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台

2020-07-27 15:50:16 | 作者:花柏 | 点击: | 手机版
站台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20093.html

  空气里没有风,老槐树也在这慵懒的午后提不起精神,我坐在树下的站台上,等着去街上的公交车。

  盛夏的午后,空荡荡的路上看不见一个人影,路尽头的远方模糊在热浪里,让人看不真切。村子沉默在蝉声里,北边的天空堆积着大朵的云团,屋顶被太阳晒得发白,窗户半掩着,门也敞开着。池子里的荷叶杂乱的拥挤在一起,院子墙边的玫瑰红的发黑,耷拉下来,黄狗瘫在角落的阴凉里,微微起伏的腹部让我感到它还是个活物,但它终将在这里死去,就和这里其他的牲畜一样,离不开这片村庄,最后只能融进泥土里,没有所谓的来生,有的不过是下一个春秋。

  拿这里的人和牲畜相比,好受点的地方不过是能够离开罢了,而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归来。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总是不甘心留在这老旧的村子里,于是背着行囊,在这个老槐树下的站台,和家人挥手作别,走那么一遭灯红酒绿,误那么几回人情冷暖。

  成功的,荣归故里,最后成为村子的榜样人物。在某个茶余饭后的黄昏,老槐树的枝丫间还残留着一点白日暖气的时候,村庄里的人三两个、或四五个的凑在一块儿,谈论着那些离他们那么近又那么远的成功事迹。一直到老槐树的暖气消退,夜里的冷气逐渐爬上来的时候,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家里。至于失败的,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因为寻常,所以总归是要被选择遗忘的。

  遗忘意味着死亡,同时也意味着真正的离开。前些年,村子北边有个人因为患病而去世了,办丧事的时候,东边儿、西边儿的都来帮忙,吹吹打打的,甚是热闹,继而却有些悲戚,还是年轻的人呵。最后入了土,也算是做了最后的道别。现在,那个人大概终于是离开了吧。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对于我来说,面对这样的事,不过沉默罢了;对于村子来说,这样的生和死却是很平常的事了。就像是路边的野花,春天的时候,在暖阳下开放的那么热烈,等到了秋天,便走进了寒冷的月光里,再也看不见踪迹。我总为这样平常的事感到惆怅和悲伤。

  想到这里,我突然站起来,迫切的想呼出那积压在心底的一口闷气,回头却又在桥的那边看见一座白的晃眼的建筑,是水塔。我回过神来,蓦然想起在多年前,那水塔原本还只是单纯的青灰色,尤其在雨天,在那些个被雨水浸透的时节里,那孤零零的水塔就静默的伫立在那广阔的、昏暗的天色下,那样的一个小的黑影,竟让我在那么一瞬间,感觉他像是有了生命似的。我到底是无法遗忘一个有生命的事物的。

  现在那么多年过去了,这水塔也应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如今好像刷上一层白色,仿佛就能表示自己还没遗忘这些早就颓败的事物似的。白的那样晃眼,我的记忆倒有些模糊了。离开了便离开了罢,在这样易于让人遗忘的时节里,离开本就是寻常的事,遗忘也是理所应当。水塔如此,村子如此,人也是如此。我所抱有的希望,不过是能够在仅存的记忆里,对那些离开的,能够有知觉的遗忘。因为无声的离开是最难以想见的。

  ?蝉还在树上吱呀呀的叫着,盛夏的阳光仍炙烤着大地,一阵风带着热浪向我袭来,我回过头又看了看那些白色的围墙,还有红色的石砖,终于还是上车离开了这里。

Tags: 站台

  • 上一篇: 守望寂寞
  • 下一篇:为父亲打一次雨伞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