入园难的解决办法。老师倒没觉得是什么大问题,宽慰我们说:“没有一个孩子会一直哭闹下去,适应需要一个或长或短的过程,你们不妨把入园当作是孩子成长道路上的一种历练,把这种分离焦虑当作是孩子的一次挫折教育吧。万事开头难,只要坚持下去,最终一定会度过入园难这一关的。”

  老师的开导让我和妻子感到些许安慰。不是吗?蝴蝶,只有经历过破蛹的阵痛,才能够张开翅膀,在鲜花绿草丛中快乐地翻飞。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聚合,唯有父母对孩子的爱是指向分离的。当这一天到来,父母就应该大胆放手。顺利也好,艰难也罢,只有让孩子经过自我调整、适应的这一阶段,才能真正感受到集体生活的乐趣,从此爱上幼儿园。

  (罗士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