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冬季

2020-10-28 15:31:46 | 作者:周佐璞 | 点击: | 手机版
爱在冬季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27873.html

  历数时光,现在离冬季还有半截路呢,可不知怎的,我的心里早有了冬的清晰模样。这北方的八月,天气变化的莫测,一时让人很难说得准倒底是深秋还是初冬。一两场寒风,万类即刻衰老了许多,一时间,山寒水瘦,颜衰色凋。正是在这般时候,桩桩心事最难搁置。

  最近几天,尤其的梦多:总是在那么一个环境里,总是与那么一个人相遇无语。瞬间,又是我单人独行,攀爬着险阻的山坡,身临着万丈深渊,生死之际却孤立无援……一直到急醒。这大概是我梦境的脉络,细节不必详述,只是不解的是,同样的情景在不同的梦里反复复制。惊醒的时,摸一摸床与枕,一切如故,我还躺在安全的地方,偷偷地舒上一口气,翻一下身,再难入眠了。

  梦中出现的那个人,熟悉且陌生,似乎是相识多年,但又不十分了解。遗憾的是,多少次目遇,竟然没有搭上一句腔。我终究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这么一个人重复出现在我的梦里?什么都不对我讲,只是相视一笑。

  印象,婉如颗颗晶莹的露珠,找不到小溪,入不了江河,只有寻着阳光的轨迹,向着渺茫奔去。

  我渴望冬季早点到来,届时,哗哗的流水凝结成冰,那个微笑,会封存在冰块中,我便能较长时间的注视。我想看清楚这张脸,辨明其确切的身份。若不是现实中的某个人,我便准确定义这仅是一个迢遥的梦。

  寒露已临,秋色亦染地愈深。绿色慢慢残了,醉红却正当其时,而这一片血色呀,像是故意催动我的心事。

  往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可以选择回趟老家。现在呢,老人已经远去了,村子里的发小,几乎全在外面打工,回去连顿饭也混不上。即使偶尔遇上两个留守的女人,也都不怎么打交道,见面只是寒喧几句,没有什么意思。

  久在外面漂泊,怀恋故土的情结实是难免的。怀恋之极了,就把自己囚起来,让感情的线索随便在意识的深处缠绕,不曾想着将其割断。

  现在,又增添了一份梦中的思念,而这份思念,又是如此浓烈,一个连自己都没搞清的思念,竟然达到这种程度,倒底是什么道理呀?实在说不清楚。

  这个时候,我愈加盼着冬日早点来到。不见翠叶,不见繁花,就会少却了“春深似海”的稠情。

  盼不来搅天动地的雪,有什么干系呢?至少河水会瘪瘦,风沙会常凌。盼不归灶前做饭的人,能有什么办法呢?至少黄草会招摇,炊烟会缭绕。

  思念,只要不沾上雨的粘湿,会让人轻松很多。至于下雪的日子,我只管默默地伸出双手,任着雪花飘落手心。不用劳烦眼睛忙碌数有多少花朵,不用动用鼻子嗅闻什么香味。雪花不多事,惹不出许多的沉吟,它们也不猜你的心事,悄悄地在你的眉梢,你的耳鬓,你的胸际稍依作驻停,然后留下丝丝浸润,立刻便消逝了。

  爱的蓓蕾刚要开放

  在这冬季寒冷的角落里

  已经化为一角血和泥

  干枯的枝条撑不出一翻风景

  眼睛触到的灰,已成阴暗

  只有心地一方温暖处

  偷偷蓬勃着春

  在寂寞的日子里

  听不见流水嘹亮的喧闹

  穿过黑暗,流向远方的

  是爱的顽强

  我的心河

  不需要泻淌的绿草地

  严实的冬季

  没有踌躇也没有休止

  我只认准一个方向

  在寂寞的黄昏里

  让突起的思念

  跟着落日一同消失

  ……

  此刻,我已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突然想起来那年坐在海边,望着潮涨潮落,俯身捡起几片贝壳,贝壳的脸上,闪烁着火红的霞光,万千思绪,跟无数浪花汇在一起,追着坠入大海的落日,湮没在浩瀚的夜色里。

  冬季还没来临,我的心也无法完全宁静,我会等,等到雪花飘飞的时候,我会把心中的爱埋在雪地里。

Tags: 爱在冬季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