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里也有“CID”

2021-10-09 11:03:47 | 作者:老字 | 点击: | 手机版
保安里也有“CID”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38757.html

  没事干就在家刷剧,开着电脑三心二意地不时瞟一眼。今天看的是个刑侦剧,觉得编剧在欺负看客的智商。商业时代的肥皂剧也忙着割观众的韭菜,但至少也得把桥段设置得符合行业的逻辑,让看客不要太明显看出破绽吧。也许是我对这个行当有感觉,所以容易看穿,年轻人应该是更关注偶像而不太在意桥段的是否符合逻辑的。

  看着剧集,不经意便想起多年以前,我也破过很多让旁人匪夷所思的案子。

  那时,我是个保安。

  九十年代流行一句话“流氓JC贼保安”,对JC应该是羡慕嫉妒恨的原因,对保安就绝对是鄙视了。可每个行业都需要人来做的,而且再低贱的行业里也有不低贱的人;再被人鄙视的职业里也有可以高光的那么一些瞬间。

  1992年的西方圣诞节,昆明第一家中外合资四星级酒店经过近十年的筹备隆重开业。一众运营管理层都是国际假日酒店集团派驻的老外,配套部门的负责人都是政府从专业机关抽调的专业人员。酒店董事长是副区长,人事局长任副总,保安部经理是属地派出所的所长,还抽调了几名警察变身保安协助他的工作。一切都是要确保开出昆明的第一家最高端的涉外酒店。

  因为机缘巧合,我在93年元旦节后的一两天,做了这个酒店的保安。

  入职的第一天,要求9点钟到办公室报到。我特意提前到酒店然后掐着时间提前了两分钟到保安部办公室。

  竟然发现只有一个值班员,问领导去哪了。说酒店出大盗窃案了,德国籍的老总发大火,经理和几个主管都忙着在酒店里破案呢。对讲机里乱成一片。

  闲着也是闲着,就向值班员打听发生了什么大案,说是中餐厅的一个女服务员急着8点前打卡就忘记锁工衣柜的门,上楼打了卡再到更衣室锁柜门时发现她爸爸在法国给她买的的鳄鱼皮钱包不见了价值四千多元。93年初的四千多块钱被盗,确实是大案子了,因为很多人的月工资也就百元不到的。

  也许是想急于表现自己的心理作祟,就请求值班员带我去女员工的更衣室去看看。

  看了一下现场,我说大概知道是谁偷的钱包了。请值班的弟兄通知保安经理,要求与同一更衣室里的某某某与某某某到保安部配合调查。值班员好心提醒我说这是涉外酒店,不能随便询问员工的,如果弄错了,我的工作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事小,保安部受牵连被处罚就麻烦大了。但看我信心满满的样,就通过对讲机跟所长汇报了情况。

  保安经理回到办公室,也对我半信半疑,但为了及早把案子破了,向总经理交差;可能也基于我在学生时期在派出所实习时做过他的徒弟的信任,就让人去请了我要见的几个女员工来办公室配合调查。但反复提醒我,这里是涉外酒店不是派出所,千万不能用当时派出所哄哄骗骗甚至威胁打骂的办法审案的。事情搞砸了,就麻烦大了。

  几个比我小不了几岁的漂亮女孩被带到保安部办公室后,我例行地逐个与她们做了些交流,最后说要与一个女孩单独谈谈,其他人可以回去上班了。

  几位警察前辈坚决不同意我的做法。但因为急于破案,经理把我拉到门外做了各种交待后,其他人员全部离开,我和女孩留在办公室里,关上了门。

  大概五分钟后,我打开了门跟着抽泣的女孩,在女员工更衣室拿回了鳄鱼皮的钱包。我的师傅经理满脸阳光灿烂,各个警察前辈目瞪口呆。三十分钟,案子破了。

  总经理很高兴,中午专门请我和经理在中餐厅吃饭。二十多岁的土贼第一次和一个至少有一米九几的干瘦的五十岁多岁的德国老头以及他的漂亮得让我不敢直视的四川美女秘书同桌吃饭,第一次吃过最贵的一顿饭,秘书点了好多菜,最便宜的一个炒饭36元。总经理坐了一小会,说是他在场我也不敢吃就带着秘书走了,或者也有他不会用筷子吃饭的原因吧,剩下我们师徒俩大吃了一顿。

  保安部的前辈们、弟兄们一下子对我刮目相看。纷纷问我差点把他们弄得焦头烂额的案子,我怎么三十分钟就给破了。

  记不得当时我是怎样跟他们复盘的。但我一直知道的是,凡事都有它的逻辑,如果你去细心观察与思考,找到逻辑链被破坏的碎片,就能找到破绽之所在了。

  后来,我还破获了几起让大家更匪夷所思的案件。酒店其他部门的人,见了面都叫我“CID”。我不懂意思,专门请教了人,说是香港皇家警察重案组的简称。

  现在回头去想,虽然这种小事并不值得炫耀但也是一种绕不过去的经历。它证明了凡事都有自己特定的逻辑,只要你认真去观察去思考就能够找到其中你需要的信息。

  就像士兵里可以出“兵王”一样,保安里也可以有“CID”。

  

Tags: 保安 C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