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问祖

2021-04-06 14:55:08 | 作者:凌纪元 | 点击: | 手机版
寻根问祖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29117.html

  寻根问祖

  凌纪元

  先父姓凌名讳洪德,字道源,我不满13岁时先父去世。父亲给我留下清晰的影像很少。印象最深的片断是我去父亲单位宿舍里睡觉,父亲的同事找他下军棋,在父亲的参谋、指导下,我和那位叔叔下了我平生第一局军棋。还有,上世纪60年代初,主食大多是红薯面窝头,我不想吃,父亲用红薯面窝头蘸蒜汁表演着说:“看,这多像卤猪肝,蘸蒜汁真好吃。”虽然那时吃不到卤猪肝,给我感觉卤猪肝应该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每当回忆起这段清晰的话语,我真是不能自已,痛惜我记忆里父亲留下的话语太少。我参加工作后,碰到过父亲的同事,他们从不同侧面谈起我父亲时,都满怀敬意地说:“你爸工作认真负责,原则性强,有古大夫‘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的风骨,是正直善良的好人”。

寻根问祖

  母亲在世时,和我说过:“你爸是北京人,曾经在北京地安门焟库胡同生活过17年,抗战时当过兵”。母亲去世后,关于父亲的生平细节,我更很难了解,就连父亲的生辰我竟然也不知道。父亲去世后安息在伊川县烈士陵园,每逢清明节、寒食节、父亲忌日家人去祭祀时,我都为这个原因而十分苦恼。

  尘封档案

  偶然看到一篇任正非《我的父亲母亲》散文,文中说到他请朋友帮忙,复印了他父母亲的档案。我颇受启发,托了许多人想查询到我父亲的档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我父亲去世50周年前,我的发小去父辈的上级单位,查找他父亲的档案,意外发现了我父亲的档案,我欣喜若狂、如获至宝!抚摸着颜色发黄我父亲的档案,翻阅着我父亲一页一页的手迹,我热泪盈眶,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从我父亲的亲笔自传中,我了解到父亲曾经荣光、历经坎坷的人生历程。从父亲的自传中得知,父亲1920年12月13日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我的高祖是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人,曾当过清朝同治年间的户部主事。曾祖从“小站练兵”的军营里,进入到民国首任总统卫队马一营。祖父任过冯玉祥部13师军械军需官。我父亲在北平市地安门焟库胡同27号院生活了17年。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一声炮响,日军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在北平市17中读书的父亲便和同学九人毅然决然响应国家“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一起投笔从戎,加入“吉林抗日第一人”名将冯占海任师长的91师。这支部队是在抗战中最坚决,最能打仗,屡建功勋的部队之一,在正面战场上,阻敌永定河南岸、鏖战热河长城、驰骋江淮大地。这支部队还参加了著名的“万家岭会战”,和兄弟部队共同歼灭日军万余人,创造了正面战场上一次振奋国人信心的大捷。在八年抗战中,我父亲风餐露宿、枕戈待旦、浴血奋战。父亲为中华民族抵抗外敌入侵尽到了一个炎黄子孙的责任,父亲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心中圣土

  我父亲1947年参加革命工作,新中国建立后,父亲五十年代从郑州市调到洛阳市、伊川县工作。两年前我知道父亲在北京市地安门焟库胡同27号院生活过,我儿子利用去北京机会,已经到焟库胡同转了转。有一天,我和儿子聊天说到他爷爷的事情时说:“啥时候我也能去你爷爷生活过的地方转转,就满足我的心愿了”,儿子说:“就是现在想去也很方便”。在我父亲百年诞辰来临之际。那天,儿子当向导,我带着6岁的外孙,我们走进了我魂牵梦绕,心中圣土的焟库胡同。在胡同口碰到一个我的同龄人,询问他这条胡同的来历、沿革,我告诉他说:“一百年前,最少八十年前这胡同27号院是我们的家”。他非常热心向旁边的人说:“这是后辈人来寻老辈人曾经的家”。我看胡同口铭牌,是新中国建立后焟库胡同改名腊库胡同,他又说:“这条胡同最大变化在门牌号改过,原来是顺号,现在一侧单号,对面一侧双号,整条胡同院子的大门朝向也有改动过。”我想八十年的风雨岁月,翻天覆地的变迁也正常,现在的27号院可能不是我父亲原来生活过院子。但这条胡同是真实存在的,毕竟,我父亲在这片土地上,度过了他生命三分之一的历程。腊库胡同在中国革命历史上也有些名气,著名文学作品《青春之歌》中曾多次提到过腊库胡同。

  我沿着胡同走了两遍,我泪眼蒙胧依稀看到了我父亲在我爷爷奶奶搀扶下蹒跚学步、英俊少年、投笔从戎、立志报国学生新兵的父亲从院子、胡同里神采飞扬向我走来。我默默向父亲诉说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各家的情况,父亲去世时,我最小的弟弟才三岁。而今父亲的孙女、孙子、外孙、外孙女现在共12人,其中11人已经走上了工作岗位,圴已成家,算得上事业有成,家庭和睦。最小的孙子在南京大学上大三,再下一代从大学生到一岁多的幼童,均朝气蓬勃健康快乐成长。

  遥想祭奠

  我们恋恋不舍离开了腊库胡同,出板桥胡同,跨玉河小桥,穿地安门东大街,到距腊库胡同不足千米的南锣鼓巷游览。这条巷子最具老北京民俗风情,有浓郁京味的地方,底蕴深厚彰显着“一条巷子街,半部京城史”的魅力。进入巷子里看到人山人海,我们随人流走帽儿胡同转了“可园、冯国璋旧居、朝鲜驻中国大使馆旧址、香港特别行政区驻京办”。我们从南锣鼓巷出来,欣赏了京杭大运河终点什刹海夜景,景色艳丽让人陶醉。我在银锭桥上伫立,凝视远方,眸底一丝幽润弥漫,湖面的波光荡漾似析出百年沧桑,我仿佛影影绰绰看到童年的父亲在树荫下跟爷爷奶奶嬉闹玩耍,少年的父亲和学子们在湖边壮怀激烈,忧国忧民。当年父亲离开故土,投身军伍,热血报国,如今华夏新颜,国家富强,是否如您所愿?历史落幕,尘埃已定,彼时贫穷与困窘的日子逝而远去,后人在盛宴一聚时,是否可曾看到那历史长河涤荡之下深掩的沧桑?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诗与远方,我的远方就在这里,北京市地安门腊库胡同27号院。逝者已逝、生者如斯,遥想峥嵘岁月,对比眼前当下,倍加缅怀先祖,珍惜感恩生活。谨以此小文纪念父亲百年诞辰!

  文章创作者:凌纪元

  欣赏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读书状态。

  向往从容、简单、平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人生境界。

  退休后,拣起笔在报纸副刊版刊发80余篇散文。

Tags: 问祖 寻根

  • 上一篇: 清明的思念
  • 下一篇:母亲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