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红薯

2019-12-23 13:50:36 | 作者:木若尘 | 点击: | 手机版
随笔|红薯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6056.html

  方才刷空间,看到发小拍的一条动态。赫然是在老家村子里,因为临着北河,满是落叶。

  视频中还有同村的弟弟,依稀是我们十年前的模样,倚着树笑的很甜很甜。

  黄叶纷飞时也会伴着烤红薯的香气,可惜长大后聚少离多,很难再一起做些以前的“荒唐事”了。

  可难奈的是破碎的记忆总会在某些瞬间得以拼凑,那些人,那些事便又在脑海里鲜活起来。

  小时候村里家家户户都会在田里留块地方用来种红薯,大的有半亩,小的只有一方。土地没承包出去之前,我家自然也没有免俗。

  听父亲说,他小的时候吃不到白面倒是吃腻了红薯。妹妹在一旁捂着嘴笑“红薯那么好吃,怎么会腻呢?”

  “吃多了自然就腻啦!”

  逢着时候,母亲会从集市上把红薯苗买来,先泡在水里,因为幼苗金贵脱不得水。种到地里也要时不时浇上几次,等苗扎根成型,也就不需要再怎么打理了。

  红薯藤落地就会生根,倘若逢着雨水大的节季更甚如此。同杨树要在春季钏枝一样,如果红薯藤分支太多就必须翻上几遍,翻出的分根没了泥土的滋养自然就会褪掉,留下的主根才会生发出更大的红薯。

  红薯全身都是宝,单从吃的方面来说,确实如此。

  红薯叶长的密,隔空摘一些并没有什么危害。要挑那些嫩叶来摘,连茎一起,一次也不必摘的太多,因为置放半天就不新鲜了,不如长在地里,随吃随采。

  新采的嫩叶用清水冲洗几遍,那时的人家都不会打农药,何况还是自家地里。等过一遍水就可以起锅烧油了,搭配几片拍碎的蒜瓣儿和生姜,再切几段葱白,趁着油热先行下锅,等升起蒜香味来再把过水的红薯叶倒进去,约摸着火候到了稍微放些调料,可堪人间美味。

  炒红薯叶和炒空心菜的味道类似但吃着却是另外一种感觉,因为红薯叶没有节茎,入口缠绵,很是舒服。

  红薯是会开花的,不是无花之果。它的花不大,像一朵朵朝天的喇叭,周边素白如雪,中间点缀紫色,好不可人。它的花很香,却也不是“浓妆艳抹”的“矫揉造作”。那种香气很轻,悄然直入心扉,一如故土养育的人们一样。

  等几遍秋霜过后就到刨红薯的时节了。

  刨红薯算不得体力活却也考验气力。首先要把红薯藤收拢起来砍断,堆成一垛,这是牲畜们过冬用的饲料,对牛羊来说算得上改善伙食了。砍的时候还要留上一段根茎,免得找不到地方,遗落了红薯。

  小孩子没什么力气,只能跟在大人后面捡捡红薯,可忙活不了多久,就跑到一边捉蛐蛐追蚂蚱去了。

  红薯收到家,照常是要挖个地窖存放的,好在我家种的不多,不用费那些力气。

  收来的红薯大都是烧汤用,选两个稍大一点的,用刀削去皮,露出甜的发汁的嫩瓤。切好块先在水里泡着,再淘些米,就火下锅,再配上自家腌制的酱菜,也不失为冬天的美味。

  蒸馒头的时候也可以挑几个红薯放到锅里,水煮的红薯糯而不散,甜而不沙,揭去外皮就会升腾起一团团热汽,吃上一口身体自然就暖了,心里也就踏实。

  小时候踩着雪去上学,母亲总会往我书包里塞个热红薯,到学校会发现,原来大家都有。

  逢着周末,几个发小就合计着一起烤些红薯吃。用来烤的红薯不能太大太胖,因为不容易熟也费时间。好在家家都屯了好些红薯自然能找到合适的。

  之后寻一处平坦的坡地,用铲子挖个槽形,把选好的红薯架在上面,随便捡些树枝就可以点火了。倘若嫌挖坑费事,也可以捡几块青砖搭起来。不过要特别注意通风,不然浓烟会让人立不住脚的。

  烤红薯不全为了吃,本质上也是孩童的游戏,与捕鱼,捉鸟无异。但自己动手烤出来的红薯,吃起来有种别样的味道,仿佛更甜了。尽管手上,脸上满是灰烬,但笑的仍像个傻子。

  看到发小新拍的动态,我才知道,不是因为它甜,是因为过去的日子弥足珍贵。

  村子里的地外包很多年了,我们也从孩童长成了大人,没了红薯,也没了烤红薯的日子…………

  简介:侯卫东,笔名木若尘,河南商丘人,现为河南师范大学学生,喜爱文字,爱好读书,作品散见于《散文百家》《散文网》《诗天子》《珍珠泉》等刊物。

  • 上一篇:一场虚惊
  • 下一篇:随笔|北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