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痛失双亲

2020-12-30 13:50:26 | 作者:心随缘 | 点击: | 手机版
2020:痛失双亲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28135.html

2020:痛失双亲

  2020年,对于大家来说是不同寻常,心惊胆战的一年,对于我来说更是痛心疾首,悲催欲绝的一年,父母双亲先后离我而去,痛失亲人的悲痛在一年里连续两次袭击我的身心,这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多么无情的现实,多么难忍的悲痛呀!

  2020年元月,母亲身体不适,送往医院被查出是胰腺癌晚期,肿瘤已经扩散,并伴有肠梗……这是什么情况呀,母亲一向身体都很好,前期还做过检查,都说没什么问题,为什么突然就成了癌症晚期呢?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把母亲从市医院转到省医院,再次确诊为胰腺癌晚期,加上肠梗,已经无法救治了。按医生的分析,母亲早就得了病,也有一定的疼痛,但一直在坚持忍受,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才到医院,再一个这胰腺癌作为“死亡之王”的头号癌症,早期很难发现,一旦发现就已经是晚期了。母亲也是,平常有疼痛了就喝一片去疼片止疼,舍不得花钱去医院看病,硬是把小病拖成了大病。其实也怪我们对母亲的关心关爱太少,总习惯了母亲对我们的牵挂惦念,总以为母亲身体很好,没什么毛病,平常很少去关心关注母亲的身体,让病毒钻了空子,害了母亲,愧疚,自责,悔恨又有什么用呢!

2020:痛失双亲

  母亲从住进医院到离开我们,仅短短一月零几天,伴随她的是病魔带来的疼痛,肿瘤在腹腔里狂魔乱舞,折腾的母亲不得安宁,肠梗又让母亲无法下咽东西。在与病魔的抗争中母亲表现的无比坚强,和母亲同病房的病友都说母亲真的太能忍受,太坚强了。不到疼得要命的时候从不叫喊一声,止疼药吃不下去,只能打止疼针。吗啡止疼效果算是好的,由开始的一天打两针到最后的两个小时打一针,母亲强忍着疼痛,宁愿自己忍受,也不愿打扰别人,麻烦别人。我在医院陪护母亲期间,夜间看我睡着了,母亲强忍疼痛坚持着,站都站不起来了,还强打精神要自己下床上卫生间,我的娘呀,这何止是一位母亲伟大的母爱能形容的了的呀!

  我因为在外地工作,陪母亲的时间太少,母亲病了,我请假陪护了二十多天,给母亲洗脸洗手,洗头洗脚,每天用温水给母亲热敷,陪母亲聊天,帮母亲梳头,定时给母亲按摩身体。这本就是做儿女应该做的,可母亲感到很满足,很幸福。每次给母亲洗好按摩好,用手指帮她梳头时,都能看到母亲已经憔悴不堪的脸上会露出幸福的微笑。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在与病魔作斗争,与生命抗争的过程中,因为儿女短暂的陪伴而感到幸福,可这种幸福因为我们的不孝而来的太晚,持续的太短,内疚,指责,报怨又有什么意义呢?

2020:痛失双亲

  2020年2月3日,母亲安详地走了!

  2020年10月父亲又因胃疼送进医院,经医生用各种仪器分析得出很不好的结论:胃癌晚期,且已经转移到了肝……这又是晴天霹雳呀,怎么会这样呢?老天也太不公了吧,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母亲和父亲,他们那么善良,那么实在……面对无情的病魔,我们在医生的建议下把父亲又从市医院转到了省医院。省医院又用更高科技的技术和专业核实病情,最终和市医院的结果一样,甚至更糟糕,癌细胞已经都扩散到内脏的多个部位,甚至血液中都有了。做手术已经很不现实了,加上父亲的体质又比较差,年龄也大了,即便做了手术,化疗,放疗都是极大的受罪。医生和亲朋好友都建议让我们尽心尽孝,尽量想办法减轻疼痛,最大限度地延长父亲的生命。这是最大的悲痛,眼睁睁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父亲的生命开始倒计时了,却束手无策。子女们再有钱有什么用,再有孝心有什么用,癌细胞耀武扬威地在小看我们,嘲笑我们,我们只有这样被取笑,没有一点办法。

  后悔莫及啊,但为时已晚,一切都来不及了。早干嘛去了?母亲已经走了,也没有对父亲给以更多的关心关爱,只是简单的问问情况。父亲有高血压,已经吃了几年的药了,腿也不太好,除此之外再没发现其他毛病。谁知道他得了胃病,现在想想可能是从小受苦,吃不好吃不饱,日积月累形成的。也是提前没有发现,其实父亲的大便出血变黑已经有一些日子了,父亲以为是吃的不对了,加上怕影响我们的工作,一直自己坚持忍受,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告诉我们,就已经晚了。胃里的癌细胞越长越大,能从肚子上摸的清清楚楚,父亲从病情疼痛的程度猜测到自己得了不好的病,知道已经无法救治了,强烈要求出院回家,不愿意在医院里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刻。

2020:痛失双亲

  回家以后,胃疼的什么也不能吃,吃了更疼。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靠吃去痛片来止疼,一片不行就两片,两三个小时就吃一次。生命到了这个时候,父亲也想明白了,就想早点结束这种病魔的折磨,天天祈求我们帮帮他,帮他解除疼痛。苍天呀,我们做儿女的怎么能做到呢,就是再孝顺也不能那样做呀!只能千方百计地帮父亲减轻疼痛,尽量满足父亲饮食上的需要。父亲胃里又疼又烧,他提出要喝高级干部喝的茶,我们从超市里挑选了自认为是比较好的茶饮料,父亲尝一尝都觉得的不是高级干部喝的茶,最后还是凉白开最好喝。

  连续十几天只能喝点凉白开,其他什么也吃不下,到后来连营养针都打不进去了,要强了一辈子的父亲,被病魔折磨的成了皮包骨头,等我从外地赶到他身边的时候,父亲用已经很不连贯的话语告诉我,他还想再活些日子……这算是父亲最后的祈求,其实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就是想多活些日子,可是我们无能为力,没办法满足父亲的祈求。除了自责没有本事,报怨关心照顾的少,就是痛恨这无情无义恶毒的癌细胞……

  2020年12月9日,父亲失望地永远闭上了眼睛!

  2020,我的父母双亲,最最疼我爱我的两个人都走了,一年两位亲人先后都走了,痛心哟……

  难忘,2020!

  图文作者:许建忠

Tags: 双亲

  • 上一篇: 无人倾听的诉说
  • 下一篇:我爱严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