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情

2019-09-29 14:21:47 | 作者:紫蝶 | 点击: | 手机版
乡情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4397.html

  每到连续三天以上的假期,就想到娘家小住几晚的愿望——尤其是夏天。有时即使只能住一晚,内心也会觉得无比的惬意、宁静。这次也不例外,趁着中考调休放假,愿望实现,心中窃喜。

  从家里出发自驾20多分钟一过县城,就有了回到家的感觉。横跨滹沱河几十米长的大桥,便是从我小时候记事起就从村到城的标志。这条滹沱河,是从村到城的必经之地。爷爷姥爷辈就有赶着马车淌着河水,带着粮票到城赶集的故事;父亲辈有着卷起裤腿,洒水过河,带上一毛钱去城里花,一分钱一碗大碗面,剩下还能买好多东西的故事;有时会赶上下大雨,水涨了,原来刚没过膝盖的水,到了腰间。再后来,有爸爸年轻时和几位邻村的队友参与修建大桥的故事;经过半年多的修建,大桥终于落成,投入使用。可以骑着自行车,不用看季节,看水的深浅就可进城了。几年前,坚固的滹沱河大桥经过第一次维修,崭新的面貌,显得格外结实显眼。穿过大桥拐第一个弯,不太宽的公路两边是两排笔直、挺拔、高大的苍天大树,由于年久,枝叶稠密,两棵大杨树树顶枝叶相连,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平直的公路上全被树荫笼罩,分外凉快,即使是骑着自行车进城,走在路两边,也不会觉得晒。隐约看到小时候,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妈妈带我进城的影子,进城后,只有一个感觉--脚麻,刚下车站不住,跺几下脚活动活动才能走路。那是由于十公里的路程一个姿势不变,就麻木了。后来,自己骑着自行车和几个同伴一起进城求学,每月回一次。再后来,便有了蹦蹦车、公交车。路旁树荫的作用,也就不是十分明显。

  再往前走,公里两旁便是年久的大柳树,也是绿柳成荫。路两边是宽阔的玉米、辣椒地,像平铺的绿地毯,偶尔有几个大棚,可供采摘。秋冬时,通常会看到羊群、马群。边欣赏路边的风景,边走着走着就快到了。村口是那条熟悉的公路。公路两边是两条水渠。几年前,渠里潺潺的流水不断,特别是夏天被流水包围得村庄显得格外清净、凉爽。每到暑假,在没有学业负担的那几年,就会和几个小伙伴们一起去“疯”,我和丽儿,凤儿在这条路上一天要走好几遭,牵着手,哼着曲,坐在渠边的小桥边,鞋放一边,脚泡在水里随着水流轻缓的速度,划来划去,丝丝凉凉的。用狗尾巴草编只小狗,用野花野草编个草帽。村边还有小卖部,我们买雪糕、泡泡糖。去自家的西瓜地里吃西瓜,吃西瓜不带勺,熟透的西瓜在地上轻轻一摔,裂开了好几个缝,我们几个一起动手分着吃,吃大块的西瓜时,瓜皮洗花了脸。高粱快熟时,我们就去地里找没有成穗的高粱杆,被我们美名其曰“糖棒棒”,一节一节的翠绿的高粱杆水分大,很甜,那时候觉得比甘蔗都甜,嘴经常会被划伤,不过不用管它,过几天自然就好了。有一年,谣言说家里墙上贴的三环牌子的塑料质量的年画有毒,于是还未种庄稼的地里满是油画,我和同班的娟儿,艳儿等几个小伙伴就拿着火柴到处去焚烧,做好人好事。秋天,地里有两排大杨树,我们去捡杨树的叶子,两个人用较粗较大的茎使劲拉,看谁的没有断,谁就赢。

  再后来,年龄渐渐大了,也懂事了,就不怎么“疯”了。我们几个都住在村东边,就从大东边沿着这条路,走到大西边的同学家玩,打打扑克,看看电视,听听音乐,中午原路返回,再光顾一次,偶尔也会路过渠边的小桥上坐一坐,聊一聊,聊着聊着……后来凤儿出嫁了,丽儿也有了对象了,我也去上学,又参加了工作,这条路就走得少了。好在两个好姐妹都嫁在同村,还能常常相聚。记得有一次暑假,我和凤儿又走在了这条熟悉的路上,那是我俩都带着儿子和她去交电费路过的。再后来,这条路上再没有我们悠闲自在、悠然自得,徘徊的身影了。

  我家的院子南北不长,院里有一棵大杨树和枣树,院墙外,也有一棵大杨树,今年父亲还亲自动手新栽了几棵国槐,绿树成荫。房前的英姨家是空院子,院里有三到四棵参天大树,我家的院子被这几棵大杨树笼罩着,地上全是树荫。我喜欢坐着小凳子在树荫下乘凉,吃西瓜,看书,还可以从院里的菜畦里,摘一根黄瓜吃,刚摘的黄瓜,一头黄色的小花嫩嫩的不忍弄去,满身的刺甚至有些扎手,但洗的时候必须用力搓去,否则会藏着泥土灰尘。西红柿我喜欢吃不要太熟透的,稍硬点的,口感脆的,半生半熟,半酸半甜。小时候刚摘下来就能吃,或者只用清水简单的冲一冲,因为不用担心有农药,最多只有点土。我喜欢坐着小凳子或马札在院里,因为这样可以来回移动,哪块树荫多了,就移到哪块。大门背后,还有我上幼儿园时用粉笔写的几个字“热爱祖国”,有我画的花,六瓣的花瓣,带有茎和叶子。大门是我小时候的“大黑板”,我们玩过家家游戏,玩扮演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情景,我拿一根棍子,扮教鞭,我读一个词,小伙伴们跟着读一个词,然后角色互换,轮着来。那是模仿我们幼儿园老师的言行举止……不想后来,自己在生活中真的便成了这个角色。现在想想,不知是那时对这个职业的向往,还是命运的安排,或许一切都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

  景是家乡美,水是故乡甜。

  作者姓名:史丽丽 笔名:紫蝶

Tags: 乡情

  • 上一篇: 生活随笔
  • 下一篇:秋游贵州梵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