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爹①

2019-11-29 16:13:42 | 作者:王福荣 | 点击: | 手机版
八爹①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5767.html

  转眼之间,八爹已离开我们两年了。在我的浅意识里,他好像还活着。他那朴实善良的品质、忠厚勤勉的生活态度,忠于党和人民的奉献精神,爱乡爱家的深厚情结一直活在我们后人的心中。

  01

  吉人福相,天佑吉人。

  自打小,八爹一直是我们晚辈们尊敬和崇拜的偶象。他中等身材,慈眉善目,留一幅微卷的背头。无论从正面、侧面、近处、远处观察,亦或从背后看,与原高层某主要领导人长的几分挂相。他说话温柔,举止文雅,似乎天生就是一副当干部的材料。

  八爹的离逝,一个是走的突然,连一句话都没给后人留下;另一个是走的安详,没有太多太大的痛苦。按照佛家的说法,八爹是上辈子和这辈子做了许多好事,积善积德,才修来这样的善果啊!他走的从容安详,没拖累一个子女晚辈,让我们做晚辈的无不内疚与思念啊!

  02

  为人和善,众邻爱戴。

  他对任何人都是客客气气的,和颜悦色,平易近人,很少见他发脾气,很少听到他高声说话,没看见过他与别人争嘴吵架。心里能装事,再大的事情他从不表露出来,看不到他有什么委屈,看不到他有什么忧愁和烦恼。在工作或生活中,他总是不急不慢、不慌不忙,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严以律已,宽以待人。

  在农村大集体时,八爹一家住在农村老家。家里人口多,子女小,在生产队挣的工分少,连年都是缺粮户。生产队分配粮食油时,八爹常是排在余粮户的后边,有时遇到好邻里礼让他,八爹总是客气地说:“大家都不容易,你们先领,你们先领。”无论迟分早分,分好分坏,八爹从不说什么,很少跟生产队计较什么,年年都用自己微薄的工资上交缺口的粮款。

  有时候,因农村邻居、住户之间,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赌气,甚至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即便是家人受了委屈,八爹总是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很少与邻里乡亲争个输赢,比个高下,他总是先批评教育家里人,化解矛盾,以德报怨。

  03

  爱党爱民,奔波一生。

  八爹毕业于安康中学,开始分配到宁陕县教书,后被选派到原安康大学②培训学习,又被借调到原安康地委③组织部整理档案资料。“文革”后,调入原安康县委④办公室工作。七十年代初期,组织上考虑,为方便照顾家庭,被调入原五里区委⑤担任办公室主任;八十年代初,又调入原恒口区委担任办公室主任。临退休前,组织上关心八爹,考虑他长期从事基层工作,提拔为恒口区政府副区长一职,在领导岗位耕耘了3—4年后,就光荣退休。

  一辆自行车,走遍五里恒口。从五里区委到恒口区委担任办公室主任的30多年中,常常看到八爹骑着一辆半新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到辖区各公社、各大队下乡民调,到农村检查工作、召开会议。若放假了,他就骑着那辆自行车子回到王湾老家。自行车把上总是挂着一个黑色长方形手提包,里边装得是笔记本、文件及手电筒之类东西。大部分时间,看到他身穿一件退色的淡蓝色中山装,浅色的裤子,除了夏天之外,总是穿一双军用大头鞋。衣服干净整齐,朴素大方,一惯给人留下谦和儒雅的印象。见到熟人,他老远就下自行车,笑脸相迎,主动打招呼,问呼了情况以后才离开。八爹就是靠着这辆自行车,跑遍了五里、恒口所有公社、村组及大多数家庭,不知为老百姓办了多少事,解决了多少问题……

  注释:

  ①八爹:生于1935年5月12日,逝世于2018年2月1日,享年82岁。今年,是八爹逝世两周年,在此,谨以此文怀念敬爱的好长辈、党的优秀干部——王玉柱(八爹)大人。

  ②安康大学:原安康师范专科学校,创建于1958年,1963年因国家经济困难停办。1978年重新设立“陕西师范大学安康专修科”,1984年经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更名为“安康师范专科学校”。2004年原安康教育学院、陕西省安康农业学校并入安康师范专科学校,2006年2月经教育部批准升格为本科院校——即现在的安康学院。

  ③原安康地委:即现在的安康市委,2000年安康地区更名为安康市(地区级)。

  ④原安康县委:即现在的汉滨区委。1988年9月14日,安康县更名为安康市。2000年安康地区更名为安康市(地区级)后,将原安康市更名为汉滨区至今。

  ⑤五里区委:原五里区委属原安康县委、县政府管辖,属科级党的一级组织。2010年撤区并镇后,将五里区改为五里镇至今。

  敬请关注待续第二部分:040506

  作者:王福荣,供职于陕西省安康市岚皋县委办(档案史志馆)。

  此文得到了八爹外孙、我的外甥陈石(现为鸿志初级中学语文教师)的参谋修改。

  写于:2019年9月20日星期五

  修改于:2019年11月28日(感恩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