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2021-04-07 14:34:51 | 作者:覃文军 | 点击: | 手机版
母亲https://www.sengzan.com/shuqingsanwen/29139.html

  母亲

  母亲给人的印象始终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她很少以一个健康的形象示人;似乎她一辈子都想在疾病中度过了。

  特别是近一两年来,母亲确实给我有过这样一种错觉。

  母亲从一开始的忙里忙外,到后来的边做事边休息,到现在的什么事也做不了。尤其连走路也摇摇晃晃的,似乎不抓住一根拐杖,立马就要摔倒一样。从电视房到厨房,不过几米,母亲常常走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为了减少劳动强度,母亲一度还把饭的顿数,从一日三顿缩减为两顿,然而还是舞不出来。经常是淘好了米,却无力把内芯放进饭锅,最后只好由做工回来的父亲代做……冬天来了,我一回家就看见她坐在火盆边烤火,形同一个废人。

  我看到动弹不了的母亲,一副沮丧的样子。她病怏怏的形象,立马在我的心里滋长起来,这成为我对母亲的一种偏见。

  我常常想,为什么别人的母亲健健康康的,做事都是一把好手,而我的母亲只顾着没日没夜地生病?别说干活,就是给我们带带小孩也好啊!可是,当我这样想时,却是对母亲天大的不公!因为母亲也不想生病啊!试想这世上又有谁愿意自己疾病缠身呢?又有谁愿意让病魔日复一日地摧残自己的意志和身体呢?我无法想象这中间母亲要承受多少的自责和痛苦?而我对母亲又要产生多少误解与悔恨?

  可是,我们都错了。而且是彻彻底底地错了!

  我的母亲虽然一身重病,虽然被宿疾逼得很痛苦,但她却十分坚强。不像某些人说的,母亲是一个一有点头痛脑热,就喊痛不止的人。实际上,只要母亲的病不是十分严重,下不了床,她就会驼着背主动承担所有的家务,而且没完没了的……这时,我看不到她休息的身影,那些一件一件的琐事,虽然很小,然而又很大,在母亲孱弱的身体下,在母亲颤抖的双手中,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记得有一次回家,父亲做工去了,母亲因不能给我做中饭吃而暗暗自责。

  她说,老三,我没力气给你做饭煮菜了,你来淘米、煮菜,我帮你烧火,我烧烧火还是可以的……

  我说,算了,不在这里吃了。

  母亲见我这样说,神色黯然,看上去十分难过的样子。她不知道其实儿子比她更难过!母亲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年轻时为了把我们三兄弟拉址大,日夜操劳而落下的病根!

  如果有人问我,你母亲的背是什么时候驼的?我绝对答不上来。只记得某一天回家,突然看见她的背就驼了。至于这之前驼了多久?为什么驼的?我不知道,也不想多问。却自作聪明地认为母亲上了年纪,背驼了乃是外公的遗传(外公有驼背史),是顺理成章的事!也因此很快就习惯了驼着背、仰视儿子走路的母亲。而我们这些当儿子的,每天只顾着忙自己的事情,从来没有关心过年老体弱的母亲,甚至很少想起过她们,说起来真的很惭愧啊!

  世界上所有的母亲,既是平凡的,又是伟大的。我的母亲似乎特别低调,不熟悉的人,在她身上只能看到普通、病态的一面。

  覃文军,湖南洞口人。作品散见《邵阳晚报》《绥化晚报》《双清报》等刊物。

Tags: 母亲

  • 上一篇: 寻根问祖
  • 下一篇:杏花情