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羌的枣红了

2021-09-16 15:09:16 | 作者:丛一 | 点击: | 手机版
若羌的枣红了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38612.html

  若羌的枣红了

  丛一

  若羌的枣红了。

  在若羌,我看到最多的就是若羌的枣。就像我在库尔勒看到的香梨,在喀什看到的石榴,在阿克苏看到的苹果,在库车看到白杏,在和田看到的核桃,在吐鲁番看到的葡萄,在哈密看到的哈密瓜一样,街道旁,公园里,店铺中,乡村人家,果园农场,这些代表着新疆特产的瓜果,不论是晾晒干了的,还是挂在树枝上的,或长在秧藤上的,都是新疆人的名片,新疆人的骄傲。自然,若羌的红枣,也让边远的若羌红遍了整个新疆。

  若羌,地处阿尔金山脚下,罗布泊湖畔,真是个神奇遥远的地方。这里聚集了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世界上独一无二羽毛状沙丘的库姆塔格沙漠和世界上拥有海拔最高沙丘的库木库里沙漠,是中国县域内唯一拥有三大沙漠的县。这样一个地方,即便在乌鲁木齐,若不是格库铁路(格尔木至库尔勒)通车,乌鲁木齐一周有三趟发往若羌的火车,恐怕我这一生也未必能去。

  除了神奇遥远,还有个原因就是那里的环境特别艰苦。在新疆铁路,有两个地方处在五类地区,一个是库车至俄霍布拉克铁路的几个车站,还有就是若羌。这里所说的艰苦,不仅仅是地处沙漠边沿,干燥、炎热、风沙大,而且还处在生命禁区的罗布泊附近。

  铁路通到了这里,一下子让若羌更加有了生气。而若羌的红枣也通过铁路吸引来了许多游客和以红枣为产业的商家。眼下,临近中秋,我乘坐的火车从乌鲁木齐经停库尔勒后开车,本是一路南下,可一过干枯的台特马湖,铁路来了个大转弯,折向东方。自此开始,火车就像开进了枣树森林,铁路两边望不到边的枣树,缀满树枝的枣子,或红,或青,望眼欲滴,煞是诱人……

  坐落在若羌火车站的若羌基础设施段是去年12月才成立的一个铁路站段单位。之所以叫基础设施段,是因为集工务、电务、供电、房建于一体,负责铁路基础维护几乎所有工作,新线新人新单位,自然也让人感到有一种新鲜的气质。这不,今年7月,这里新招录了200多名内地大专院校毕业生,给总共也就二三百人的若羌铁路地区增添了巨大的活力和生气。

  这些刚从祖国各地来到阿尔金山脚下的新一代大学毕业生最小的才20岁,他们在若羌,在距离若羌70公里的米兰,在更远的新疆青海交接的阿尔金山深处的伊吞布拉克,感受着企业对他们诸如食宿行方面的关心照顾,感受着新疆与内地巨大环境反差的新奇。好在与他们交谈中,我也能感受到他们虽然来到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但能到一条新线铁路工作,能把自己学到的知识用于生产实践,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我们一同来的老同志也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守好一条新线,做好一代新人的希望。而我,也似乎看到了像若羌的红枣一样火红的青春将在大漠戈壁燃烧……

  其实,在若羌,人们把本地的红枣叫灰枣。起初,我还以为灰枣是本地产,但在若羌博物馆,我才知道灰枣起源于河南新郑,后经引种在新疆若羌大面积种植。因果实呈长倒卵形,成熟变红前通体发灰,故得名“灰枣”,其特点是干果离核,有弹性,口感好,吃起来比一般红枣甜。由此,我想,既然河南新郑的枣能在若羌茁壮成长,那么,内地的有志青年也一定能在新疆大地大展作为。

  然而在若羌,除了红枣,还有人们谈到最多看到最多的就是“楼兰”这两个字了,什么楼兰遗址,什么楼兰古城,还有楼兰姑娘,对了,我们在县城楼兰文化公园看到一尊巨大的楼兰姑娘雕塑。在晚霞的映照下,楼兰姑娘的头部脸部附着着昏黄的光晕,眼睛、睫毛、鼻子、嘴都在天空中显得格外分明,尤其是眼睫毛,就像一道带有弧形的锯齿,刚劲有力,把两个大眼珠彰显得炯炯有神。同行者当即从手机上查阅了相关资料,得知是当初雕塑湖南长沙橘子洲头毛泽东青年时代雕像的雕塑团队的作品,设计师是广东美术学院的教授。南国的大师工匠能到楼兰古国的境地立起一座可以和现代任何地方的美女相媲美的楼兰姑娘,真的让人在欣赏美的同时,也让人对古楼兰人肃然起敬。

  在楼兰文化公园开放的正门位置,六座耸立的钢筋水泥方柱两面刻有古代不同时期著名诗人有关楼兰的诗,李白、杜甫、岑参、辛弃疾等诗人的诗经过刚劲有力的书写雕刻,让人更加感到“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的英雄气概。

  我们在若羌随处可以感觉到“楼兰”二字的典雅古朴、苍劲雄厚,不禁想追究“楼兰”二字出自于哪位书法家的手笔,最终问到楼兰博物馆两个年轻貌美如楼兰姑娘的维吾尔族美女工作人员,只见其中一美女,手指身后的竹简图片,说道:“是从古人遗留的竹简上选取的,你们看,好多竹简上都有这两个字。”我们瞪大眼睛一看,可不是,仅维吾尔族美女身后的竹简图片上就有五六处“楼兰”二字,不知作者姓何名谁,已是流芳千古……

  显然,若羌的红枣,若羌的文化,都是旅游者、经商者看好的品牌,虽然若羌的红枣比不上若羌文化以楼兰文化为底蕴而博大精深,但作为一种代表一方水土的知名果品,它已经远远超过其本身的含义了。

  在离开若羌的火车上,我看着两边一串串已经红了的枣子,心里越发是这种感觉。我还在想,用不了多久,等到明年和田通往若羌的铁路也开通了,若羌就更红了。

  作者:丛一(王波)

Tags: 枣红 若羌

  • 上一篇: 黄山游记
  • 下一篇:保安里也有“CID”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