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

2020-01-08 13:44:54 | 作者:冯启坤 | 点击: | 手机版
年夜饭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6345.html

  四季交换,年轮递增。

  年夜饭,是辞旧迎新的界定标识,是回顾与展望的交响乐,是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大集萃,是亲情相融的大团圆。所以,我和大家一样,对年夜饭有很多留恋和期盼。

年夜饭

  我的老家是个雪乡山村。早些年,我在县城照管两个孩子读书时,有一年,学校还沒放寒假,大雪就封了山,我们一直等到农历腊月二十九号天才放晴。当时,城里已充满了浓浓的年味,而我们父女三人一行,却骑着摩托车极艰难地行走在回家团年的冰雪路上。碰到雪厚的路,我们就推着车步行;有雪少的路,我就骑着摩托车来回往返地接她们,一路上摔了无数次跤,吃尽了苦头,等我们回到家里时,已是深夜零点多,而我的老母亲还没睡觉,一直在等候着我们,看到我们回来了,她才放下心来。

  那次的年夜饭有母亲和我们一起吃,都吃得很开心,一家人沉浸于过年的喜庆中,欢乐无比。可是,母亲后来再没和我们一起吃过年夜饭,她都在天堂陪我父亲吃年夜饭。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有父母健在时的年夜饭充满了年味和幸福感。那些年,我家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到了腊月份就开始杀年猪准备年货了。过了腊月二十,母亲就开始推磨碾米、打豆腐蒸包子、磨魔芋;父亲则上街买年货、稣肉炸油条、写春联一家人忙的不亦乐呼。有一年春节临近,我父母早早准备好了年贷,等着我姊妹俩回家过年,可我妹妹那年却留在了单位上过年,吃年夜饭时,尽管我父亲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可我还是感觉到了他们内心的牵挂。年后,为这事我和妹妹发生了争执,因我无法接受她过激的语言,还打了她一火钳(要不是她说起,我都己忘记了)。

  事后,我接受了父亲严厉的批评。他说得很对,自古忠孝难两全,在家有孝敬父母的责任,在单位有服从管理的必须,当兩者不能兼顾时,先公后私,以大局为重别无选择。他还问我:“有的家庭在吃年夜饭时,他们的亲人却在哨位站岗值班;还有的民警执勤在外地不能和家人团聚一起吃年夜饭,难道他们的亲人就不牵挂思念吗?”父亲的话使我明白了国与家的关系,懂得了先国后家的道理,沒有国就没有家,没有国家的强盛,就没有家庭的欢庆。

年夜饭

  年夜饭是一个家庭和一个民族的凝聚力,是归乡游子永远的情愫。那是五年前的一次年夜饭,我远在外省务工的大女儿因事没能回来团年,而我们是在我妹妹家吃年夜饭,饭到中途,我大女儿打回了长途电话,说她已吃过了年夜饭,觉得乏味,是用电话回来团年,分享年夜饭的。听着她母女俩的通话,我的内心充满了激动,突然感觉到女儿就站在面前,一腔喜悦的泪水涌了上来,我赶紧放下筷子回到了家里。刚进家门,我大女儿又打来了电话,述说着思念之情和祝福心语。那一宵,我彻夜未眠,感慨万千。女儿啊,你可知天下父母心!父母给了你生命,不是为了有一天在父母年暮时,你能孝顺父母,而是为了能陪伴你长大,看到你的生命散发出你的独特光芒。

  还记得我在读小学时,学校经常举办忆苦思甜教育课。内容是每个人都发言,讲述自已在过年吃年夜饭时,是如何吃父母大人做的野菜、树皮、糠等特色菜,听爷爷奶奶讲旧社会的苦新社会的甜而受教育的过程。通过这些教育,使我们这些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孩子明白了:要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懂得感恩和回报。

  联想到现在,虽然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地改善和提高,但年味却淡了许多。

  2019.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