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崆峒

2022-01-28 11:32:01 | 作者:张昇 | 点击: | 手机版
雪落崆峒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45607.html

  雪落崆峒

  (一)

  作者姓名:张昇

  天气阴沉了好几天,早上天气预报提醒要下雪了,想必崆峒山的雪也已经在路上了。----到了下午,不紧不慢地赶来,不算太晚,也不算太早。记得今年刚入冬就下起了一场大雪,再然后好像就消失了,直到进入2022年的第二天才开始飘零起来。没想到一早起来,周围的世界变得白茫茫的,熟悉的景物在雪花的覆盖下变得陌生起来,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沉闷了一个冬天的情话突然开启了,像一下子绽放的花朵,安然,舒适,静谧。尤其是早晨五六点再也听不见贯穿街道东西的汽车轰鸣的喇叭声,街道显得平息,静默。

  走在街上,行人和车辆同样稀少,零零星星。房子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房顶有平的有尖的还有圆的。大树穿上了洁白的衣裳,挺立在道路的两旁。远远望去,大地铺上了洁白的地毯,穿着各色服装的人们走在上面,就像给地毯绣上了美丽的花朵。想起我家孩子在刚进入冬天就已经迫不及待在网上订了一顶火车头帽子,每天早晨起床总是问着今天下雪了吗?院子里不时飞过几只觅食的鹧鸪,扑闪着翅膀,给寂静的院落增添不少生机与情趣。

  街道上除了下水道的盖子周围,其他的都是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雪,看着黑黝黝的井盖,突然想起唐人的一首打油诗《咏雪》:

  “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此诗描写的是下雪天的景象,大雪纷飞的时候天地一片白茫,但井口那里是黑色的洞,黑狗被雪覆盖变成了白狗,白狗身上再盖上白雪,就好像被臃肿了一样。通篇写雪,而又不着一个“雪”字,而雪的神态却跃然于纸上,雪的大已悄然而至。遣词用字,十分贴切、生动、传神。诗歌风味也别致雅然,轻松悦人。说是诗又不是诗,诗人调皮的个性也显露无疑,大唐那自由的包容的气度不由得让人向往。有人说唐朝有抚慰人心的烟火气,是因为那样开放的气度,果真是“大有大的样子”,也担得起强盛一词的说法了。

  雪下着,没有停意,似乎要把积落一个季节的雪意全部释放出来。好久没有看过这样随意任性的雪,站在雪下不用说一句话,伸出手掌承接天地的精灵,倏忽消失在手心,和谐,自然。

  雪夜,在慕白的天际下,最惬意的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行走,把自己隐藏在夜色之中,仰起头来素面迎雪,感受雪的清冽,任凭雪花落在脸庞,流成一条小河,倏忽钻进胸怀里,一阵凉意更是自心头涌起。不紧不慢的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悄悄在心底展开,世事纷繁仿佛一下子从喧闹变得清静起来。从此,你与世独立。时光仿佛从繁华与缤纷骤然坠落到寒冷的冬季,从始至终没有一句台词,只是有着简单的布局。

  天地间单一的色彩,远处的景物在雪夜里显得更加黑油,轮廓分明,水墨般的渲染,随着夜晚一声声幽远的犬吠再一次收住自己漂浮的心神。

  站在山脚下,在不远处的寺庙里,飘出低低的诵经声和有节奏的木鱼声,虔诚,伴着雪花,悄悄地落在了大地上,渺远的经文在雪地里飘荡,让这宁静的雪夜显得更加肃穆寂静。

Tags: 崆峒

  • 上一篇: 外婆的呼唤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