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与应

2019-05-07 17:53:47 | 作者:张俊涛 | 点击: | 手机版
呼与应https://www.sengzan.com/shenghuo/suibi1025.html   节前几天,儿子打电话说要带女友回来。得此消息,我和老李(儿子他爸)便每天掐算着日子,开始忙碌不停,就连孩子回来吃啥喝啥,走时拿啥带啥,都在张罗与考虑的范围。
呼与应
  终于,到了孩子们回来的那天,我和老李赶紧分工:我在家做饭,他去接站。但刚说好,我就反悔。这样反复了多次,最终还是决定我俩一同接站,饭的事另作安排。到了车站,我与老李紧贴栏杆,挤在接站口的最前面,目不转睛地盯着出来的每一位行人,嘴上不住地念叨:这个不是,那个不像……不一会儿,猛就看到俩个孩子拉着箱包拎着东西从人群中走来,儿子远远地向我们奔来,母子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站在身旁的老李提醒我,“还有这个孩子,还有这个孩子”。其实,我何尝不想用对儿子的方式表达对女孩的盛情?然而,只是因为第一次,有些生疏,怕冒昧,就各自很礼节地打了招呼。女孩很腼腆,有点羞涩的样子,十分客气地向我和老李道声:“叔叔好、阿姨好!”我们一边应答,一边帮忙拎东西,可不知咋地似乎有点手忙脚乱。我把目光盯在女孩身上,上下打量:她身材不高,但也不矮;皮肤不白,却很细腻;长得不俊,可也不丑;一身并不高档的白色套服在乌黑细软的头发映衬下显得大方得体,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在哪儿见过,我们似曾相识。

  后座由我们三人去坐,我和儿子两边,女孩中间,理应不挤,可是由于女孩拘谨或是别的,紧靠儿子的那边,我的这边反倒宽松,中间还有空隙,我主动邀她向我靠拢,还不停地嘘寒问暖。几个小时的车程,女孩似乎并不觉得疲劳和乏味,很有兴致地观赏着窗外的风景。儿子像导游似的耐心介绍情况,我和老李不时插话。沿途的房屋、村庄、田野、丘陵、树木……,对她而言都十分新奇,她说北方的这些景色自己从未见过,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

  回家几天,我发现女孩不爱化妆,也不注重打扮,与我们交谈言语不多,简洁明了,却很善于表达出自己的思想观点,身上散发出温和素雅的气质,一点也没有灼烫别人的痕迹。她还略学会了我们这边几句方言,并带有些许幽默感,她称儿子为“好后生”,引得家人会心大笑,给我和老李很真实的美好印象。我与老李每天全身心地投入到锅碗瓢盆交响乐中,买菜做饭刷碗,用尽心思调剂饭菜,想尽办法让孩子们吃出特色喝出品味。每次吃饭我一边夹着我认为最好吃的饭菜往她碗里放,一边却又担心她水土不适不时地提醒孩子“别多吃,吃多了你会闹肚子难受的。”就这样,每顿饭都是在纠结的疼爱中结束。我和老李每天忙碌却心甘情愿,累并快乐着,用足够的真诚与热情,将态度与好感最直接、最鲜明地反馈给了孩子。

  女孩对我们这边的饮食饶有兴趣,吃大块肉,喝大口酒的豪迈让她见识和领略了这片辽阔大地上的风土人情。慢慢地,她不再那么矜持,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随便在家里走动,开始尝试酒的味道,听到卖牛奶的吆喝声能够直接地表达出想喝的愿望……。有了这样的认知加上我的实诚,接连两顿奶食,担心就变成了现实。孩子肚涨的难受,躺在床上不再进食。我和老李手足无措,心急火燎,老李不停地叮嘱喝药,我帮忙揉摸肚子,想方设法尽量减轻她的痛苦,女孩和我面对面,近距离接触,但她并不直视我,有点不好意思,眼睛微微下垂,双颊迅速泛起片片红晕,像纸上沁的油渍,很快布满了那张清纯的脸,我安慰孩子不要有顾虑,只要不难受比什么都好,她勉强朝我微笑,神色却不太好看,我在不安中自责。

  感情是种很微妙的东西,它不声不响地就把人缠到一块儿。两个孩子在家住了没几天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他们的离开把我的心也带走了,我又开始盼望下一个节假日的到来,希望早日再相聚。女孩来了一趟北方,她的表现让我和老李从心底里喜欢,更坚定了我们做家长的决心:尊重孩子的选择,幸福掌握在孩子们自己手中,婚姻由他们自己作主。不久,双方父母见了面,所有顾虑全部打消,一切尘埃落定。

  关系确定之后,有了第一次回家,以后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但每次回来,两个孩子总要为家人精心购买一些礼品,他俩会根据每个人的年岁、辈分和喜好做出不同的选择,然后一一分赠。时至今日,家里的两位老寿星(孩子姥姥、奶奶)只要亲戚朋友来家总要拿出孩子们买回的“福太太”外衣晒一晒,语言中掩饰不住她们内心的喜悦。我过生日,女孩特意为我买了围巾寄了回来,当然,我的生日是儿子告诉她的。围巾比较上档次,是个品牌。女孩一月工资不高,除去房租买了围巾所剩无几,无疑她是费了心的。事后,我在电话里不无嗔怪的慨叹:“我有围巾,买这么贵的干嘛?”之后,我和老李专程前去看望他们,为了迎接我俩,孩子们早早开始筹划,女孩征求儿子意见后,又专门从网上搜索了适合北方人口味的菜谱,并认真研究烹调方法,“八菜一汤”让我和老李觉得感受到了家的氛围和味道。然而,我知道女孩刚刚大学毕业,又是家里的独生女,既没有生活经验也不擅长厨艺,她的细心和体贴让我俩好生感动。不久,孩子就要成家了,我和老李想送点礼物,以添补家用。我俩翻箱倒柜找出几样东西,让孩子捡喜欢的拿,他俩左瞧右看,最终儿子提议带上“五好家庭”牌匾,女孩爽快答应,顿时我和老李内心感到无比的富足和快乐!

  婚礼那天,我和老李的身份由阿姨叔叔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妈妈爸爸,她的一声“爸”“妈”是那样的甜美清脆,“噢……”,我们的应答又是那样的悠长持久,孩子的叫声在我们俩的耳畔愉悦地回响,让我们久久地沉浸在这一“呼”一“应”幸福的余韵里,甜甜地直沁心底……

Tags:

  • 上一篇: 游记:通灵大峡谷
  • 下一篇:增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